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就懂的大明史 作者:陈湘华

一看就懂的大明史 作者:陈湘华

一看就懂的大明史 出版社:中国法制出版社

一看就懂的大明史 内容简介

一看就懂的大明史 目录

一看就懂的大明史 精彩文摘

本书以大明王朝的时间为经,以重大历史事件为纬,翔实地勾勒出了明朝清晰明了的脉络,帮助读者快速知晓明朝所发生的历史史实。作者用讲故事的口吻叙述每一个历史事件,而且抓住了它们之间的相互联系性,使整个明史一气呵成。每一位读者都可以感觉到历史事件之间千丝万缕的纠葛,无论是金戈铁马还是太平盛世抑或是江山覆灭,冥冥中自有着它们的规律。|第一章|开世新篇淮右布衣初长成/003和尚投伍得娇妻/007风助杀大敌/012各地起火并/017北伐建国四海归/020兔死狗烹难幸免/023雷霆反腐株连无辜/028歪说谐音暗骂/032|第二章|永乐盛世削藩引靖难/039天子守国门/043交往频繁关系铁/046战事不嫌多/051|第三章|仁宣之治偃旗息鼓主内政/057不服管叛乱/061土木堡惨败丢皇帝/065北京保卫战/070夺门复辟功臣冤死/075小人下场惨/079|第四章|藻饰太平弘治中兴四海升平/087一朝“两”皇帝/090豹房淫乐南巡惊亡/094大礼仪之争/099炼丹不灵壬寅宫变/103青词首辅乱政/107|第五章|修整内外英雄灭倭寇/113铲除奸臣严嵩/117分化势力得和平/121顾命大臣斗法/125改革稳江山/129|第六章|自此而衰怠政国将衰/135万历三大征(上)/139万历三大征(下)/143长幼立废起纷争/147党争之祸/151木匠皇帝不理政/155终极太监魏忠贤/159|第七章|边关大患大将遭害传首九边/165宁远首捷/170宁锦之战再获胜/175愤起治阉党/179突袭北京各地勤王/183都督蒙冤遭难/188国运一搏松锦大战/192|第八章|社稷破碎驿站裁撤蝴蝶效应/199八大王立大西政权/202闯王建大顺国/206无力回天明朝灭亡/210冲冠一怒为红颜/214攻义军杀闯王/219南明内斗连连/223钱谦益跪迎清军/227民族英雄郑成功/232永历不永明朝无复/237土木堡惨败丢皇帝军行当日出仓皇,遗恨千秋此战场。碧血至今沉朔漠,丹心终古护君王。垂堂误入奸阉计,勤鼎遥留词客伤。昭代春秋隆祀典,满庭生气溢馨香。——清·德保《谒显忠祠》永乐年间,蒙古三部被朱棣打服了,分别臣服于明朝,每年都要向明朝献马朝贡。永乐以后,在蒙古三部之中,瓦剌部日益强大,宣德时,瓦剌逐步控制了鞑靼,正统初年,瓦剌又征服了兀良哈,统一了蒙古三部。瓦剌统一蒙古以后,对明朝不断骚扰,成为明朝北方的严重边患。英宗时期,宦官王振掌控朝政之后,不但不加强北方边防,反而接受瓦剌贿赂,与瓦剌进行走私交易。王振让他的死党、镇守大同的宦官郭敬每年私造大量箭支,送给瓦剌,瓦剌则以良马还赠王振作为报答。瓦剌贪图明朝回赐,胃口越来越大,贡使人数日益增加。到正统初年,瓦剌贡使的人数经常增加到两千余人。正统十四年(1449),瓦剌首领也先派出两千五百多人的使团。王振因为收了贿赂,一般默许这样的事。不过这次王振却不乐意了,原来也先忘记了送礼给王振。于是王振将瓦剌贡马削价五分之四。瓦剌贡使没有得到满足,愤怒而归,也先听说此事后也很生气,以明朝减少赏赐为借口,兵分四路,大举攻明,并亲率一支大军进攻大同。瓦剌军来势凶猛,西北边关告急,请求京师支援。王振根本不懂军事,以为让英宗亲征,就能把瓦剌兵吓跑。所以,他为了侥幸取胜,便在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怂恿英宗亲征,让英宗效仿先皇亲征,以便留下美名。英宗平日里对王振言听计从,同时也幻想着像其曾祖父成祖那样,数入漠北建立赫赫战功,便不与大臣们商议,做出亲征的决定,并宣布两天后立即出发。英宗下旨后,兵部尚书邝埜(kuàngyě)和侍郎于谦力言明军准备不够,皇帝不宜轻率亲征。可英宗听信了王振的话,对众大臣的谏阻一概不听,非要亲征不可。王振在几天之内凑齐了二十万大军,号称五十万,后备粮草都没有准备,就匆匆出发了,于谦留京暂时代理兵部事宜。当时,与英宗和王振同行的有英国公张辅、兵部尚书邝埜、户部尚书王佐及内阁大学士等一百多名文武官员,但英宗不让他们参与军政事务,把一切军政大权都交给王振一人专断。此次出征,准备仓促,组织不当,再加上连日风雨,还未到达前线,军心已经不稳。一些随驾官员见到此种情景,再次请求英宗回军。王振一听,大为恼怒,为了杀一儆百,特罚谏阻最激烈的兵部尚书邝埜和户部尚书王佐跪于草地之中,直到天黑才准起来。也先听说英宗御驾亲征,佯装退却,引诱明军进入大同及其以北地区。八月一日,王振和英宗顺利进入大同,他们看到瓦剌军队北撤,以为瓦剌害怕英宗亲征,于是继续北进。邝埜等人恐怕瓦剌兵有诡计,因此再次上章请求回军,提醒王振不要中瓦剌埋伏,王振仍然不听。第二天,王振的同党、镇守大同的宦官郭敬把前几天前线惨败的情况密告王振。王振听了郭敬的话才害怕起来,急忙传令第二天撤出大同。最初,王振想从紫荆关(今河北易县西北)退兵,以便途经他的家乡蔚州,向家乡父老显示自己的威风。于是,王振下令取道紫荆关回京。走了四十里以后,忽然传令改道东行,向宣府(今河北宣化)方向行进,因为他认为这么多兵马会把家乡的粮食踩坏。这时瓦剌已知明军不战而逃,前来追赶。大同参将郭登和大学士曹鼐等向王振建议说:“自此趋紫荆关,只有四十里,大人应该从紫荆关回京,不应再取道宣府,以免被瓦剌大军追及。”王振不听,一意孤行,坚持折向宣府。明军迂回奔走,八月十日才退到宣府。这时,瓦剌大军已经追袭而来。英宗派成国公朱勇等率骑三万前去阻击,朱勇等冒险进军至鹞儿岭,遭遇伏击,全军覆没,但留给明军三日逃走的机会。十三日,明军退到土木堡(今河北怀来东南)。这里离怀来城仅二十里,随行的文武官员都主张进入怀来城宿营。可王振的一千余辆辎重军车没能到达,他害怕自己搜刮来的东西受损失,便不顾英宗和数十万军队的安全,传令在土木堡宿营。邝埜一再上奏章要求英宗先入居庸关,以保证安全,同时组织精锐部队断后拒敌,王振皆置之不理。十四日,英宗想继续行进,但为时已晚,瓦剌军队已经包围了土木堡,并且将水源也占领了,弄得明军无水可喝,又饥又渴。十五日,也先准备把他们引出堡垒,一举歼灭,遂派遣使者到明军处假意谈和,以麻痹明军。王振见也先派人来谈判,喜出望外,不管真假,派了两人去也先处谈判具体议和事宜。也先为了迷惑明军,假装撤退,故意将土木堡南面河水让出,暗地里则作好埋伏,只等明军大乱之际出兵全歼。王振看到瓦剌军向后撤退,以为瓦剌军真要议和,不加分析,轻易指挥士兵移营。饥渴万分的军士得令后,纷纷奔向河边,正在明军乱跑之机,瓦剌伏兵四起,明军军心崩溃,溃败如山倒。不一会儿,瓦剌兵冲了上来,一个士兵上前要剥取英宗的衣甲,一看他的衣甲与众不同,心知不是一般人物,便推拥着他去见也先之弟赛刊王。赛刊王在盘问英宗时,英宗反问道:“你是谁?是也先,还是伯颜帖木儿,或者是赛刊王。”赛刊王感到英宗说话的口气很大,立即报告也先,也先派留在瓦剌军中的明朝使者去辨认,才知道他就是英宗。英宗被俘,英宗的护卫将军樊忠万分愤怒,乱军中找到王振,“吾为天下诛此贼!”抡起铁锤对准王振的脑袋,狠狠地砸了下去。王振这个白痴恶宦罪不容诛,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