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就懂的春秋史 作者:王维俊

一看就懂的春秋史 作者:王维俊

一看就懂的春秋史 出版社:中国法制出版社

一看就懂的春秋史 内容简介

一看就懂的春秋史 目录

一看就懂的春秋史 精彩文摘

在王室衰微,诸侯不安的时候,楚国国君熊通自立为王,快速崛起于南方,登上春秋舞台。与此同时,齐国任管仲用新政,尊王攘夷,让齐桓公成为了春秋*一霸主。接着,处于西方的晋国、秦国开始觉醒,用贤人,谋发展,晋文公、秦穆公紧接着称霸。宋国的宋襄公也高举仁义大旗,意图称霸。在这大争之世,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有太多壮丽的故事:晏子使楚、赵氏孤儿、西门弭兵、虢地会盟、三桓动乱。当然,让人慨叹的还有伍子胥的恩怨,楚昭王的酸楚,越王勾践的卧薪尝胆以及孔子的周游、孟子的感叹、范蠡的离去……|第一章|乱世序幕:周室权威的衰落平王东迁洛邑城 / 003成也分封,败也分封 / 007一部让乱臣贼子恐惧的史学巨著 / 011熊通自立为王,楚国登上春秋舞台 / 015昙花一现的郑国霸权 / 019那一天,天子中了一箭 / 023秩序失衡的缩影 / 027|第二章|管仲治齐:春秋第一霸主小白即位,管仲为相 / 033挥舞着的经济大棒 / 037曹刿的理论性胜利 / 040齐国的第一次“联合国”大会 / 043在尊王攘夷的旗帜下行动 / 046不同选择的晋国内乱 / 049假虞灭虢事件始末 / 053葵丘会盟,桓公登顶 / 056|第三章|表里山河:晋国称霸中原“霸”的权力和责任 / 063不名誉地被俘 / 068饿死的霸主 / 072宋襄公兵败泓水 / 075天然大国的发展 / 079晋楚百年恩怨的开始 / 082让秦人再哭五十年 / 086争霸赛的第二轮 / 091化装逃跑的齐顷公 / 095|第四章|双王并立:楚国崛起于南方灭国狂人秦穆公 / 101春秋小国被灭的样板事件 / 104一鸣惊人的楚庄王 / 107让我们学习敌人吧! / 111称一下国家到底有多重 / 114无法磨灭的“赵盾弑其君” / 118“其无后乎”的诅咒 / 123宋郑两国的不同遭遇 / 126|第五章|百年战争:战争带来文明飞跃生产力发展带来的初税亩改革 / 133不是天子,也作六军 / 137美女引起的大骚乱 / 141鄢陵之战:一次百万规模的战争 / 144你死我活的内部斗争 / 150继承制度落后带来的国家衰败 / 154|第六章|黄金时代:士阶层的崛起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 / 159一顶绿帽引发的血案 / 164“联合国和平大会”召开 / 168三桓分鲁 / 173又一个倒下的贵族栾氏 / 177公开的法律才是好法律 / 181士大夫和国君之间的政治博弈缩影 / 185|第七章|吴越争霸:春秋争霸的尾章烈火烹油大楚国 / 191柏举之战(上):吴国霸业的开端 / 194柏举之战(下):楚国衰败的起点 / 198晋国称霸战争的终点 / 202槜李之战和夫椒之战:地缘决定的国家争斗 / 205南北水运沟通的开始 / 208|第八章|列国分崩:古典中国时代结束子贡一出动天下 / 213后来居上的大越国 / 217姑苏城里硝烟弥漫 / 221勾践灭吴,霸业残响 / 225圣人已死天下乱 / 229假虞灭虢事件始末昔我往矣,黍稷方华。今我来思,雨雪载途。王事多难,不遑启居。岂不怀归?畏此简书。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既见君子,我心则降。赫赫南仲,薄伐西戎。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执讯获丑,薄言还归。赫赫南仲,玁狁于夷。——《诗经?小雅?鹿鸣之什?出车》晋国的内乱并不能掩盖晋国当时的狂飙突进,可以说从晋献公进行改革开始,晋国就一直处于对外扩张的进程中。晋国对南扩张的路上,有两个障碍——虞和虢。两者都是周的封国,此时的虢国比较强大,它的疆域北至黄河以北的下阳城(今山西平陆县南部),西达今陕县、卢氏,南达今嵩县北部,东至今渑池县境,其都城为上阳城(今三门峡市区李家窑村一带)。而毗邻晋国的虞国比较弱小,但地势险要,是晋国通往虢国的必经之路。虢、虞两国相互依存,结成联盟,抵抗晋国的蚕食。公元前668年,晋国入侵过虞国,遭到顽强抵抗,最后铩羽而归。回来后晋献公问国内的大臣:“怎样才能顺利通过虞国呢?”大夫荀息(晋国六卿中知氏的祖先)说:“虞国国君是个目光短浅、贪图小利的人,只要我们送他价值连城的美玉和宝马,他就会转而与我们结盟的。”晋献公有点儿舍不得自己的珍藏品,支支吾吾不肯做决定。荀息看出了晋献公的心思,就说:“虞、虢两国是唇齿相依的近邻,虢国灭了,虞国也不能独存,您的美玉、宝马不过是暂时存放在虞公那里罢了。”经过劝说,晋献公采纳了荀息的计策。公元前658年(晋献公十九年),晋献公对虞公说:“早先我的先君庄伯、武公平定晋国内乱时,虢国常常帮助他们讨伐我们,又收留晋国逃亡公子,如果不加诛灭,将给后代子孙留下隐患。”虞国虽然同意借路,但是只允许小规模部队过境。于是晋国就派出精兵讨伐虢国,攻下下阳后凯旋而回。公元前655年(晋献公二十二年),晋献公再次向虞国请求借路讨伐虢国。虞国大夫宫之奇向虞君进谏说:“不能借路给他,否则虞国就会灭亡。”虞君说:“晋国与我是同姓,应该不会攻打我们。”宫之奇反唇相讥,现在这个时代连同族都开始相残了,何况还是有着篡位传统的晋国呢。他用“曲沃代翼”事件打比方,说:“再说虞国与晋国的亲近能胜过晋君与桓叔、庄伯的亲近吗?桓叔、庄伯的家族有什么罪,晋君竟全部诛灭了他们。虞国与虢国,是嘴唇与牙齿的关系。嘴唇没有了则牙齿就寒冷。”可是虞公得到了晋国的大笔贿赂,不听劝告,就答应了晋国。当时,虢国君与犬戎正大战于桑田(今灵宝境内),听说晋军入侵,边境要塞下阳再次失守,急忙回师相救。犬戎大军追袭于后,虢军大败。虢国君幸免于难,回到都城守御,但是已经失去和晋国军野战的兵力了。晋军围上阳五个月,城中粮柴俱绝,士卒疲惫,百姓日夜号哭,城池岌岌可危。虢国君说:“我的祖上曾经是周天子的卿士,怎能对一个诸侯卑躬屈膝?”于是,虢国君乘夜开城,带公族突围,率家眷奔往京师洛邑。晋军随即攻入上阳,灭亡虢国。晋军回师时,袭击虞国,俘获了虞君,迁走了虞国的宗庙,让手下的士大夫继承了虞国的祭祀。荀息牵来以前送给虞君的马呈给晋献公,晋献公感叹着说:“马还是我的马,可惜老了。”——晋献公其实也一半是感慨自己,他当时已经五十多岁了。假虞灭虢之后,晋国的领土南接黄河,和周王室的直接属地接壤,可以说真正踏入了中原腹心地区,具备了争霸的条件。不过还没有等到晋献公开始争霸,他的时间就过去了。公元前651年,晋献公病情加重,就对荀息说:“我把奚齐作为继承人,他年龄小,大臣们不服,恐怕会有祸乱,您能保护他,让他成为一个真正的国君吗?”荀息说能。晋献公就问用什么做凭证。荀息竖起手掌发誓说:“他日我们在九泉之下相见,我不会觉得愧对您,这就是我的誓言。”——之前,发誓都是对神明许下诺言,这是中国历史记载的第一次对个人的发誓。同年九月,晋献公去世。荀息担任国相,主持国政。相国荀息按照献公的遗命,奉奚齐为晋侯,骊姬为国母。奚齐登位后,悄无声息地对军事大权进行调整。然而,十月,晋献公的葬礼还没有结束。重臣、太子申生的老师里克就在守丧的地方杀死了奚齐——更加可悲的是,所有的晋国大臣都对此作壁上观。荀息心中悲愤,准备以死来面对自己的誓言,有人说不如立奚齐的弟弟悼子并辅佐他,那样也可以面对晋献公了。于是,荀息坚持立场,立悼子为君。后来,十一月里克再次发动政变,这次是在朝堂聚会上杀死了新君悼子。万般无奈,荀息在悲愤中自杀。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