世界经典侦探小说金榜 精彩文摘

世界经典侦探小说金榜 精彩文摘

奇妙的被害者 〔日〕 松本清张看起来,这个案件实在很单纯。在一次秋天的晚上,有一位经营高利贷的六十二岁的老人,竟在一个二十八岁男人家里遭受惨杀。犯人又将老人的手提箱夺走。在犯人逃亡的途中,他从二十二张借款收据中拿走五张,然后才将这个手提箱丢在田野里。住宅的地点在东京西郊,这里有大部分尚未耕作的田野。原岛直已是一位年轻律师,当他被政府指定为被告的辩护人时,他内心也不在乎,他想草草下决断了事。因为他还有其他三件私人委托的案件要办,所以他的工作相当忙碌。虽然,他本可以藉故推辞,但是,律师公会的理事长私下对他说,因为本案的担任律师生病,倘若没有辩护人出庭,法院也会很苦恼,所以才私下拜托原岛要帮忙承担。何况案件本身又很单纯,只要他做得适当就行了。因为政府规定刑事诉讼,如果被告因贫困或其他理由而无法聘请辩护人时,法院必须替他找辩护人,一切费用可由政府负担。这种辩护费用很低,使得繁忙的律师都不想接受。所以,法院只好请律师公会协助,依顺序成立责任辩护,但是,他们仍有拒绝的理由。不过,这是有关被告者的利益,它具有人道的公共性。同时,宪法上亦有规定,律师不能明言拒绝。在这种情况之下,有人只好将案子推到年轻的或者不太忙的律师身上。律师与被告双方对公定的辩护人都没有好评,这是因为辩护费太低之故。这样一来,辩护技术也很粗暴,使得被告不断责难公定律师不够亲切,只会千篇一律做些义务性的辩论。幸好,最近听说公定辩护人要恢复名誉,所以才比较改善一些。如果事件本身很有趣,或者含有社会性质,那么,即使费用低廉或很费手脚,也会有人凭一股热情承担下来,这是为了功名心所使然。反之,若是平凡事件,他们在意识上就会不大起劲。不能提高,所以,使许多积存已久的弊病改不过来。当杀害老人的嫌疑犯植木寅夫要求公定辩护人时,律师公会的事务长认为案件很单纯,故吩咐原岛直已说,只要处理适当即可,这也表示习惯性的意思。原岛律师首先阅读与本案起诉有关的书类和调查记录。结果,他获悉如下的内容。被害者山岸甚兵卫本来拥有农地,后来售给土地公司,他将一部分钱在某地方建一栋两层式的住宅,其余的钱借给别人,这是距今十年前的事。死者没有子女、妻子也在三年前逝世、现在孤独一个人生活着。自宅的二楼租给一对年轻的小学教师夫妇,有人说死者平时待人很苛,而他居然肯以便宜的价钱将二楼租给对方,主要系由于那位年轻教师具有柔道二段的工夫,所以说老人是别有用心的。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