鎏金舞台 歌剧的社会史 内容简介

鎏金舞台 歌剧的社会史 内容简介

鎏金舞台 歌剧的社会史 目录

鎏金舞台 歌剧的社会史 精彩文摘

在《鎏金舞台:歌剧的社会史》中,斯诺曼从大社会史的角度来阐述歌剧的身世,把歌剧的产生、发展和对未来命运的预测,与政治、经济、文化以及与大众、小众群体紧密相联,充分展现了四百余年来歌剧作为贵族和上流社会晚间的娱乐消遣,是怎样从意大利北部城市威尼斯的宫廷和教堂起步,逐步蔓延至整个欧洲的宫廷和上流社会,最后走向全球化的;又是怎样从象牙之塔变为下里巴人的娱乐的。作为一部严肃的学术专著,《鎏金舞台:歌剧的社会史》具有无可挑剔的学术性,同时拥有奇妙的可读性,在作者优美的笔调之下,无论是歌剧创作的金融风险、歌剧院之间的激烈竞争,还是19世纪经常发生的由煤气灯引发的歌剧院大火,都仿佛令人置身各个历史的“歌剧时代”,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巴黎在被占的那些年里,迎来了一连串顶级歌剧院的访问,其中包括1941年由卡拉扬带领、并由威尼弗蕾德·瓦格纳随同的柏林国家歌剧院的来访”一段。书中对歌剧的未来有着一个开放式的乐观设想,也让人对中国歌剧的未来浮想联翩:中国歌剧艺术起步较晚,其艺术形式真正形成的标志是1945年诞生的歌剧《白毛女》。序一序二导言第一部分 从亚利安那到魔笛之旅(1600-1800)第一章 意大利歌剧的诞生第二章 意大利式的歌剧经营第三章 歌剧穿越阿尔卑斯和海峡第四章 莫扎特时代维也纳的文化融合第二部分 大革命和浪漫主义(1800-1860)第五章 拿破仑与贝多芬第六章 后拿破仑时代:歌剧与政治、艺术和商业第七章 歌剧抵达纽约及更广阔的边陲第八章 巴黎歌剧院第九章 伦敦大火第三部分 歌剧的复活(1860-1900)第十章 中欧和东欧的文化与政治第十一章 纽约的黄金时代第十二章 首席女歌手第十三章 驯狮人:指挥的权势第四部分 战争与和平中的歌剧(1900-1950)第十四章 歌剧走向西部第十五章 传播讯息第十六章 战争的影响第十七章 独裁统治下的歌剧第十八章 全面战争第五部分 歌剧的全球化时代(1945-)第十九章 浴火重生第二十章 创建美国歌剧第二十一章 歌剧席卷全球第二十二章 旧貌换新颜第二十三章 演出必将继续安娜·丽兹(Anna Renzi)是威尼斯的首席女歌手,是她那个时代的著名歌唱家。她“甜美的嗓音温柔地迷醉了观众的灵魂,令他们的耳目得到极大的享受”,她的一名仰慕者,戏剧家兼诗人朱利奥·斯特罗齐如是说道。丽兹在肖像画上是一位优雅而衣着华贵的年轻女子,精心制作的发型上装饰着花朵和珠宝,开衩的双色上衣腰身紧束,衣领和袖口镶缀着精致的碎花边。丽兹的手里拿着一张歌谱,她的双眼却会意而充满自信地望着观众。她是“言辞不多的女子,”斯特罗齐说:“她美妙的谈吐是如此得体、明智而合乎身份。”英国日记作者约翰·伊弗林,1645年6月当他还是位年轻人的时候,作为壮游旅行的其中一站,他来到了威尼斯。耶稣升天节的那一周,伊弗林去听了丽兹出演的歌剧,是有关吕底亚的大力神的故事。他印象非常深刻(虽然他觉得剧组里的“阉伶…‘胜过了安娜·丽兹”),并试图描述这种新艺术形式的吸引力:这个夜晚……我们去了歌剧院,在这里,喜剧和其他戏剧是以吟唱的音乐形式进行表演,表演者是那些最优秀的音乐家、歌手和乐手,舞台上绘制和摆放着各种变换的布景。有在空中飞来飞去的机械装置,以及其他奇妙的玩意儿;总而言之,这是人类智慧所能创造的最华丽、最昂贵的娱乐消遣……布景转换了13次……看得我们目不转睛,全神贯注,直到凌晨两点。在威尼斯,歌剧是狂欢节上的娱乐形式之一。狂欢节是冬季的节日,理论上是从圣诞节的第二天开始一直到忏悔节的最后一天,即大斋节的前一天,而实际上首尾都被延长了。这里面聚集着各种各样的自由思想家:性自由论者、幻想破灭的神父、像伊弗林那样年轻而富有的壮游旅行者,以及大量从意大利各地来这里寻求工作、金钱和观众的名声不佳的演员和音乐家。狂欢节期间,面具掩饰了穿戴者的身份,打破了社会(和性别)的障碍。只要不去惹城市当局的麻烦,生活完全可以自己做主。伊弗林在1646年1月再次造访了威尼斯,“想见识狂欢节的荒唐和疯狂”。他注意到“男人、女人、各阶层的人都将自己伪装在古代的装束之下,狂歌滥舞,在大街小巷穿行,各家各户门户大开,任人长驱直人”。在这儿,“滑稽演员完全自由,歌剧院大门敞开……江湖艺人的舞台遍及各个角落”。伊弗林写道:“我首先被三家贵族歌剧院的节目所吸引,那些嗓音和音乐太美妙了,他们当中最出名的就是名闻遐迩的安娜·丽兹”,后来他和他的同伴们还曾邀请她共赴晚宴。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