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苏子
小苏子PDF在线图书

其实不识字 在汉字里重审生活 内容简介

其实不识字 在汉字里重审生活 内容简介

其实不识字 在汉字里重审生活 目录

其实不识字 在汉字里重审生活 精彩文摘

这不是一本讲述汉字历史的书,也不是识字读物,而是一本借汉字重审生活的书。作者借助对汉字的疏解,提出了一种全新的汉字观:汉字不只是工具,还蕴含生活哲理。我们的汉字是耗损的汉字,我们已经失去了向汉字学习的能力。而伴随汉字耗损的,实际上是我们思维和生活的耗损。序 2字:其实不识字 13天:今天聊聊天 22日:日日是好日 28时:时间去哪儿了 34节:想起我们该有的样子 42世:没有需要追赶的时代 48土:啊,我回来了 56始:回到种子 61兴:不敢高兴 69味:我们到了最乏味的时刻 75文:如何杀死文学 84艺: 教育,为了机器,还是为了人 91待:努力加餐饭 99国:万国之上有谁在 107君:皇帝真的有新装 113大:地狱里人人都是上铺兄弟 120名:我们的沦陷于概念的生活 128礼:死去活来的优雅 138仁:我们的柔软的心 144性:假如麦子不死 148命: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157经典:被告席上的古人 163狂狷、乡愿:抵抗你的时代 172本末:“次要”颂 179道:不可说不可说非常不可说 184带着托尔斯泰去草原——代后记 202时:时间去哪儿了圣武天皇天平四年,正当唐玄宗开元二十年,日本第九次遣唐使团到达中国。使团中有四名二十出头的留学僧,他们肩负一项特殊使命。当是时也,扶桑佛法盛炽,却又戒律废弛。四名年轻人受命,欲从大唐寻觅具足三师七证的高僧,赴日整顿华林。此事难如登天。高僧赴日,不只要跨越浩淼沧波,还需与可以阻挠的唐土官员周旋。扬州大明寺鉴真,时年五十五,已是江淮第一高僧。日本使者请求鉴真差遣数名有道弟子共同归日。鉴真询问众弟子,有无自愿东渡者。众人不答,如是者三。鉴真说:“为了佛法,纵使海天远隔,沧海浩淼,也不应恋惜身命,你们既然不去,我去吧。”东渡之事,始于玄宗天宝二载,前后六次,共十一年。其中一次,航船失事,漂流至海南。第五次失败的时候,因盐性海风吹损,鉴真双目失明。登岸扶桑,鉴真已六十六岁高龄。而此时的日本佛学界,纲纪已然得到整饬。换句话说,早就没有必待鉴真而解的燃眉之急了。当初的四名留学僧,仅一人随鉴真归国。另外三位,命运各异。其一,娶唐女为妻,终老于扬州市井。其一,放弃一切官方身份,浪迹天涯,走在乞丐、病人、烦恼人之中,从城镇到村落,讲道说法。其一,几次随鉴真东渡失败,病逝途中。小说里还有一位名唤业行的日本僧人。四名留学僧到达唐土时,业行已在洛阳的寺庙里抄了三十年经卷。日本没人记得他,大唐没人知道他。三十年来,他不知道日本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大唐发生着什么,唯一心愿,是把手抄的经书送回日本。为了经卷,他随时准备舍弃身命。他坚信:“我抄写的经卷一踏日本之地,会自己走起来,丢弃我走向各处。”后来,他和他的经卷一同葬身汪洋。小毛,我觉得,井上先生这部书,在讲一个关于时间的故事。竟然有一群人,冒冒失失就花掉一生,仅仅用来做成一件事,仅仅用来做不成一件事。根本不考虑时机,更不在乎被时代抛下。对这样的人,我惊奇了很久。他们对时间的看法,一定和我们不一样。兴:不敢高兴有段时间,爱看元杂剧。杂剧的很多题材,和后来的小说有重叠。我总觉得,同样的故事和人物,杂剧里更生动,没有那么多概念的束缚。康进之写过一部《李逵负荆》,讲李逵下山,偶遇假宋江,大闹忠义堂,得知真相后负荆请罪。故事,《水浒传》里也有。只不过,剧本里的李逵更好玩儿,戾气没那么重。开场不久,李逵向宋江请假,一路下山。当时的梁山,正值初春,满山桃花,路逐溪转。李逵穿过桃林,在溪边小憩。粉红的花瓣飘落,随春水流去。李逵用黑黑的手掌捧几瓣桃花,又轻轻放回溪水,让它们追赶前面的同伴。这时,他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嚷出一句特别李逵的诗:人道俺梁山泊无有景致,俺打那厮的嘴。《李逵负荆》,有很多漂亮的曲子。多年以后,我只记住这句粗鲁的念白。关汉卿写过一部《关大王单刀赴会》,故事更是人人熟知。这出戏,最有名的,是关羽过江时唱的那支《新水令》:大江东去浪千叠,引着这数十人驾着这小舟一叶。又不比九重龙凤阙,可正是千丈虎狼穴。大丈夫心别,我觑这单刀会似赛村社。关汉卿的剧本里,台上有两个人物,一旁侍奉关羽的,是莽汉周仓。看着浩淼江水,周仓也有一番感慨憋在心里,可又说不出来,只得脚跺船板,大喝一声:好水啊,好水!你说怪不怪,我还会觉得周仓的这声大喊特别迷人。后来时常琢磨,李逵和周仓的大白话为何如此令我着迷?想来想去,终于发现了共同之处:他们都是寻常意见当中最不会高兴的人,竟然有那么一瞬间,高兴得无可奈何。我觉得,这里有诗意,比写得漂漂亮亮的诗还要深的诗意。今天,我想聊聊高兴的“兴”。从甲骨到金文,“兴”的结体变化不大。四个角,有四只手。四手之间,是个托盘。很多人围住一个器皿,把它高高举起,这就是“兴”。许慎说:“兴,起也。”小毛,想象一下:春种秋收时节,人们围成一圈,把最珍惜的祭品放在盘中,高高举起,奉献神明,祈求丰饶,或为丰饶感恩,这便是“兴”的景象。像这样的仪式,一定还会载歌载舞。人们把祭礼高高举起,心和眼,也都望向苍穹。……不妨回忆一下“兴”字保存的远古场景。那样一场献给神明的乐舞,不是伴随着无可言说的喜乐和迷狂么?“情动于中而行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手舞足蹈的乐舞,是整个生命的震动。在乐舞中,人们不但把美好的祭礼高高托举献给神明,自己的心也随之震撼,振起。那一瞬间,他们暂时摆脱颓靡、萎顿。这就是“兴”的力量。或许正因如此,孔子才说“诗可以兴”。学诗诵诗,可以使人摆脱颓靡、萎顿,可以使人的生命获得触发,感动,因而振起,提升。而所有这一切,又常在神秘之中。高举祭礼舞动肢体的祖先,不会计较是哪个动作哪种气味触发了自己的“心理机制”,他们不知道“心理机制”是什么玩意儿。他们只是仰望苍穹忽而高兴起来。第一个注意到夕阳的祖先,轻轻叹了口气,他也不会追求夕阳与叹气的理性关联。那声叹息,是世界上第一首诗。李逵看着黑黑手心里的桃花,周仓望着江水,也是不知怎么便高兴起来,高兴到要跺脚,要打人。刘勰说:“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情满,意溢,真不知从何所起。没了这种不知从何所起的高兴,没有诗,也没有文学。小毛,巧的很,不知从何所起,也是“兴”的本义之一。《大戴礼记·夏小正·五月》:“匽之兴,五月兴,望乃伏。”大致是说“匽”这种虫,五月出生,月望之时又不见了。但是,为何不说“五月生”而说“五月兴”呢?传云:“其不言生而称兴,何也?不知其生之时,故曰兴。”原来,古人正是用“兴”表达不知其生之时的神秘的生命事件。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苏子图书 » 其实不识字 在汉字里重审生活 内容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