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与1954年危地马拉政变 内容简介

美国与1954年危地马拉政变 内容简介

美国与1954年危地马拉政变 目录

美国与1954年危地马拉政变 精彩文摘

本书介绍了美国中情局在二战后的海外隐蔽行动中的一个经典案例。1951年,危地马拉民族主义者阿本斯通过大选上台执政,开始推行社会改良,触动了美国的利益。为了防止中美洲小国危地马拉落入“共产主义”手中,中央情报局策划了一场隐蔽行动,用不民主的方法推翻了民主政治的领导者。1953-1954年间美国密谋颠覆危地马拉阿本斯政府的“成功计划”,是冷战渐次展开时期,美国维护后院稳定并遏制共产主义的一次重大隐蔽行动。这次行动堪称美国隐蔽行动的经典案例,标志着冷战展开时期,美国对外隐蔽行动达到一个新的顶点。中央情报局甚至将这一颠覆行动视为未来进行隐蔽行动的“可靠样板”。版权信息《南大亚太论丛》总序主编的话雾里看花:危地马拉政变研究一、美国学界:视野广阔,方法多元二、中国学界:研究起步,有待深化第一章 后院之困:美国策动危地马拉政变的背景一、美国“冷战”战略与拉丁美洲二、“冷战”阴霾下的危地马拉三、阿本斯上台执政与美国的早期应对第二章 煞费周章:美国“成功行动”计划的设计一、山雨欲来:艾森豪威尔政府的政策评估二、秘密路线图:“9·11备忘录”的出笼三、打磨细节:“11·12备忘录”的阶段性安排四、设点布局:“成功行动”计划的组织准备第三章 解数尽施:“成功行动”计划的渐次展开一、支持性官方压力二、“白皮书事件”与美国的宣传攻势三、隐蔽政治行动四、隐蔽宣传行动与宣传战五、“沃什塔布行动方案”与“阿尔芙汉姆号事件”六、隐蔽经济行动与经济战七、准军事行动的准备第四章 最后一搏:“成功行动”计划的收尾阶段一、攻心为上:“6·13急电”与心理战的强化二、“成功行动”计划的最后实施与危地马拉政变“美国之手”:从“成功行动”计划透视美国的隐蔽行动一、“成功行动”计划的影响二、美国隐蔽行动理论视角下的“成功行动”计划参考文献雾里看花:危地马拉政变研究1953—1954年间美国密谋颠覆危地马拉阿本斯政府的“成功行动”计划,是“冷战”渐次展开时期,美国维护后院并遏制共产主义的一次重大隐蔽行动,是美国在拉美地区建立并巩固“冷战”反共体系的一次具体实践。纵观美国隐蔽行动的发展历程,“成功行动”计划堪称美国隐蔽行动的一个经典案例,标志着“冷战”展开时期美国的对外隐蔽行动达到一个新的“顶点”,中央情报局(简称中情局)甚至将“成功行动”计划视为未来进行隐蔽行动的“可靠样板”。鉴于此,以“9·11备忘录”作为政策指南的“成功行动”计划就成为颇具研究价值的美国隐蔽行动计划之一。透过对“成功行动”计划政策设计与实施路径的分析,不仅有助于理解美国实施“成功行动”计划的政策与战略目的,还原美国策动危地马拉政变的历史真相,而且有助于梳理美国隐蔽行动的政策手段与实施平台,廓清美国隐蔽行动的基本类型与模式,剖析隐蔽行动在美国对外政策与战略中的地位和作用,更有助于全面把握美国的“冷战”战略及其手段。对于“成功行动”计划的实施及其后果,美国学术界进行了长期的探讨与研究,涌现了大量富有价值的研究成果,为深入剖析美国与危地马拉政变的关系提供了丰富的学术积累。但由于缺乏核心档案材料的支撑,美国学术界的解读亦存在诸多缺陷和不足,有关研究尚需进一步斟酌和完善。中国学术界对美国隐蔽行动的研究起步较晚,在“冷战”结束之前,中国学术界基本没有涉足危地马拉政变的研究。随着“冷战”结束后美国相关档案资料的逐步解密,中国学术界开始密切关注美国隐蔽行动研究,对美国精心策划的危地马拉政变,中国学者亦做出有益的探讨,但研究水平、研究规模与美国相比,仍存在巨大差距,档案材料的缺失是其主要原因之一。因此,总结国内外的相关研究成果,不仅有助于厘清美国“成功行动”计划与危地马拉政变的研究现状,更是进一步拓展“成功行动”计划以及美国隐蔽行动研究的学术前提。一、美国学界:视野广阔,方法多元长期以来,美国学术界对“成功行动”计划与1954年危地马拉政变的关系进行了广泛探讨,并形成了众说纷纭的研究格局。从学术研究的发展脉络来看,美国学术界的“成功行动”计划研究深受“冷战”时期围绕美国对外政策的现实主义、修正主义和后修正主义思潮的影响,并在此基础上展开了学术争论,由此勾勒出美国“成功行动”计划研究的阶段性成果。(一)现实主义的解读及其评价美国学术界对危地马拉政变的研究起步较早,实际上,在危地马拉政变刚发生之际,美国学术界就予以关注并进行了相关解读,且这种解读被深深地打上现实主义的烙印。现实主义将“冷战”的起因归咎于苏联的扩张,这成为现实主义解读美国对外政策和“冷战”起源的一个基本特征。就1954年危地马拉政变而言,现实主义坚信,阿本斯政权是苏联在西半球扩张共产主义的重要桥头堡,鉴于此,推翻阿本斯政府就成为在西半球击退国际共产主义扩张的必要步骤。整个20世纪50年代,现实主义的观点在美国有关危地马拉政变的研究中占据了主导地位,其基本特征就是致力于为美国的干涉政策进行辩解。1954—1959年间,美国出现大量有关危地马拉政变的研究成果,具有代表性的著作主要包括:丹尼尔·詹姆斯的《美洲的红色蓝图:危地马拉前奏曲》,约翰·马茨的《共产主义在危地马拉的渗透》,罗伯特·亚历山大的《拉丁美洲的共产主义》,斯泰西·梅和加洛·普拉扎的《美国在国外的商业成就:联合果品公司在拉丁美洲的案例研究》,以及罗纳德·施奈德的《危地马拉的共产主义:1944—1954》。早期的研究成果表明,美国学术界从一开始就将危地马拉政变置于“冷战”的大背景之下,率先开启了遏制共产主义视角下的危地马拉政变研究。现实主义关于1954年危地马拉政变的解读适逢美苏“冷战”加剧之际,因此,现实主义的观点不可避免地打上了时代的烙印并留下诸多值得商榷之处。首先,基于将“冷战”责任归咎于苏联共产主义扩张的观点,现实主义声称阿本斯政府已经变成苏联在西半球的卫星国,危地马拉的共产主义力量是依附于国际共产主义的势力,是苏联在南美洲打入的一个楔子,但这种论点缺乏基本的证据作为支撑。事实上,阿本斯政府是一个致力于国内改革的民族主义政府,危地马拉共产党也没有受制于苏联的指挥,因此,现实主义这种貌似有力的观点实际上削弱了其理论基础和说服力,也是现实主义对危地马拉政变的解释遭受质疑的症结所在。另一方面,现实主义的观点亦为危地马拉政变的历史解读提供了具有一定借鉴意义的思路和视角。毫无疑问,在阿本斯时代,危地马拉的共产主义力量确实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发展并实现合法化,阿本斯与危地马拉共产党领导人也保持密切联系并允许共产党人进入政府部门担任相关职务。尽管危地马拉共产党与苏联没有直接联系,但在“冷战”背景下,这已经足以引起美国的关注,因为危地马拉共产主义力量的发展将有可能为苏联在西半球建立“权力基地”开辟一条通道。换言之,基于“冷战”对峙与遏制共产主义的战略考量,美国决不会允许其后院出现有组织的共产主义活动,更不会容忍一个亲共产主义政府的存在。这确实是一种“冷战”思维,但也是美国考察危地马拉事态发展的一个基本出发点。鉴于此,“冷战”战略是美国策动危地马拉政变的根本原因,危地马拉政变则是美国在拉丁美洲地区推行遏制政策的集中展示。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