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的思辨花园 趣味逻辑纵横谈(修订版) 内容简介

智者的思辨花园 趣味逻辑纵横谈(修订版) 内容简介

智者的思辨花园 趣味逻辑纵横谈(修订本) 目录

智者的思辨花园 趣味逻辑纵横谈(修订版) 精彩文摘

《智者的思辨花园:趣味逻辑纵横谈(修订本)》是在《智慧之藤》(获中国逻辑学会第1届通俗著作奖)、《逻辑与智慧新编》(列为国家“知识工程推荐书目”)的基础上,修订而成的逻辑趣谈著作。《智者的思辨花园:趣味逻辑纵横谈(修订本)》作者积三十多年从事逻辑教学和研究之功力,广泛征引中外历史上的文史典故和现实社会生活中的人物故事,对概念、判断、规律、推理、论证等逻辑常识和逻辑史话,作了深入浅出、清新活泼、趣味盎然的讲解,使读者在轻松阅读中,掌握逻辑学的基本内容。由作者长年积累阐发的大量逻辑故事,不仅被各种逻辑学专著、教材和通俗读物转引,还时常出现在逻辑习题和考卷中,其影响之广泛,在同类著作中首届一指,被学术界誉为迄今为止将逻辑这一深奥枯燥的学问通俗化、趣味化,做得最为成功的一部书。《智者的思辨花园:趣味逻辑纵横谈(修订本)》此次增订版加入了作者新拟的五篇逻辑小故事,也做了不少文字上的修订工作。修订版前言序一序二自序父与子的是非曲直——逻辑辨谬与求真“长长长长长长长”——概念与语词“毛泽东百年祭”——概念的内涵与外延“猴子案件”与进化论的历史功过——概念的种类科西嘉怪物、拿破仑、陛下——概念间的关系之一卓别林与《大独裁者》——概念间的关系之二美学家和蝙蝠的苦恼——概念的定义与划分“眷制生”的喜剧——概念的限制与概括算命先生的诀窍——判断与句子“所有人是笨蛋或人和笨蛋是笨蛋”——结构歧义杨绛说“初恋”——关系判断复杂的生命之网——假言判断“我要嫁给希特勒!”——假设条件句的真假磨工卖驴的启示——选言判断“不战、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选言判断的负判断“华人神探”一生只做一件事——模态判断“得一文,天诛地灭”——同一律之一唐伯虎献诗祝寿——同一律之二“拿破仑孩提时代的头骨”——矛盾律和排中律“柳絮飞来片片红”——逻辑矛盾与现实矛盾华盛顿考考偷马者——复杂问语之一别具一格的“诚实试题”——复杂问语之二释迦牟尼答长爪问——悖论之一“宇宙是不存在的!”——悖论之二鳄鱼碰到的难题——悖论之三“真理之神”与“谬误之神”——悖论之四掉多少根头发才算是秃头?——悖论之五“人之常情就是犯错误”吗?——换位法与换质法推理“婚姻成而媒妁退”——三段论当心上“常识”的当——三段论与数学公式把麦子变面粉的祷告——充分条件假言推理向动物请教——必要条件假言推理真城与假城——充分必要条件假言推理“活埋”八天,是死是活?——选言推理“寄与不寄间,妾身千万难”——假言选言推理神机妙算——完全归纳推理“卖鞋看手不看脚”——不完全归纳推理梦是怎样引起的?——求同法推理“灵魂”有重量吗?——差异法之一巴斯德的瓶子——差异法之二“鬼倒路”之谜——求同求异并用法从资本胆量之大小说起——共变法推理铀及其“子孙”——剩余法推理肌肉发出的“雷声”——比较中的证认推理之一且慢火化!——比较中的证认推理之二“捕捉”雷电的巨人——类比推理与假说“捉住我,不要让我逃走”!——机械类比如果死鸡会生蛋⋯⋯——比喻推理福尔摩斯推理“一秒钟”——猜测与演绎推理“该来的”和“不该走的”——推理的综合应用之一肩章上的冰雪与德军部署——推理的综合应用之二“地上也有天上的运动”——推理的综合应用之三把女青年当气枪靶子的凶手是谁?——推理的综合应用之四一星期“等于”几百万年——论题看哈雷彗星怎样解答历史难题——论据之一李昌钰颠覆“世纪大审判”——论据之二一平方厘米面积上的戏法——丐词“有胡子就算学识渊博”吗?——归谬法男孩还是女孩——反证法之一谁是说谎者?——反证法之二阿Q和东郭先生的逻辑——不相干论证鸦片烟的催眠力量——循环论证国父排行第五与计划生育——诉诸权威李鬼求饶——诉诸怜悯林肯的雄辩有逻辑力量吗?——诉诸感情“世界上为时最久的笑话”——诉诸私心宗教裁判所的烈焰——诉诸威力从臭鸡蛋说到《吕氏春秋》——诉诸个人(以个人品质为据)河中石兽何处求?——以感觉经验为据“犯众者为非,顺众者为是”——以多数人的观点为据人有亡斧者——被错觉迷惑指羊为狗,谎言成“真”——重复谎言真正的“巴黎公社墙”在哪儿?——以传说为据“苦痛中的小玩意儿”——望文生义删繁就简三“春”树——错误引用欧洲巨人的诺言——换汤不换药邓析的两个“安之”是矛盾之说吗?——逻辑史话之一“使狗国者从狗门入”——逻辑史话之二“子非鱼,安知鱼之乐?”——逻辑史话之三“白马非马”与“楚人‘异于’人”——逻辑史话之四韩非的“矛盾之说”——逻辑史话之五“木与夜孰长?”——逻辑史话之六“黄白杂”之剑——逻辑史话之七王充抨击“文挚不死”之说——逻辑史话之八半费之讼——逻辑史话之九阿基里斯追不上乌龟吗?——逻辑史话之十伽利略落体运动推理是非辩——逻辑史话之十一福尔摩斯“知识简表”的启示——谈谈逻辑教师的知识修养后记修订版后记明朝冯梦龙编的《笑府》中有一则笑话题为《谬误》。这则笑话说,有一监生(在国子监求学的人)偶尔看见别人投寄书信,署名为“眷制生”。他深感其中一个“制”字用得新奇,很想效法一下。有一次,他给住得很远的一位亲戚写信,写好信后就端端正正地署上“眷制生”三个字。打发仆人去送信后,他得意非凡。不久,仆人回来了。这位监生便急不可耐地问:“主人有什么话吗?”仆人答:“当我的面看信后就问:‘老相公康健吗?’我回答说:‘安好。’又问:‘老奶奶康健吗’我回答说:‘安好。’听我回答后,主人沉吟片刻,笑着进去写回信,当即打发我回来。”监生一听大喜,颇为感叹地说:“人真是不可以不学啊,我只是一个‘制’字用得好,他见了,便添下多少殷勤!”这位监生哪里知道,自己盲目附庸风雅,竞闹下了大笑话!中国古代有讲究书信礼仪的优良传统。一个人懂不懂书信礼仪是体现其文化素质和个人涵养水平高低的标志之一。“眷生”这个概念,是旧时姻亲之间的互称。对平辈的自称“眷弟”,对长辈的又自称“眷晚生”,对晚辈则自称“眷生”。“制”这个概念,是旧时依礼守丧之称,常指死了父亲或母亲。在“眷生”中加进一个“制”字,就是告诉对方自己死了父或母,还在服丧。《红楼梦》第一百十四回里有句“因在制中,不便行礼”的话,就是说的这个意思。这位监生的父母双亲明明健在,他却要自称“眷制生”,真是可笑之至。从逻辑上来说,“眷制生”这一概念是对“眷生”的限制,它比“眷生”多了“制”即死了父或母的内涵,外延却比眷生小了。概念的限制,是明确概念的一种逻辑方法。它是根据内涵与外延的反变关系来进行的。对概念进行限制,就是缩小概念的外延,增加概念的内涵,使外延较大的属概念过渡到外延较小的种概念。例如,把属概念“现代化”限制为“中国式的现代化”,后一概念比前一概念外延要小,而增加了“中国式”的内涵。运用概念的限制这种逻辑方法,有助于具体、准确地表达思想,恰如其分地反映客观事物。日本女战犯:“我是科学工作者。”战犯管理所副所长:“不!是战争科学工作者。”加上“战争”这一内涵,就更切合日本女战犯的身份了。“请毛主席升旗。”保存在中央档案馆的钢丝录音带上,传出40多年前林伯渠主持大会的声音。大会秘书长林伯渠宣布升旗的话有一个明显的缺陷,站在他身边的工作人员显然意识到了,于是,小声提醒他。“请毛主席升国旗。”林伯渠又大声宣布了一次。旗和国旗是属种关系,旗的外延比国旗大。加一个“国”字,增加了内涵,就对“旗”的外延进行了限制。毛泽东给陈毅关于谈诗的一封信中,有这样一句:“如同你会写自由诗一样,我则对于长短句的词学稍懂一点。”从手稿上看得出来,“长短句的”这四个字一开始是没有的,是后来添进去的。为什么要添上这四个字?因为“词学”不仅包含“诗词学”,还包含“词汇学”。添上“长短句的”四个字,就对“词学”这个概念作了限制,使之不表达“词汇学”,而只表达“诗词学”,就准确了。对概念进行限制,往往容易出现以下几种毛病。一是加上去的概念即附加语与原概念重复。1949年6月,毛泽东在中南海邀集各界人士座谈,征集关于国家名号问题的意见。毛泽东提出,中央意见拟用“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这时候,张治中发表意见说:“‘共和’这个词本身就包含了‘民主’的意思,何必重复?不如就干脆叫‘中华人民共和国’。”毛泽东觉得此话有理,建议大家采纳。经众人反复讨论,终于决定了一直沿用至今的国名。用“稳妥”来形容“可靠”并没有增加什么,因为它们是两个同等程度的概念。形容词一面是修饰词,一面是限制词,用“很”来形容“可靠”,这就在程度上限制了它,不是一般可靠,而是“十分”可靠。在《青年一代》杂志上登过一篇《选拔王昭君演员引起的》的文章,说到有个20岁的小姐毛遂自荐,她介绍自己说“一个您并不熟悉的陌生女人”。“陌生”就是“不相熟悉”的意思,再加上“并不熟悉的”就叠床架屋了。第二种毛病是限制后自相矛盾。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