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想要被吃掉的猪 一百个思想实验 内容简介

一头想要被吃掉的猪 一百个思想实验 内容简介

一头想要被吃掉的猪 一百个思想实验 目录

一头想要被吃掉的猪 一百个思想实验 精彩文摘

·如果研究红颜色的专家是红绿色盲,还算不算专家?·如果实现了长生不死,那么每一天的意义是什么?·如果救生艇上的物资只够维持12个人的生命,那么第13个人还要不要救?·如果一幅被埋葬的作品公之于众之际就会被损毁,该不该公开?·“忒修斯”号船在修补过程中材料被全部替换,用替换下的旧材料又建造了一艘船,那么哪一艘才是原来的“忒修斯”号呢?……100个思想实验,挖掘我们的真实想法和思想漏洞。序言1. 骗人的恶魔2. 瞬间移动装置3. 印度人与冰4. 虚拟外遇5. 一头想要被吃掉的猪6. 幸运轮盘7. 无言胜利8. 为善9. 反应预测10. 蒙蔽公平11. “忒修斯”号12. 沙滩上的毕加索13. 专门研究红色的色盲14. 对你有利的银行错误15. 平凡的英雄行为16. 赛跑的乌龟17. 严刑逼供18. 理性的要求19. 幻想破灭20. 赖活不如好死21. 埃皮菲尼亚人的土地22. 救生艇23. 盒子中的“甲虫”24. 方形的圆25. 优柔寡断的布里丹26. 忘记疼痛27. 信守承诺28. 噩梦景象29. 命悬一线30. 别人的回忆31. 人类演化32. 自由的西蒙妮33. 言论自由亭34. 不是我的错35. 最后的手段36. 先发制人的正义37. 自然就是美? 138. 我是大脑39. 算命摊40. 木马赢家41. 就是没有蓝色42. 拿了钱就跑43. 未来冲击44. 不至死亡,永不分离45. 隐形的园丁46. 再生人47. 兔子!48. 恶俗与艺术49. 这不是牛津大学50. 善意的贿赂51. 活在桶里52. 计划生育53. 双重效果原则54. 捉摸不定的我55. 可持续发展56. 全视角旋涡57. 吃宠物之谜58. 信仰,还是疯狂?59. 我们看到的不一样60. 照我说的做,而不是跟着我做61. 马苏里拉芝士做的月亮62. 我思,故我在哪儿?63. 不明不觉64. 要避免流血,必须先流血65. 灵魂寄居66. 伪造专家67. 油炸薄饼悖论68. 疼痛错乱69. 恐惧70. 突击检查71. 延缓死亡72. 拯救鹦鹉佩西73. 变成蝙蝠74. 到处都是水75. 隐身76. 联网的大脑77. 替罪羔羊78. 下赌注79. 发条橙80. 理性与感性81. 电影的味道82. 占便宜83. 道德黄金法则84. 高档与低俗85. 不存在的人86. 艺术的价值87. 公平的不平等88. 完全失忆89. 杀人,还是放任死亡?90. 水果的本质91. 无人受害92. 自动化政府93. 行尸走肉94. 税上加税95. 全知全能96. 家庭第一97. 道德运气98. 虚拟的幸福99. 给和平一个机会100. 便宜也有好咖啡致谢资料来源说明译者后记雷·诺斯完全没想到会碰上这种事。作为国际大盗贼,他对于自己每次都能得手感到自豪。最近他的客户要他盗窃著名游艇“忒修斯”号。这艘游艇最近出了名,先是英国报业大亨卢卡斯·格鲁伯从船上坠海身亡,之后还成了加州饶舌歌手冰茶老爹的被害现场。他来到干船坞,刚整修完的“忒修斯”号就停在这里,结果他惊讶地发现竟然有两艘一模一样的游艇。诺斯转头看着游艇保安,此人已被诺斯的同伙拿枪指着。“如果你还想活,就告诉我哪艘才是真正的‘忒修斯’号。”诺斯问道。“那得看情况。”保安紧张地回答,“我们开始修船时,需要更换这艘船的很多零件。我们把换下来的旧零件都留着,但工作到最后,我们发现几乎整艘船的旧零件都必须换掉。完工之后,有几个工人觉得不如用旧零件建一艘跟原船一模一样的游艇,所以你会看到这两艘船。左边这艘是用新零件整修后的‘忒修斯’号,右边这艘则是用旧零件重造的‘忒修斯’号。”“到底哪艘才是真正的‘忒修斯’号?”诺斯又问。诺斯的同伙握紧了枪,保安尖叫道:“我已经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诺斯挠了挠头,开始想怎么样才能把两艘船都带走。哲学总是与事实倶全却仍无法解答的问题有关。在上述场景中,诺斯已经知道所有和这两艘船相关的事实,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依然没有答案。对某些人来说,用直觉就能判断哪一艘是真正的“忒修斯”号,但他们怎么回答将取决于你怎么讲述这个故事。如果诺斯是警察,负责搜集和格鲁伯以及冰茶老爹死亡有关的呈堂证供,他一定会认定重建的“忒修斯”号才是真货。如果诺斯是历史文物收藏家,可能也会得出相同的结论。不过,如果就所有权的纠纷来看,整修后的“忒修斯”号才是原来的游艇,物主有权将船驾驶出海的也是这一艘。若是在船坞放一台延时摄影机,拍下整个工作过程,就会发现进入船坞的游艇逐渐整修完成,而重造的游艇稍后才出现在整修好的游艇旁边。整修后的游艇因此有一种存在的延续性,而重新建造的游艇则完全是新的。哪一艘才是“真正的”“忒修斯”号?这个问题可以说有不止一个答案。这完全取决于人们对这艘船有什么利益关系。但这种说法也会引出令人不安的结果。人类不也像“忒修斯”号一样吗?随着生命的推移,体内的细胞不断死亡并被新细胞取代。我们的思想在不断变化,20 岁时,脑子里10 岁时的想法已经所剩无几。随着年龄的增长,思想、记忆、信仰与性情也在不断地更替。现在的我们跟许多年前的我们是不是同一个人?我们会说这个问题没有正确的答案,如果“忒修斯”号的身份问题是虚构的,那这个问题是不是可以套用到所有随时间流逝而改变的事物上?这又是否包括人类呢?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