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苏子
小苏子PDF在线图书

百国大使谈中国1 内容简介

百国大使谈中国1 内容简介

百国大使谈中国1 目录

百国大使谈中国1 精彩文摘

文明,犹如生命,有它的起源和归宿。中华民族的文明,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从未间断过的文明。这是它的韧性。韧,可以使之不毁;刚,可以使之崛起。厚积薄发的中国,刚柔相济,当下正在上演着大国的崛起。中国的崛起,打破了西方世界的既有秩序,重塑了新兴世界的发展框架。《“天下视点”丛书:百国大使谈中国(1)》通过各国驻华大使从中国历史演进的时间维度和纵观世界发展的空间维度的全方位探讨,期待求解中国未来的发展趋势,世界眼中的中国,以及全球共同面临的和平、环境、资源、一体化等国际问题。各位驻华大使在此为您讲述21世纪的全球智慧。中东篇沙特阿拉伯大使土耳其大使伊拉克大使前约旦大使欧洲篇爱尔兰大使芬兰大使丹麦大使克罗地亚大使斯洛文尼亚大使大洋洲篇前任澳大利亚大使拉丁美洲牙买加大使哥斯达黎加大使厄瓜多尔大使专访非洲篇肯尼亚大使澳大利亚是全球领土面积第六大的国家,国土比整个西欧大一半。澳大利亚不仅国土辽阔,而且物产丰富,是南半球经济最发达的国家,是全球第四大农产品出口国,也是多种矿产出口量全球第一的国家。澳大利亚拥有很多自己特有的动植物和自然景观。澳大利亚是一个移民国家,奉行多元文化,大约四分之一的居民出生在澳大利亚以外。澳大利亚也是一个体育强国,是全球多项体育盛事的常年举办国。澳大利亚有多个城市曾被评为世界上最适宜居住的地方之一。澳大利亚是G20和多个国际组织的成员,也是最早倡议成立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的国家。下午好。今天下午我们很荣幸地请到了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芮捷锐博士接受我们的专访,欢迎芮捷锐博士。虽然您已离开岗位27年了,但是现在许多人仍称您芮捷锐大使。事实上,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在过去20多年间,您目睹并见证了中国经济增长及中国崛起的过程。由于中国创造的经济奇迹,在中国变得强大的同时,世界也意识到了中国庞大的规模和中国的与众不同。对于许多澳大利亚人来说,看到中国经济规模的快速扩张,他们可能很难理解。作为经济学家及前驻华大使,您会如何向澳大利亚人民解释中国的崛起呢?我很荣幸能见证30多年来中国的改革及经济发展,并目睹人类历史上最惊人的经济发展。作为经济学家及经济历史学家,能直接看到这一切,那真是太奇妙了。很明显,在过去30年间,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人们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适应这一变化。澳大利亚人也一样。现在对于澳大利亚人来说,中国是最大的出口市场、最大的游客来源,也是最大的外国留学生来源。澳大利亚在经济上完全依赖中国,而这些都是在很短时间内发生的。因此人们对此感到困惑,这很自然。现在整个方向发生了变化,但是澳大利亚人民对中国的总体看法是完仝积极的。我们希望看到中国的经济增长,它提高了我们的生活水平。(由于中国的发展)现在澳大利亚的贸易额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因此我们希望看到中国的经济增长。这是一件大好事,它极大地改变了澳大利亚,并将继续改变澳大利亚。在过去4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澳大利亚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中唯一继续保持良好增长势头的成员国。这其中有何秘方?在这方面,中国又发挥多大的作用?澳大利亚推m了一套经济刺激计划。我们通过财政政策来实施刺激计划,但中国是通过货币政策来实施刺激计划。我国的经济刺激计划,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与中国的刺激计划的百分比是大体相同的。中国经济的发展极大地促进了澳大利亚经济的发展,帮助我们度过了经济危机,我们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中在全球金融危机面前唯一没有经历经济滑坡的国家,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中国的经济增长。澳中关系一直非常融洽。澳大利亚与中国是老朋友了,我们在历史上没有仇恨,也没有问题使我们之间产生分歧。多年来,我们一直密切合作。展望未来,我们需要做的是进一步加强两国关系。我们需要高层对话、定期对话,需要商务论坛,需要展开双轨论坛。在我担任大使时,我始终认为美国是澳大利亚的榜样。我对中美关系一直持很乐观的态度,因为我认为中美之间的联系纽带太深厚了,中美关系是建立在多层次基础上的。您认为中澳是否有望签订双边自由贸易协定?遗憾的是虽然您在过去进行了长期的努力,但走中澳自由贸易协定一直未达成。您认为哪些因素能促使自由贸易协定达成?这是个难题,因为我是澳中自由贸易协定的发起人,这是我最初提出的想法。当时我说服时任外交部长及总理霍华德,我们是从2005年着手进行的,很失望,澳中自由贸易协定至今仍未达成。我们能达成,我认为我们应该达成。我们只是需要确定一系列共同目标并就此达成一致意见。我认为我们浪费了太多的时间考虑理论问题、成果问题而不是实质性问题。您认为什么因素将促使自由贸易协定达成?这个很难说。我认为一个诱导因素是多哈回合(贸易谈判),但似乎没有任何进展。政府将寻求多哈回合以外的其他自由贸易公约。我认为中国没有参加的泛太平洋合作组织可以提供机会,设法为设立双边贸易协定创造机会。您刚才提到泛太平洋合作组织,这是美国重新介入亚太地区的一个重大举措。众所周知,澳大利亚前总理罗伯特·霍克先生发起了亚太经济合作组织,该组织领导了亚太地区的许多新经济议题。澳大利亚也是东盟十加六组织中的一员。您认为在亚洲地区,中国、美国及澳大利亚应该如何协作,以对整个亚洲地区的稳定及繁荣做出贡献?关于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你说得没错。我是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的前大使,对亚太经济合作组织我怀有非常坚定的信念。澳大利亚前总理保罗·基廷于1993年在西雅图与比尔·克林顿先生创建了APEC领导人峰会。白1992年开始,现在每年都召开一次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峰会。在我担任大使时我曾说过,如果没有亚太经济合作组织.那么一定会有人去创建它。亚太地区的许多重大问题都是在这些框架内取得进展的,这是澳大利亚外交对该地区做出的重大贡献。区域性组织至关重要,但是我与许多人想的不同的是目前世界上有所谓的G2。正如我以前所说的,CJ2值得一提,G7或G8是缩写符号。但是现在我们有G2,就是中美两国一年一度的战略与经济对话会议。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因为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大国每年相聚一次。作为政府官员,我知道这需要做大量的T作。不只是两国领导人在会议上露面握手进行另一轮对话,这需要两国高层政府机构长达数月的艰苦T作,这才是真正实质性的问题,我认为这就是未来。因此泛太平洋合作是非常有价值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是有益的。能促成与中国签订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我的确感到很高兴。但是在形成世界格局方面,我所称的G2,也就是中国与美国成为了驱动世界的关键力量。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苏子图书 » 百国大使谈中国1 内容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