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世界漫游指南 内容简介

东西世界漫游指南 内容简介

东西世界漫游指南 目录

东西世界漫游指南 精彩文摘

《东西世界漫游指南》是英国著名作家卢卡斯的散文精选集。卢卡斯是20世纪英国作家、评论家,是兰姆之后,英国散文卓有成就的传人。本书从杂感、随笔、游记、作家传记与追忆等几方面精选了卢卡斯的散文代表作,卢卡斯视野开阔,学识渊博,文笔机俏,底蕴浑厚,尤其善于在平凡琐事中发掘出事物的文化和社会内涵,精彩之处,令人击节。周一综合征火路与拐杖雕花玻璃碗同体大悲古铜之光奇观猫头鹰非常之晨雾伦敦葬礼地平线魔法历险之前成为别人艳羡的毒春之计B.还是D.入侵的艺术倾听者黑色的秘密一堂课完美客人雀友金雕先生北方巫师天真与冲动物什异乡的家店买卖意大利蚊世界的欲望旧瓶新意受害者机会泡沫守时秘密通道两位绅士为母而战不同的观点宝玑表偷窃诱惑做个外国人印度日本美国周一综合征七天中,只有“周一综合征” (Mon-dayish)真的成了一个单词,这实乃怪事;因为除了周一具有显而易见、与众不同的个性,其他的几天也不例外。为什么就没有周二或周三综合征呢?其实一个星期里的每一天对我都有不同的意义,周一如此遭人嫌弃,无非是因为它开启了大家需要工作的整一周,于我而言,相较于周二的了无生趣,周一要讨喜许多。开启新的一周根本就算不上有何过失,尽管我们习惯将罪责归咎于周一,开创某项新事业是高贵的,但继续跟进难免无趣,正如跟在一个勇猛的开山鼻祖之后的那位温顺的接班人,周二的情况也是如此,这么一想,周二还真是可怜。周一也有可能平淡无味,但这与周二的无趣是两码事。周一的平淡就在于在那之前人们虚掷着光阴,兴许就像百合花似的无意识地吸纳着生活中的各种理念;还在于它的特殊位置,新的一周还有这么多天才能结束,而旧的昨天已永不再来。然而,周二的了无生趣则在于它的无足轻重;周二毫无意义。如果你想了解这种彻头彻尾的无关紧要,不妨去一家周末度假酒店看看,比如说去布莱顿,待周六至周一这几天来来往往的人群过后,继续待在那儿。周二你就能感受到人数上的剧烈反差。再看看那菜单 ——连主厨都懒得出力应付周二的客人。连周二(Tuesday)这个词都特别难拼写,连不少文化素养不错的女士在拼写时都习惯将 e放在 u的前面,其实有何不可呢?周二又有什么权利指望博得众人的偏爱呢?纵有万般过错,周一起码还是态度积极的。周一让人生起反抗之心,而周二只是个卑鄙的懦夫,让我们一味地顺从社会机器。最近美国的宗教复兴者们从不在周一召开集会,在我看来不足为奇。这说明他们还是很精明的,因为他们很清楚但凡周一大部分观众的心情都很抑郁,他们需消耗大量气力才能令这批人心情好转,继而才能施展自己的口才与魅力;而剩下来的一部分观众则对即将到来的周二情绪复杂,因而连带着对周一也是冷漠无感。正是这种对沉闷单调的预感,令周一的夜晚不再“星光璀璨”。不过随着周二的行将结束,这一天也就不那么无趣了,因而周二的夜晚最是“星光璀璨”(借用华兹华斯的话)。一到周三,这一周算是自己活了过来,一改颓态,开始复苏。周三,剧院有下午场的演出,某些更为怡人的周报也会选在那天出版上市。这个词本身读起来就有一种真诚圆润的气氛 ——Wednesday。周三会顺理成章地发生点什么,就 算有奇遇也不足为怪;而就我来看,周二绝不会兴起一丁点儿的波浪。夏天的时候,伦敦大板球场逢周三常有赛事,因此那天友人们多半待在城里。周一他们也许还没回来,周五又准备出城;但周三他们一定在城里,这是雷打不动的。我最喜欢周三。(政客们一贯怠于发现生活中更为友善、宽容的那一面,但多年以来,他们也察觉出周三的不同,在这一天他们竟也将那尖酸刻薄的辩论时间限制在一个小时以内。上一届政府为何这么失败,很大的原因就是他们不信邪,更改了周三的辩论时长。)一到周四就又出现些许颓势,周三的活力已经荡然无存;生活再次退回到休憩的状态中。我不懂为何不干脆将周四定为休息日。周四是相当诚实的一天,除此之外,再找不出其他的话来形容它。如今周四(Thursday)与雷神的日子 (Thor’s Day)再无直接的瓜葛。就我看过的资料显示(要是准确无误的话),雷神还是位铁匠,但周四与强悍、直率、美好无半点关联。如果将周二比作淡啤酒,那周四就是香槟,不管怎么说,这两天相互关联,可并为一个组别。要是我是个商人,我敢肯定,在周一我会抛出股票、大亏本,周三、周五大赚一笔,周二、周四不赚不亏。我将周三与周五列在一起,是因为这两天我的心情很好,但是周五并没有周三的品性。周三冷静、笃定、温文尔雅,周五则情不自已、略显骚动。周三独立成行,周五在某种程度上已将大把时间划在周六的范畴里。周五是非常忙碌的一天。太多的报纸要出版,太多的行李要打包。但此时,周五显然有它值得称道的地方:它是某次结束的开始,是周六与周日的先行者。某些道德家有言,期待比得到好,按这种说法,周五可能是一周内最好的日子,因为人们在这一天花费大量时间寻思着第二天要干的事情、第二天的美好。周五最大的优点就在于,它为周六的到来铺平道路,正在进行的工作也可以就此打住。我觉得周五多半会是比较幸运的一天。接下来就到了周六与周日。但此时,分析者不免支支吾吾起来,因为周六与周日实在不好定性。周一至周五的特性对所有的人而言都大同小异。但如何定位周六与周日,纯粹基于个人选择。在有的家庭,这两天面貌相似、性质雷同,如友人、似同伴;而在某些家庭,这两天差别甚远,如苏格拉底与他的老婆那般无法共存。对大多数人而言,周六准确来讲并不是流畅而过的某一天,它是时间的集合,工作片刻、娱乐片刻加上全天的坐立不安。这是我们心心念念的一天,因此常以失败告终。我对周六倒没有什么格外与众不同的印象,除了挤得满满当当的、经常晚点的火车,和太早关门的商店。较之周六,周日更加因人而异。对有信仰的家庭而言,这一天得轻声细语,每一分钟都过得静默无声;对有信仰的家庭的小孩子来说,这一天即是永恒(太长了)。对没有固定信仰的人无言,周日是情绪波动最剧烈的一天。有的人觉得这一天打断了正常进行的工作;而有的人则将这一天视作这一周的精华,其他的时间无法就在为它的到来做准备。周六与周日是无法定性分析的。周一呢?我们再度脚踏实地地生活起来。我已经讨论过它了:说来说去只有一点最关键,周一总会卷土重来,佯装换上新貌。事实上,它依然是老样子。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