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苏子
小苏子PDF在线图书

指间的幸福 作者:纯白色

指间的幸福 作者:纯白色

指间的幸福 出版社:春风文艺出版社

指间的幸福 内容简介

指间的幸福 精彩文摘

《指间的幸福》以纯真的文字直面生活的复杂,用华美的图片抵消情感的钝痛。一部具有青春浪漫气质的文艺作品,呈现出一场盛大却落寞的爱情。历时一年多的创作,《指间的幸福》终于完成了,我希望你们——我的读者们能用一双真纯和包容的眼睛来面对我的这部作品。它是羞涩的,不仅仅因为它是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更因为它的彻彻底底的真实。它袒露了我内心里最后的伪装与善良。它是赤裸的,它的内容一片洁净,它的里面有我张狂的欢乐和黯然的泪水。我希望我的每一个读者都能在其中找寻到成长路途中真实的青春和青春里自己的影子。因为那样的青春,我们都曾经有过,或者正在经历着。1苏苏。苏苏是我的女朋友,更确切地说,是我曾经的女朋友。曾经这个词,只代表过去的某个时间段落,而无法形容现在和未来。每次当我使用它说话或者写作的时候,内心都会有种沧海桑田过尽千帆般的痛苦感受,难以言说。现在的我,未来的我,都已经失去了苏苏,她不再属于我,这已经成为事实。虽然我从心里一再否认这个事实,可是,这的的确确是事实。苏苏走了,和别人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苏苏走得很干净,留给我的,除了那长长的足够让我懊恼十辈子的回忆,就是手里这个淡蓝色的日记本。本子里记录的都是她曾经百转千回悲喜交集的心情轨迹,以及发生在她和我之间的点点滴滴。选择依偎在别人身旁的苏苏,也许已经不再书写,她摆脱了我,也撕裂了我们之间曾经共有的交集。没有笔尖的接触,这个本子一定也和我一样,满载寂寞却无处诉说。于是我轻轻地把它捧起,认认真真地在上边写下这样的文字:“爱情是一颗寂寞的子弹。从柔软的胸膛经过,打穿的仍然是寂寞。”丁若。皮肤白皙,容貌俊美,身材挺拔,气质优雅的男子。丁若就是我。多么兰心慧质的两个字,多么有文艺气息的两个字,统统被用在了我身上,并且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和我长相厮守,形影不离。这让我骄傲,这让我自豪,让我在茫茫的人海里能够顶天立地挺胸抬头地行走。丁若,也就是我,一个固执的人。在很多很多个日日夜夜里,一直固执地以为苏苏——我曾经的爱人,她也会像我的名字一样,始终缠绕着我,永远不会离开我,与我长相厮守,对我不舍不弃。可是有一天,我发现我错了,错得那么彻底,那么不可原谅。苏苏走了,头也不回地走了,甚至连离开的样子都是那么决绝那么无情那么不留余地那么让我肝肠寸断。原来,白日梦的下半场是,醒着的人告诉我:你要是真困了的话,回家洗洗睡吧。2烦。烦。烦。闹钟居然又开始响了。正梦着漂亮姑娘,出早操的时间就到了,要说这事儿还真是烦。高中时候风餐露宿,经历了好几年的早自习,早已经度日如年,好不容易混到大学里,还以为终于可以掉进温柔乡,没想到竟然还要继续赶在太阳的前方。我一边穿衣服,一边在宿舍里宣传着从海外版男性健康杂志中了解到的“先进”保健思想:“据国外最知名的医学专家考证,其实早上锻炼是一个完全错误的做法。清晨正是树木大规模释放二氧化碳的时候,我们在这个时间段活动,吸进肺里的全都是废气。”宿舍里顿时响起掌声一片,貌似大家都很认同我所陈述的这个观点。我为这个环境感到由衷的骄傲,但是后来本宿舍的全体舍友却被苏苏批判为“懒惰者同盟”。我们的宿舍是215号,号称住了一水儿的“帅哥”,当然此说法仅仅是号称,只在宿舍内部得到了公认,如果稍微扩大一下调查的对象,百分之一百的结果是我们六个中的一半以上要被归入影响市容的那部分人的行列之中。小段是我在宿舍里认识的第一个同学,也是后来在班上和我关系最铁的同学。我家距离人民大学交通还算方便,因为怕人多,所以入学的时候我提前一天跑到学校报到。交完学杂费之后,我成为第一个走进215宿舍的学生。当时宿舍里还没有人来,我就挑了一个靠近窗户的二层,把随身携带的黄色帆布书包扔在上边表示此床位已被占,就匆匆赶往工人体育场去看北京国安队VS上海申花队的甲A足球比赛去了。直到开课的前一天晚上,我才掐着点儿回到学校。当时好像是十点钟,从窗户看过去,宿舍里已经一片黑暗。推门,竟然发现门从里面插住了,我被堵在了外边,进不了宿舍。于是我开始敲门,一下又一下。开始敲的时候我还比较温柔,把食指和中指弯曲收着劲儿用骨节来敲,但是敲了十来下竟然没反应,心里开始烦躁起来。我一个人站在狭窄的过道里,闻着对面卫生间里传过来的一阵阵恶臭,熏得我直头晕。于是手上又加了些劲儿敲了几下,还是没反应,我的爆脾气“噌”地一下子就上来了,索性握紧了拳头抡起来开始使劲地砸门。要说还是善者被人欺,玩出狠点儿的举动果然是有效,刚砸了没两下,就听见屋里边传来由远及近的拖鞋声,紧接着是开锁的声音,随后门也“吱扭”一声打开了。屋里很黑,我侧身进屋,先顺手拉开了灯,看清了给我开门的同学,该同学就是小段。“大家都睡了,你动作慢一点儿。”小段说话的时候有很浓的山西口音。当时小段的言行一举奠定了他在我心目中崇高的地位,原因如下:一、他是唯一愿意从睡梦中醒来给我开门的好同学(其实后来才知道他有轻度的精神分裂症,晚上入睡的难度比较大);二、他比较具有集体主义精神。鉴于上述对小段的好感,我还是很愿意浪费些宝贵的笔墨来对他进行一番深入浅出的描述。小段的老家位于山西省平遥市的西郊,紧挨着传说中著名的旅游景点——乔家大院。张艺谋拍《秋菊打官司》的时候,小段正上高中,恰好是荷尔蒙浮动、春心荡漾的美好季节,而在电影中把陕西妇女秋菊演绎得出神入化的巩俐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小段的梦中情人。巩大美女从此以后长期影响着小段同学对女性的审美趋向,高个子虎牙大胸脯冷漠的眼神雍容的气质,具备以上条件的女生均可以成为小段孜孜以求的目标。从中学到大学再到工作,小段一直都在为找到这样的女性而作着不懈的努力,可惜一直未果。从外形上来看,小段有两个基本特征,其一是身材极为“强悍”,基本上是属于过来一个男性公民就比他高的那种。其二是会当凌绝顶,少年脱发,脑门儿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鉴于小段同学的以上两个特点,我们一帮兄弟曾集体建议小段及时调整择偶标准,以免他日后孤单地老去,崩溃在爱与恨的边缘。可是小段的思想较为顽固,始终抱着一种死磕到底的决心。我曾经给小段介绍过一个各方面条件不错的北京女生,但是小段说啥也不同意,拒绝的理由是该女生身高不足一米五,非说本来他自己就低,要是再找个这样的女生,必将严重影响下一带的优生优育。我们这一群人是轮番给小段摆事实讲道理,对其施展糖衣炮弹唾沫轰炸,说什么负负得正啦,说什么浓缩的都是精品啦。怎奈小段这厮咬定青山不放松,就是不允,愣是气得我一哥们儿冲着他直喊:“你丫以为你是姚明呢?”生活中的小段特别善于分析。从晚餐食物中的营养成分到扑克游戏中的出牌顺序,从普京的家庭地位到罗德曼(前NBA著名球员)的发型设计,小段都能运用技术手段进行一段深入浅出的分析,然后还能够强词夺理地讲出一大串让你不得不信服的理由来,这种本事让人眼界大开叹为观止。当然小段同学的苦恼也有很多,除了爱情以外,长期困扰着小段的就是他那聪明得绝了顶的脑袋。据他自己分析,导致其脑袋寸草不生的原因是他在八岁的时候吃错了药,把红霉素误以为黄连素而大量服用后产生药物不良反应以及后遗症。小段在脱发的早期,因为年龄小,不关心外表,所以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期,直到进入了大学,才恍然明白头发对于塑造男性健康形象的重要作用,遂果断采取补救措施,一时间动物凶猛,在几年的时间里,小段几乎使用了市场上能见到的生发剂,包括著名的章光101、韩勇9+9、生发一洗灵等等,然而效果甚微。数万元的投入、反反复复的轮回之后,小段终于明白,生发对于他而言,也许真的是一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3我在这里要说的是我的叙述可能是凌乱的,并不完全按照事件发生的先后顺序来排列。因为我觉得回忆应该就像是从打翻的酱油瓶里流出的酱油,哪个化学分子先流出来,完全是随机的。其实另外还有一个我不愿意公开的原因,那就是我记得中学时候我的语文老师告诉我,完全按照事物的发生顺序进行叙述是一种较为低级的写作方法。4由于我从小就身高臂长,肌肉结实,高中一入学就被“以貌取人”的体育教研组选进了学校运动集训队,经过一番拉练与测试之后,被确定主攻的项目为短跑和跳远。每天下午别的同学在教室里安静地上自习的时候,我就穿着运动衣、短裤和跑鞋在学校的操场上训练。运动队的教练姓林,白白净净的大高个儿,据说是练武术出身,一个指头就能把厚厚的砖头给击穿。林教练整天虎着个脸,害得我们在训练时格外投入,一点儿也不敢马虎。整个集训队大概有十五六个人,以高年级的居多,新生就只有我和苏苏。苏苏是练跨栏的,大眼睛,扎一根乌黑的辫子。她非常喜欢笑,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很白。集体在操场跑圈的时候,苏苏总是习惯跑在最后,我并肩跟着她,一边跑一边和她套瓷。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苏子图书 » 指间的幸福 作者:纯白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