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苏子
小苏子PDF在线图书

叫魂 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Soulstealers:the Chinese Sorcery Scare of 1768] 作者:(美)孔飞力

叫魂 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Soulstealers:the Chinese Sorcery Scare of 1768] 作者:(美)孔飞力

叫魂 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Soulstealers:the Chinese Sorcery Scare of 1768] 出版社:上海三联书店

叫魂 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Soulstealers:the Chinese Sorcery Scare of 1768] 内容简介

叫魂 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Soulstealers:the Chinese Sorcery Scare of 1768] 目录

叫魂 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Soulstealers:the Chinese Sorcery Scare of 1768] 精彩文摘

《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讲述的是一个关于“盛世妖术”的故事。在中国的千年帝制时代,乾隆皇帝可谓是前没有古人后无来者。他建立并巩固起来的大清帝国达到了权力与威望的顶端。然而整个大清的政治与社会生活却被一股名为“叫魂”的妖术搅得天昏地暗。在1768年由春天到秋天的那几个月里,这股妖风竟然冲击了半个中国,百性为之惶恐,官员为之奔命,连乾隆也为之寝食难安。作者孔飞力细致入微的描写令人颤栗,他生动地再现了各省的恐慌是如何演变成一场全国性的除妖运动。《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也表现出了一种更为宏大的学术视野,在构建以“叫魂”案为中心的“大叙事”的过程中,在方法论的层次上将社会史、文化史、政治史、经济史、区域分析、官僚科层制度分析以及心理分析等研究方法结合在一起。本书可作为学生必读参考书。中译本序言第一章 中国窃贼传奇德清县的石匠们萧山事件苏州的乞丐们胥口镇奇事官僚机制对妖术的处理第二章 盛世弘历治下的镀金时代一个令人鼓舞的故事长江下游社会劳动力的解放民众意识中的盛世人口、物价与金钱不平衡发展向外部与下层的人口流动妖术、敌意与焦虑第三章 或现或隐的威胁关于谋反罪的看法对于征服年代的回顾弘历面对谋叛由汉化带来的腐化八旗精英文化的传播江南问题第四章 罪的界定源于南方的罪恶发生在山东的案例蔡廷章 初识魂魄之力靳贯子路遇算命先生韩沛显拜请术士为师李绍舜沦于妖人为奴《大清律例》中有关妖术的条款“十恶”条款下的妖术礼律条款下的妖术刑律条款下的妖术国家与超自然力量对“叫魂”应如何处置?第五章 妖术大恐慌的由来躯体与灵魂灵魂与躯体的可分离性自愿与非自愿的灵魂丧失头发与邪术妖术预防法对于僧道的怀疑官方对于僧道的处置僧道、乞丐与普通百姓乞丐的社会恐怖活动第六章 各省的清剿弘历的行省官僚肱股心腹信息系统江南的隐情一些尴尬的发现现场的眼线浙江的撇清来自山东的进一步线索张四儒的厄运接踵而来的危机一个防范妖术的案件河南的执法阴谋的升级救世的追求第七章 妖首的踪迹妖术西行运河上的妖术对嫌犯的围捕两心相悦的奸情一个冥顽不化的嫌犯第八章 终结民间的诬告家内的谋反一个顽固的债主被告席上的叫魂犯张四儒的坦白剪辫首犯的故事一个愚蠢的错误旅途横祸说服弘历与官僚机器算总账终结第九章 政治罪与官僚君主制官僚君主制中的常规权力和专制权力君主对官僚的控制效率的监督和指导三年考绩常规控制的制度障碍弘历对常规控制的失望庇护对抗纪律揣摩上司的意图弹劾的障碍特殊的考评制度来自现场的机要报告弘历对新常规的拒绝宫中陛见制度上层制度:“政治任命”礼仪行为叫魂危机中帝王控制的运作严饬属下重申官场规范强化个人关系官僚的抵制忙而不动:吴绍诗在江西转移视线:对苏州教派的迫害统一步调:觉性案件常规化:转移到安全轨道作为一种社会制度的官僚君主制第十章 主题和变奏君主:真实和幻影知识阶层和大众对妖术的看法普通民众:权力的幻觉官僚制度:谨慎的喝彩参考文献书目致谢索引译者后记《叫魂》译后——翻译札记及若干随想吴石匠其实什么也不会。他知道,在一般人的想象中,石匠同木匠及其他工匠一样,拥有凶险不祥的魔力(对此,我将在第五章中予以解释)。他无疑是知道沈农夫重述的那些流言的;但他更怕自己被牵扯进叫魂的罪恶勾当。于是,他立即召来了当地保正,将沈农夫扭送德清县里盘问。阮知县下令将沈农夫打了二十五大板后才许开释。然而,妖术问题给吴石匠带来的麻烦却并未就此结束。过不多久,他就会被卷入一场公众歇斯底里的大爆发中。早春的一个傍晚,一个名叫计兆美的德清人正在一位新近过世的邻居家中帮着料理丧事。在回家的路上,他喝了几杯酒。回到家里时已经筋疲力尽。叔叔疑心他是在外面赌了钱,便打了他一顿。计兆美既羞又怕,从家里逃了出去,走了六十多里路到了省府杭州,打算在这里靠乞讨为生。4月3日的三更时分,他不知怎么来到了离杭州有名的西湖不远的净慈寺前。一个路人对他的口音起了疑心。当计兆美承认自己是来自德清的时候,已被一大帮人团团围住。人群中有人高声喝道:“你是德清人,半夜三更到此,不是做贼,定是因为你们那里造桥,来到这里叫魂的!”人们的怒火被煽动起来,他们抓住这个外乡人,拳脚相加地殴打他。打过一阵后,他们又把他拖到当地保正的家中。保正将计兆美捆在一张板凳上,恐吓他道,如果再不讲实话,就还要拷打他。计兆美已是伤痕累累,又被这一切吓坏了,便胡诌出一个故事,说他确实是来叫魂的。“你既是叫魂的,身上必有符咒”,保正厉声喝道,“从实招来,共叫过多少魂?”计兆美说,他身上本有五十张纸符,但已将其中的四十八张扔进了西湖。他用剩下的那两张咒死了两个孩子——孩子的名字是他胡编出来的。第二天,计兆美先被带到了营里,又从那里被带到了坐落于同一城市的杭州府钱塘县衙门。在那里,一位姓赵的县官向计兆美盘问:“你是从哪里得了这符咒的?又是谁在指使你干这叫魂的勾当?”计兆美曾经听说过有关德清县城桥工程的种种谣传,诸如木桩很难打到河底,石匠们需要借用活人的名字,以其灵魂精气来为他们的大锤助力,等等。他也听说过,为首承办的石匠是一个叫吴什么的,并隐约记得此人的名字中有一个“明”字,便回答说:“是吴瑞(?)明给我的。”石匠吴东明即刻便被押到了钱塘县衙门。当他被传唤时,其中隐含的凶险不祥定然已搞得他惶惶不安。所幸的是,计兆美未能从一干人中将吴东明辨认出来,他胡乱编造的故事因而也就不攻自破了。用刑后,计兆美承认他的全部故事都是出于害怕而编造出来的。此时,浙江地区的妖术恐慌已经引发了好几起扰乱人心而又稀奇古怪的事情。除了上述沈士良和计兆美事件外,值得一提的还有吴石匠的副手郭廷秀的遭遇。3月25日,一位现年三十五岁、名叫穆方周的采药人找到了郭石匠,企图诱使他将一个纸包植入桥桩后打入河里,这样,穆方周便可以把他当作术士交出去,向当局邀功请赏。郭石匠大怒,揪住穆,把他拖到了县衙门。在那里,这位失风的告密者因为无事生非而受到重杖,并带枷示众。这些事件搞得人心惶惶,省当局因而决定举办一次质询,让原告与被告当面对质,以便将此事作个了结。巡抚熊学鹏命令地方长官设立了一个由钱塘与德清两县知县组成的法庭。计兆美又一次未能从一干人中将吴石匠辨认出来。当局暗中搜查了吴石匠的家,没有发现任何与妖术有关的器物。阮知县早已在造桥的工匠中进行过个别调查,亦没有发现有将人名植入桥桩后打人河里的证据。原来所谓的妖术竟是如此!姓穆的采药人、沈农夫以及倒了大霉的计兆美都被置于杭州城门口带枷示众,作为对于盲目迷信的大众的一种警告。说到底,又有谁见过有人因叫魂的缘故而生病或死去呢?恰恰相反,倒是人们的轻信已经扰乱了民间的秩序。后来担任浙江巡抚的永德在给皇上的奏折中,就是得出了这种否定性的结论的。可是,要真正将对于妖术的恐惧从民众的记忆里驱除出去,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苏子图书 » 叫魂 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Soulstealers:the Chinese Sorcery Scare of 1768] 作者:(美)孔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