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苏子
小苏子PDF在线图书

人间花事 一个唯美主义者的植物散文 内容简介

人间花事 一个唯美主义者的植物散文 内容简介

人间花事 一个唯美主义者的植物散文 目录

人间花事 一个唯美主义者的植物散文 精彩文摘

这是被誉为“五角场玫瑰”“复旦大学的都教授”谈瀛洲的一部花事随笔集,以中国百姓家庭中惯常养植的花草为文章主角,一篇记述一种植物,计五十余种。内中穿插有孙良44幅古典水墨画作,对应散文集中的各篇文章。作者从植物习性、往事亲情、文化品格等多重维度娓娓陈述人与身边花草的情缘及其相遇共生。行文陈述植物习性时,与植物和养花之事相关的各类典故和史料记载被作者信手拈来,与今人养育花草之琐事相映成趣;娓娓诉说养花琐事时,字里行间流淌着的穿越时空的浓浓情思,令平淡岁月因花色和花香的点缀而变得缱绻、温柔、细腻。整本书营造出了一个诗意的都市生存空间,在嘈杂、繁忙、远离自然的现代社会中,能引起人们关于生命、自然、文化传承与社会人情往来的温馨怀想。而书中藉着养花之事与日常琐事对中国优秀文化传统的阐释,深入浅出,自然而然,让人在掩卷之余,又多享受到一种韵味深长的美好与感动。夏日的扶桑菩提珠迎春花被鸟儿吃掉的枸杞山茶花石榴红色的茑萝顽强的太阳花种罗勒珊瑚朱顶红昙花不在我心外火棘晚香玉唐菖蒲大丽花牵牛花扁豆夜饭花丝瓜木香爬山虎为夹竹桃鸣不平仙人球水仙天竺白兰花变色小月季花肥种子萱草红花石蒜茉莉手镯假山薰衣草墨兰报岁风信子玉吊钟洋水仙杜鹃杂草剪残花桂花虞美人松树柏树花经干花芍药蜡梅玫瑰仙客来两种秋海棠冬日的牵牛花洋紫荆孙良的花鸟画后记芍药一、许多花都很美,但看了让人会有震撼之感的花,我觉得只有芍药和牡丹了,也许还有莲花,但因莲花常常开在池塘中,不能让人近观,所以这种感觉也就没那么强了。看了芍药的花,你会感觉它是一种奇迹。主要是因为它的庞大,复杂。也许每朵花多少都是一种奇迹,但芍药给你的这种感觉确定无疑。花儿是一种奇迹般的东西。你如果亲手种出过花来,你就会想重复这种神奇的体验。但这其中只有一半是你创造的奇迹,另一半是造物创造的奇迹。二、我住的是顶楼的复式房子,平时多数花都放在屋顶阳台上。浇水时当然会去看花,有时也会专门上阳台去看花,但总不能老是站在那里晒太阳,所以看也是只看一会会而已。辛劳一年,给它浇水、施肥,如果只是看它几眼,岂不可惜?所以,只要是搬得动的植物,开花时我常常把它们搬到楼下客厅里,这样就时时可以看到。今年“黄金轮”开得最早,四月底就开了,它的盆也不是最大,我就把它搬到了客厅。它的花型并不是很整齐,是由一片片大花瓣组成的复瓣大花,盛开时就像是一朵巨大的金灿灿的火焰,漂浮在空中。芍药黄色的品种本来就少,经过“文革”又散失了许多,所以黄色品种算是比较名贵。这种“黄金轮”我种了已有三年了,长势比较弱,前两年都只开一两朵花而已,而且有时开得并不十分好。它的新芽在早春时长出土面,就是嫩黄绿色的,娇嫩可爱极了,所以芍药也不是只有开花的时候可赏。今年“黄金轮”一下长出五个花苞,被我摘去一个瘦小的,最后开出四朵硕大的花来。原来在室外的话一朵花不过开三四天,碰到恶劣天气的话甚至一两天就完了,但在室内可以开到一周。四朵花陆续而开,也让我欣赏了半个月。还有一种芍药,是按“金带围”的品种买来的,按说开出来的应该是白色大花,中间有一圈黄色花瓣,但结果开出来的花有的是纯白色的,有的则在心子里带几根红丝丝,也很美。不像是“金带围”,倒像是有些书上写到的“雪原红花”。它开得稍晚,在五月上旬开。种这种芍药的盆太大了,我实在搬不动,但又不想把它留在露天让它的大花被雨打坏,就把它搬到室内的楼梯平台上,在那里它静静地开出五六朵直径有二十多公分的巨花。但凡大花,都怕烈日、疾风、暴雨。芍药在上海五月初开,这时的太阳对它来说已经太烈了。而且还常常会有大雨、大风的天气。烈日会很快把花晒得褪色、早谢;大雨则会让大花密密层层的花瓣里积满了水,很快会烂坏;大风的坏处似不必说了,那就是会把花吹散掉。所有美丽、复杂的东西都是娇嫩、脆弱、易坏,需要细心呵护的。芍药(或者其他像牡丹、月季这样的大花)在开花的时候你说要让它经经风雨、锻炼锻炼,你这不是在爱护它,而是在摧残它。这时把它搬到室内,就可以多看几天,也对得起自己一年照顾它的辛苦。三、忙碌一天之后,在夜晚,在睡觉之前,我拎了一把有靠背的小木椅,来到我放这盆“金带围”(“雪原红花”?)的楼梯平台,来陪它坐一会儿。尽管只是坐在这些硕大花朵的近旁,你仍能感觉得到,它的神秘影响透过空气,穿越空间,神秘地作用到你的身上。我要跟花相处一会。我们跟爱人、家人、朋友,又怎样呢?也不过是跟他们相处而已。像花儿用香气、颜色、形状,可又远不止这些东西来神秘地影响了我们一样,他们也用一种神秘的东西,影响了我们。我们跟爱人在一起,她的存在也发射出神秘的影响,就像在柏拉图的《斐德若篇》中,苏格拉底所说的、被朱光潜译为“情波”的那种东西:“每逢他凝视爱人的美,那美就发出一道极微分子的流(因此它叫做‘情波’),流注到他的灵魂里,于是他得到滋润,得到温暖,苦痛全消,觉得非常快乐。”(柏拉图《文艺对话集》,朱光潜译)亲人、朋友,也只是要见。见了又怎样呢?也无非是谈笑、吃饭、相处而已。正是在这相处之中,他们的神秘影响,作用于我们的身上,抚慰了我们的心灵,让我们感到满足。古人在名花开时,常常坐卧于花下,这才是爱惜光景啊。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苏子图书 » 人间花事 一个唯美主义者的植物散文 内容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