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苏子
小苏子PDF在线图书

加时赛 作者:(日)北川悦吏子

加时赛 作者:(日)北川悦吏子

加时赛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加时赛 内容简介

加时赛 精彩文摘

《悠长的假期》等经典日剧早已为中国年轻观众所熟知,那些生动的画面也可以变成耐久的文字,永远保存在书中。上海译文出版社新近推出了“日本女作家都市小说系列”,其中包括日本最红的连续剧作家之一北川悦吏子的三本小说:《悠长的假期》、《跟我说爱我》、《加时赛》。她的作品具有日本女性小说情节生动、细腻婉转的特点,不失为良好的休闲读物。“人们之所以认为背影好,是因为看了之后会产生一种站在身后目送背影离去的感觉,以温柔的目光目送关心的人离开……父母目送孩子去上学,太太目送丈夫去上班,都是在望着他们的背影。”和《悠长的假期》一样,本书的故事也是同一屋檐下的姐弟恋,只不过结局却大相径庭。枫宗一郎,25岁的摄影记者,在瓦斯爆炸现场不抢新闻,却去抢救伤者,被新闻社调任闲职,上东京寄住在姐姐春子家中。但职场失意,情场得意,被他抢救的纯情女大学生小荠找上门来,成了他的女友。笠原夏树,29岁的美容师,春子家的房客,与医生久我的恋情已接近谈婚论嫁。风云突变。宗一郎被炒鱿鱼,摄影集《背影》也遭出版社拒绝,要面子的他不肯向小荠吐露实情,却招来了小荠的误解,两人洒泪分手。幸亏有夏树的坚定鼓励,宗一郎才有勇气进入人生的加时赛。风云再变。久我也撇下夏树远赴美国,这回轮到宗一郎来安慰夏树了。两个失意人在意乱情迷之下发生了一夜情,但随即醒悟到他们不适合-知心的朋友未必是恋人,一如对方的“背景”并不等同于“正面”。雨过天晴,小荠和久我双双回心转意。看着夏树奔向久我的怀抱,宗一郎摄下了她的背影。两人决定立即往家打电话。夏树把公用电话亭的门打开一条缝,问道:“纸和笔带了吗?纸和笔。”“带了……”宗一郎马上从口袋里掏出了便笺纸和圆珠笔。“不愧是报社的。”夏树一面对着电话哼哼哈哈,一而记下一些东西,“你姐姐很高兴,好像已经获奖了一样,还叫我们回去的时候上便利店买点东西。”她说着给他看了笔记。宗一郎仔仔细细地瞧了瞧,念出声来:“鸡蛋、面包、火腿……女性自身?……这是什么?”“快走,快走。”夏树催他。在便利店买完东西,两人在夜晚的公园里打开了罐装啤酒。“干杯!”两人说着一口气喝光。夏树开心地说:“唔,劳动以后的啤酒真好喝!”“我肚子饿了。”宗一郎从便利店的马夹袋里拿出热包子吃起来。“果然,啤酒配上肉包就更香了。咦?”包子有两种,夏树不知怎样辨别。“有印的是豆沙包。”“知道了。”夏树抓起肉包放到嘴里,抬头望见满天闪烁的星星,禁不住感叹,“啊,好美的星星!”说着就伸出手去摘。冬日空气澄澈,满天星光灿烂。“说起来,春子也真够苦命的。你也看见了,参赛作品那么多。获奖机会很渺茫哟!她的梦想还很遥远啊!”“不过,正因为遥远,才显得那么辉煌灿烂,不是吗?”宗一郎也在仰望星空。“说得对。就像这星星一样。没想到你还是个诗人呢,阿宗。”他正慢条斯理地喝着啤酒。夏树想问他一个问题。“喂,那个用三秒胶粘好的海豚,谁粘的?”“春子。”“原来如此。那完好无损的新海豚呢?”“秘密。”“是冬美?”夏树这么一猜,宗一郎为难地答道:“算是吧。”“这样啊。咦,你怎么知道?”“是我陪她买的。”“都怪我。”“没什么。看看还有没有吃的……”宗一郎又在马夹袋里找。夏树红了脸,挺了挺背:“可能是运动过的缘故吧,酒这么快就上头了。”这时宗一郎发现了袋里的鸡蛋。“嘿,夏树小姐,我们来玩惩罚游戏吧。”“惩罚游戏?”“我们刚才不是玩人生游戏玩输了吗?”“对喔。”“来,掷蛋游戏。”“怎么玩?”他们忙着调换原稿,把这事忘光了。听完宗一郎关于游戏的解说,夏树睁圆了眼:“就这样?”“对。那就开始吧。”宗一郎拿了一个鸡蛋放进夏树的手心。“这不是生鸡蛋吗?”“没问题。接的时候有技巧的。”传授完秘诀,宗一郎拉开一段距离,朝夏树喊道,“接好了!”“……啊,真的扔啊……”夏树慌了手脚。“我扔了,第一球!”这是试投的“慢球”,所以宗一郎轻轻士地把鸡蛋扔了出去。“哇——”夏树尖叫着,竟成功接下了。“漂亮!就是这样……”手捧鸡蛋往后一挫就行了。“这样就行了吗?接招!”“来吧。”这回夏树用力扔了出去,位置有点偏,不过宗一郎还是成功地接到了手,还摆了个加油的姿势。夏树也欢喜雀跃。“那么再拉开一点距离。”宗一郎说。“一点一点拉大距离?”“没错。我来了!”宗一郎投出的生蛋画出一条大大的弧线,收进了夏树的手中。在公园街灯下,有两个人在玩着惩罚游戏。第二天早晨,在宗一郎洞开的房门前,春子双手抚颊,神情怪异地站着。冬美正巧经过,撞了一下她的手臂:“你怎么了?”“他们这样好吗?”夏树和宗一郎并排躺在床上,鼾声天真无邪,手脚随意地伸展着,睡相简直像小孩。“我说过禁止家庭内性爱的。”春子整个惊呆了。“他们肯定没做过。”冬美说,“当然的啦。”“想起来,我小时候也跟亲戚家的男孩子一起睡过。”“我也想起来了,我跟这家伙也这么并排睡过。”“那现在呢?”“怎么可能?只有小时候才那样。”“这么说,他们两个单独待在一起就会回到小时候吧。”“他们这样到底好吗?”春子还有点担忧。冬美就说:“我倒是挺羡慕他们的。说到底,成人总要装出一副深谋远虑的样子,以为自己肩负着重责大任,可心里面却是空荡荡的,不是吗?”“空荡荡的?”“嗯。脑子里可能装得满满的,可内心却空荡荡的。小时候呢,就想,世界无边无际,只要想去就哪里都能去,每天都像在冒险……”冬美史无前例地说出如此动听的一番话,春子不由道:“……一刚才你说的话,我能记下来吗?”“好啊。不过,我也没说什么了不起的话。” 如此富含哲理的一番话从冬美口中说出,春子想也不曾想过。那天傍晚,宗一郎和荠在约好的咖啡屋里喝茶。宗一郎不觉间变得能说会道起来:“怎么说呢,就是要突破过去……这么说可能有点俗套,总之我是想任由内心的感动来拍照片。”“是吗……”荠温和地笑着听他说。“况且我想拍的对象已经出现了。”“夏树?”荠不觉冲口说出夏树的名字。“怎么可能?你怎么会这么想?”“因为她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她们比我刚开始想的好多了,而且跟她们住在一起,我也开始了解自己了。”宗一郎直视着荠笑了,“不过我想拍的是你。”“我吗?”他那认真的眼神让荠吓了一跳。“没错。”有点妒忌夏树的荠又是开心,又是害羞,低下了头。下班回到家,夏树边脱外套边跟春子说话:“他去约会啦?”“是啊,急匆匆跑出去了。夏树,你吃过了吗?”“我吃饱了。在车站附近吃了拉面回来的。今天运气好,不用排队。”经过宗一郎房前,夏树下意识地朝里面望了望。见房间暗暗的空无一人,她没来由地感到寂寞。夜晚的街市点缀着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并肩慢慢走在街上,宗一郎向荠发出邀约:“下回我们一起找个地方玩吧,然后在那儿拍些照片。”“嗯……”“我送你到车站吧。”“嗯……”走着走着,荠突然挽住了他的胳膊,“我不要你回去。”眼睛看着前方,她挽得更紧了。“嗯?”“让你回到那么开心的地方,我不放心。”说完,她望向他。迎上她的大眼睛,他无言以对。荠以全神贯注的眼睛直视着宗一郎。在夜的街市的喧嚣中,宗一郎不闪不避,坦然接受了她惹人怜爱的目光。两人身后,东京塔在一闪一闪。夏树在厨房拄着下巴,独自喝着红茶在发呆。这时,身穿睡衣的春子进来了。“哇,吓我一跳!”“唔。”夏树应一声,慢吞吞地站起身来。她身上的衣服还跟刚回来时一模一样。春子问她:“阿宗还没回来?”“嗯。”夏树蓦地打开了冰箱,“肚子有点饿了。”“只怕什么都没有。”“……这鸡蛋……就是我们买回来的?”夏树拿了一个鸡蛋放在手里。“不就是你们帮我从便利店买回来的嘛。”春子拿起边上的罐装啤酒回答。“……吃了它吧……”夏树喃喃自语,接着拿出煎锅开了火。她盯着渐渐变热的煎锅,然后敲碎 了鸡蛋壳。昨晚跟宗一郎在一起真的很开心!夏树盯着慢慢烧熟的鸡蛋。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苏子图书 » 加时赛 作者:(日)北川悦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