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全鉴 典藏版 作者:[清] 蒲松龄

聊斋志异全鉴 典藏版 作者:[清] 蒲松龄

聊斋志异全鉴 典藏版 出版社: 中国纺织出版社

聊斋志异全鉴 典藏版 内容简介

聊斋志异全鉴 典藏版 目录

聊斋志异全鉴 典藏版 精彩文摘

《聊斋志异》简称《聊斋》,俗名《鬼狐传》,是中国清代著名小说家蒲松龄创作的文言短篇小说集。全书内容丰富,题材广泛,成功塑造了众多艺术典型,寓意深刻,鲜明生动。故事情节曲折离奇,结构布局严谨巧妙,文笔简练细腻,堪称中国古典文言短篇小说的巅峰之作。《聊斋志异全鉴》对原书内容进行了精准简明的解译。前言自序卷一〇瞳人语〇王六郎〇蛇人〇青凤〇画皮卷二〇董生〇聂小倩〇丁前溪〇侠女〇林四娘卷三〇戏术〇丐僧〇老饕〇连城〇刘海石〇阿霞卷四〇罗刹海市〇田七郎〇促织〇续黄粱〇寒月芙蕖卷五〇赵城虎〇西湖主〇柳氏子〇郭生〇窦氏卷六〇潞令〇颜氏〇缢鬼〇考弊司〇江城卷七〇刘姓〇阿英〇青娥〇柳生卷八〇钟生〇梦狼〇邢子仪〇陆押官〇顾生卷九〇佟客〇王子安〇查牙山洞〇鸟语参考文献【原典】长安士方栋,颇有才名,而佻脱不持仪节①。每陌上见游女,辄轻薄尾缀之②。清明前一日,偶步郊郭。见一小车,朱茀绣幰③,青衣数辈,款段以从。内一婢,乘小驷,容光绝美。稍稍近觇之,见车幔洞开,内坐二八女郎,红妆艳丽,尤生平所未睹。目炫神夺,瞻恋弗舍,或先或后,驰数里。忽闻女郎呼婢近车侧,曰:“为我垂帘下。何处风狂儿郎,频来窥瞻!”婢乃下帘,怒顾生曰:“此芙蓉城七郎子新妇归宁,非同田舍娘子④,放教秀才胡觑!”言已,掬辙土扬生。【注释】①佻脱:轻佻,轻率。仪节:礼仪。②尾缀:犹尾随,在后紧跟。③朱茀(fú俘)绣幰(xiǎn显):红色车帘,绣花车帷。过去女子乘车,车篷前后挂帘遮蔽,叫“茀”。幰:车上的障幔。④田舍娘子:乡下妇女。【译文】长安城有一个读书人,名字叫方栋,很有点才名,可他行为轻佻不讲礼节,不守规矩。每次在田野的小路上看见出游的少女,就轻薄地跟随在后面。这一年清明节的前一天,他偶然在郊外散步。见有一辆小车,四周挂着红色绣花的帏幔,几个青衣婢女跟着车子慢慢行走。其中有一个小婢女乘坐一匹小马,打扮得美丽极了。方栋悄悄走近车前一看,只见车帘高挑,里面坐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女郎,红妆艳丽,生平从未见过。方栋看了顿觉眼花缭乱,心神难控,便紧随其后。一会儿跑到车前,一会儿又跑到车后,尾随了好几里路远。忽然,他听到车内的女郎把小婢女叫到车边说:“给我把车帘子放下来。哪里来的疯狂小子,不停地偷看我!”小婢女遵命放下了车帘,并愤怒地对方栋说:“这是芙蓉城七公子的新媳妇回娘家,不是乡下人的老婆,可以任凭你胡乱偷看!”话刚说完,婢女在车道上顺手抓了一把尘土朝方栋脸上扬过去。【原典】生眯目不可开。才一拭视,而车马已渺。惊疑而返。觉目终不快。倩人启睑拨视,则睛上生小翳①;经宿益剧,泪簌簌不得止;翳渐大,数日厚如钱;右睛起旋螺,百药无效。懊闷欲绝,颇思自忏悔。闻光明经能解厄,持一卷,浼人②教诵。初犹烦躁,久渐自安。旦晚无事,惟趺坐捻珠。持之一年,万缘俱净。忽闻左目中小语如蝇,曰:“黑漆似,叵耐杀人!”右目中应曰:“可同小遨游,出此闷气。”渐觉两鼻中,蠕蠕作痒,似有物出,离孔而去。久之乃返,复自鼻入眶中。又言曰:“许时不窥园亭,珍珠兰③遽枯瘠死!”生素喜香兰,园中多种植,日常自灌溉。自失明,久置不问。忽闻此言,遽问妻:“兰花何使憔悴死?”妻诘其所自知,因告之故。妻趋验之,花果槁矣,大异之。静匿房中以俟之,见有小人自生鼻内出,大不及豆,营营然竟出门去。渐远,遂迷所在。俄,连臂归,飞上面,如蜂蚁之投穴者。如此二三日。又闻左言曰:“隧道迂,还往甚非所便,不如自启门。”右应曰:“我壁子厚,大不易。”左曰:“我试辟,得与而俱。”遂觉左眶内隐似抓裂。少顷,开视,豁见几物。喜告妻,妻审之,则脂膜破小窍,黑睛荧荧,才如劈椒④。越一宿,幛⑤尽消;细视,竟重瞳也。但右目旋螺如故。乃知两瞳人合居一眶矣。生虽一目眇,而较之双目者,殊更了了⑥。由是益自检束,乡中称盛德焉。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