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四千年 主宰世界历史进程的伟大文明 作者:(英)乔安·弗莱彻

埃及四千年 主宰世界历史进程的伟大文明 作者:(英)乔安·弗莱彻

埃及四千年 主宰世界历史进程的伟大文明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埃及四千年 主宰世界历史进程的伟大文明 内容简介

埃及四千年 主宰世界历史进程的伟大文明 目录

埃及四千年 主宰世界历史进程的伟大文明 精彩文摘

埃及——世界上最伟大的文明体,其古代故事跨越了四千多年的历史时段,而这一历史时段又塑造了日后整个世界的形态。英国古埃及研究权威、BBC古埃及历史纪录片首席讲解乔安·弗莱彻教授将古埃及的往事连缀成书,完整地讲述出来,记录王朝的兴衰沉浮,并将古埃及人的整个世界呈现于我们每个人都可以理解的一个历史情境之中。本书是乔安·弗莱切的代表作,作为英国BBC该书电视台相关古埃及解读的系列节目的原著,因此具有BBC纪录片式的客观性和权威性。全书以古埃及4000多年一代代的王朝为阶段,按时间推行的王朝兴衰为轴线来讲述不同王朝的情况,根据考古实物,如壁画、神庙、金字塔等,以及各类出土的文献来还原每代帝王的生活和王朝的发展,同时会记录当时民众的世俗生活。全书按照历史上的王朝分目,共分为20个章节,再现了公元前埃及的数千年历史,是目前国内首部完整讲解古埃及历史的权威之作。引言1.初始2.撒哈拉热带草原:约公元前55000—公元前5500年3.寻找水源:约公元前5500—公元前3500年4.南北分治:约公元前3500—公元前3100年5.两方土地的男女主宰:约公元前3100—公元前2890年6.焦点转换:约公元前2890—公元前2686年7.金字塔时代的兴起:约公元前2667—公元前2613年8.太阳的儿女:约公元前2613—公元前2494年9.太阳神的统治:约公元前2494—公元前2375年10.掠过太阳的阴云:约公元前2375—公元前2181年11.两方土地上的无政府混乱期:约公元前2181—公元前1985年12.古典王国,中王国:约公元前1985—公元前1855年13.激增,分解:约公元前1855—公元前1650年14.分裂与征服:约公元前1650—公元前1550年15.黄金时代的黎明:约公元前1550—公元前1425年16.太阳神的巅峰:约公元前1425—公元前1352年17.太阳神的余晖所及:约公元前1352—公元前1295年18.拉美西斯家族的统治:约公元前1295—公元前1069年19.衰退、崛起和败落:约公元前1069—公元前332年20.最后的繁盛:公元前332—公元前30年历代年表写在历史边上1.初始根据他们那极为丰富的神话和民间传说,埃及人相信,“天地之初”是完全黑暗的;这种暗昧由无限又无形的水构成,而世上的第一块陆地便是从这水中冒出。不过,创世并非独有的单一事件,而是每一年都会重复发生:每年一度的尼罗河洪水期间,世界便得到一次再造和新生。按照古代一位目击者的说法,这时,“整个土地又变换成为海洋”。洪水被认为是发源于埃及南方最远处的一个岩洞。洪水到来的预兆,是升起的晨星(天狼星);埃及人把此星认作是闪亮的女神索希斯(Sothis),“所有神祗中最美的存在,在幸福一年的开端出现”。尼罗河的洪水受到欢迎。当水位上升,淹没河谷的土地时,实际上也带来了生命,“拥抱田地,于是每样东西都获得了重生”。“洪水浸润两岸,草地欢笑”,人们向水中扔下鲜花,祭祀物品,甚至自己也跳到水里;每当此际,“整个大地都因欢乐而雀跃”。每年的水位有起有落,这河流的节奏便决定了两岸生活的节律;一年内的循环变化构成了三个季节固定更替的年历——先是漫灌季(akhet),然后是春种季(peret),再接着是夏收季(shemu)。每年,洪水退去后便留下一片重获活力的土地,充满着对新生命的期许。一层肥沃、湿润的黑色淤泥在阳光下闪烁,茂盛的农作物就在这土壤上生长。事实上,淤泥与周边环绕的、荒瘠的沙漠形成的反差是如此醒目,因此明显可知,埃及的土地由两部分构成,它是双重地貌的合体:一块是红地(deshret),一块是黑地(kemet.)。尼罗河从南向北流淌6600多千米,全程沿岸每年都会看到同样的自然现象。对一年一度的这些事件,埃及的每个地区都有各自不同的解释;这些解释自然是采用创世传说的形式,不过各地都有自己的神灵担当主角。在孟斐斯,创世被认为是普塔(Ptah)的手工活儿。这位大神在原初之水中结合了雄性与雌性元素,而它自己出现的形式,则干脆就是水中冒出的陆地。然后,大神直接就那么想了想,世界便显形了。普塔不仅是“众神之父”,还是“生出众神的神之母”;它只是说出各类生灵的名字,活物就那么凭空而来——正如我们耳熟能详的《圣经》福音中的老腔调,“太初有言,言与神在”,而这里的创世说便是那老腔调已知的最早版本。在赛伊斯附近,这个“言即是神”的戏剧场景有着更为热闹活泼的变体,牵扯到奈斯(Neith)那如雷轰鸣的笑声;奈斯是“骇人的至高神”,这位持有武器的创世女神单独生出了太阳。她同时是“能扮演雌性的雄性,也是能扮演雄性的雌性”,能随时随地让天空倾覆垮塌,把她所创造的万物都毁灭;生命与死亡这两个极端在她身上具体人格化,而生与死又是在洪水和太阳之中的固有内涵。再向南,在赫莫波利斯(Hermopolis)这里,生命被声称由八位神灵联手创造;那是“先于原初之神的父神和母神”组成的联合体。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