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苏子
小苏子PDF在线图书

走出晚清 涉外人物及中国的世界观念之研究(第2版) 内容简介

走出晚清 涉外人物及中国的世界观念之研究(第2版) 内容简介

走出晚清 涉外人物及中国的世界观念之研究(第2版) 目录

走出晚清 涉外人物及中国的世界观念之研究(第2版) 精彩文摘

晚清的变局是千古未有之变局,那是动了我们的文化之根的。应对这个变局的精神动力和学术基础,必然也来自传统文化的根基。打开晚清这本书,我们看到的决不仅仅是屈辱,我们应该批判地看到传统文化的自律、自觉和自强的精神。当然这些人物的经历是旧的文化所做的奋力一搏,但绝对不是最后的抵抗。他们的言行反而成为一种新的历史积淀,因而也成为我们现在反观自身和迎接全球化冲击的新的起点。走出晚清的起点就是正视那段历史,抛弃晚清情结。走出晚清后的随想: 一个“明朝遗民”的精神穿越(再版代序)第一版序上篇 走出晚清第一章 勇气与遗憾:林则徐禁烟与近代中外关系的起始第一节 勇于任事第二节 林则徐禁烟的背景和动机第三节 林则徐禁烟的措施第四节 另一个角度:英国决定开战的理由和线索第五节 林则徐之被革职第六节 鸦片战争没能真正打开中国的大门第二章 用地图打开帝国的视野:魏源第一节 没有做多大的官,却做了大学问第二节 “从经世致用”到“师夷长技以制夷”:从危机中走向世界的魏源第三节 从《圣武记》和《道光洋艘征抚记》看魏源的爱国御侮主张和 鸦片战争观第四节 从《海国图志》看魏源的“师夷长技以制夷”思想第五节 《海国图志》对中国及日本的影响第三章 给外交以空间:徐继畬第一节 宦海沉浮第二节 与此土为安危第三节 遭受冷遇的巨著第四节 被误解的对外主张:神光寺事件和晚年徐继畬第四章 内用黄老,外示儒术:曾国藩从自我人格的完善到儒家思想的 国际化第一节 书生曾国藩第二节 大帅曾国藩第三节 洋务倡导者曾国藩第四节 对外关系中的“忠、信、笃、敬”:儒家伦理的国际化第五节 天津教案对错之辨:“外惭清议,内疚神明”第六节 选送幼童出洋留学:遗憾的结局第五章 海防与塞防并重:左宗棠的对外活动和主张第一节 “湖南不可一日无宗棠也”第二节 确立海防观念,创建福州(马尾)船政局第三节 西北边疆危机第四节 左宗棠和“海防与塞防之争”第五节 湖湘子弟满天山第六节 主战与“诎以求伸” 100第六章 超前认识带来的悲剧:郭嵩焘及其对外思考第一节 力劝曾、左出山的人第二节 从“谢罪”大臣到首任驻外公使第三节 郭嵩焘所受之攻讦及其“罪状”第四节 郭嵩焘的外交活动和外交思想第七章 近代化的困境:千古变局中的李鸿章外交第一节 李鸿章之兴衰第二节 李鸿章外交的困境:中西外交观念的差异及李鸿章内在的压力第三节 李鸿章的时代感第四节 李鸿章的国家观念和开放的思维第五节 李鸿章的现实主义外交(1870-1894)第六节 对李鸿章的评价第八章 外交毕竟还是一个更好的武器:曾纪泽的外交第一节 大器晚成第二节 曾纪泽的知识构成和思想倾向第三节 两宫召对,准备出使第四节 考察西方民情风俗,尊崇独特的中华文明第五节 伊犁交涉,虎口索食第六节 中法交涉,无力回天第九章 热衷洋务的亲王:恭亲王奕訢第一节 绸缪宫府,定乱绥疆第二节 从竞争皇位失败到留守北京议和第三节 创设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第四节 开展近代外交,走向世界:代价及成果第五节 为御外侮,支持创办海军第六节 坎坷的一生,苍凉的晚年第十章 仇外与媚外之间:慈禧第一节 太后的政治生涯第二节 慈禧的身世之谜第三节 辛酉政变:慈禧登上历史舞台的决定性步骤第四节 洋务运动时期的慈禧:玩弄平衡技巧第五节 从戊戌变法到义和团运动:慈禧对内政外交的激烈态度第六节 为时已晚的“新政”第七节 如何评价慈禧?下篇 走出传统世界观第十一章 从两个世界的碰撞到西方的入侵第一节 引言第二节 天下观念的历史考证第三节 朝贡体制第四节 天下观念的影响第十二章 涌动的东亚: 明清易代时期东亚政治行为体的身份认同第一节 近代中国研究的模式问题第二节 以夷变夏: 满洲身份认同的演变及其对传统价值观的颠覆第三节 明末遗民身份的迷失与重新认同第四节 郑氏集团的身份迷失与重新认同第五节 南明身份的迷失: 信仰和王朝利益瓦解了传统统治者的身份第六节 朝贡身份认同的瓦解: 朝鲜和日本对明清易代的反应第十三章 身份认同: 韩国对中韩历史的选择性叙述与中韩关系第一节 韩国历史叙述的选择性: 历史悲情主义第二节 身份认同的争论第十四章 漠视的代价: 甲午摊牌以前中国对日关系的症结第一节 日本对朝贡体制的冲击第二节 晚清日本对中国的清醒认识第三节 结语: 似是而非的高调日本观主要参考文献后记一个月后,道光帝在批复穿鼻战报时变得更加强硬,命令停止对英贸易,并放弃追查凶手和要求具结。上谕说:“著林等酌量情形,即将英吉利国贸易停止,所有该国船只,尽行驱逐出口,不必取具甘结。其殴毙华民凶犯,亦不值令其交出……并著出示各国,列其罪状,宣布各夷。俾知英夷自绝天朝,与尔各国无与,尔各国照常恭顺,仍准通商。”一句话,道光帝生气了,不想和英夷交往了。这种鸵鸟政策无疑全盘否定了林则徐正在追求的区别对待禁烟和正常贸易的政策。道光帝在蛮干。不过,他又令人惊讶地任命林则徐为两广总督(1840年1月5日)。这是在把所有责任逐渐向林则徐转移吗?上谕中特别指明:“林则徐已实授两广总督,文武皆所统属,责无旁贷。倘查拿不能净绝根株,唯林则徐是问。”②英国远征军正在组建、集结,“净绝根株”不但不可能,天朝就要面临前所未有的打击了。林则徐在1840年上半年主要在加强海防,攻固炮台,反对“封关禁海”。他意识到可能发生“边衅”。这已经不是当初所设想的局面了。英军于7月6日侵占定海。接着北上大沽口,直接对统治中枢施压。由于通讯和交通方面的原因,在7月到8月这段关键的时间内,道光帝陆续收到自林则徐(广东)、乌尔恭额(浙江)、琦善(天津)等方面的奏报,由于英军行动迅速,道光帝收到的奏报内容也不断变化,开始还嘉奖林则徐,在得知定海失陷后不免大怒,下令调闽浙、两江兵力“合剿”。但8月9日收到琦善关于天津防务的奏折后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表示可以接受夷人的禀帖。8月17日,琦善接受巴麦尊致中国“宰相”书。表明清廷的主剿信念动摇,转而论“抚”了。道光帝对林则徐的恼怒体现在他8月21日收到林则徐《续获人烟枪具折》的批示上。林是一个月以前具奏的,当时情形和道光帝收到奏折后的情形已大不一样。道光帝用朱批形式斥责林则徐:“外而断绝通商,并未断绝;内而查拿犯法,亦不能净,无非空言搪塞,不但终无实济,后生出许多波澜,思之曷胜愤懑,看汝以何词对朕也。”③道光帝刚收到巴麦尊的照会三天,其对林则徐的恼怒程度,可想而知。因为道光帝天真地、自大地把英国人的要求真的当成了“要求皇帝昭雪申冤”–即处分林则徐。道光帝在大军压境的情况下,完全失去了天朝帝王的风度,乱了阵脚,只要能把英舰退去(哪怕只是回南方),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何况撤换林则徐。8月20日,道光帝就已向琦善发了两道谕旨,一是指示如何满足英方申冤,二是向英方宣布:“大皇帝统驭寰瀛,薄海内外,无不一视同仁,凡外藩之来中国贸易者,稍有冤抑,立即查明惩办。上年林则徐等查禁鸦片未能仰体大公至正之意,以致受人欺朦,措置失当。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苏子图书 » 走出晚清 涉外人物及中国的世界观念之研究(第2版) 内容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