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苏子
小苏子PDF在线图书

那些书和那些人 内容简介

那些书和那些人 内容简介

那些书和那些人 目录

那些书和那些人 精彩文摘

由辛德勇所著的这部文集《那些书和那些人(精)》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记述的作者早岁求学以来身边亲友等与书有关的故事和感喟,第二部分为作者平时读书零札,大都为阅读古文献时的释疑之作,或解一字之疑,或探版式题名之真,言而有物,信而有证,亦往往有趣味在焉。版权信息自序家有楹书书长留,恩永在学着样儿多读些书书商梁永进陈东的离去一起买古书的老杨访书天下,拥书塞上历史所的夏老师索介然先生的书房与书向老与我的藏书好人邓自欣之书的故事田余庆先生印象追忆浦江关于所谓“新五代史”的书名问题哪儿来一个欧阳修?由所谓《新五代史》的名称论及新印《二十四史》的题名形式问题从《四库全书总目》的著录看清人对《欧史》本名的隔膜欧阳脩的文集哪里去了?明人刻书,人亦亡之旧梦已非孟元老同老名号考——谨以此文献给六十大寿的同老辛德勇小传随着“官二代”、“富二代”的流行,衍生出很多类似“血统论”的词汇,所谓“学二代”即为其中之一。对于文史学者来说,除了所从事的专业和领域之外,世代相传的,还有家里的藏书。所谓“书香传家”,形象地说,大概就是这个意思。看到有同行朋友,出生在这样的书香门第,对其家中藏书的艳羡,总是超过了他的家学熏陶。这是因为在我看来,书是最好的老师。爸爸、妈妈的传授,其实和老师教是一样的,关键在你自己是不是喜欢学。喜欢学,就爱读书,但并不是每一个少年在需要的时候都能读到想看的书。这有些像小苗要浇水,错过了生长发育的关键期,再怎么浇,效果也不会特别理想。在小学、中学“填表”,都有“成分”一栏。这不是讲你的生理构成要素,比如腱子肉抑或囊囊膪,而是你父亲乃至祖父一辈的“阶级”属性。在针对农村人口划分出来的标准序列里,由下到上,一般的排列次序是:贫农、下中农、上中农、富农、地主,越往上越是坏“成分”,是坏人、坏家庭。每次我都是大大方方地写上“贫农”,这是党所要依靠的神圣劳苦阶级,感觉已经很是不错。但父亲每次看到我填的表格,都很不高兴,非常严肃地告诉我,他从我爷爷那里获得的阶级成分是“雇农”,要求我马上订正过来。雇农,是农村中常年靠给人做工亦即出卖劳动力以维持生计的人,东北叫“扛长活的”,书面语是“长工”。一个雇农与贫农的区别,在于雇农一点儿土地也没有,甚至没有租种的农田,因而属于地地道道的无产阶级分子,是国家领导阶级中的一员;而贫农则拥有少量的土地,属于有产者,所以只是我党的主要依靠对象。这么一讲,你就会明白,虽然贫穷的程度,不一定差别特别巨大,但这两种人的社会属性,是有根本性差别的。这么值得骄傲的出身,爸爸当然老早就告诉我了,但填表时,我总还是想填“贫农”,这是因为东北漫山遍野都是荒地,很少有人,家里会穷到竟无立锥之地的地步。雇农太少,没人知道还有这么一档子人。不管官方,还是民间,当时最顺口的说法,是“贫下中农”,即“贫农”和“下中农”,同学以至老师,对“雇农”都很陌生,填写上了,大家看着都很怪异。出身于这样的家庭,祖上当然不会流传下来什么藏书,甚至没有家谱,也没有《三字经》。但这并不意味着我的爸爸和爸爸的爸爸都没有读过书。我那一生中每时每刻都勤劳不停的母亲,常常唠叨对做家务活儿缺乏积极性的父亲,说“你们辛家人都是‘秧子’”,这是包括东北在内北方一些地方对好逸恶劳之人的恶称。对此我很难理解,给老地主扛活儿的雇农,怎么能是“秧子”?妈妈解释说,我爷爷在辽宁开原老家的时候,就好逸恶劳,每天手捧书本,骑着大白马在村子里转。这当然有很多演义的成分。只要见过马跑的人都明白,骑马和看书,是很难兼而事之的。但这个故事说明两点,第一,祖父年轻的时候,在原籍辽宁开原,家境还是不错的;第二,祖父是很喜欢读书的,家里当然也应该有一些书。但不管什么时候人,若是一迷上读书,往往就不善经营。后来,终于把家产弄没了,又遇到饥荒,爷爷就由辽宁这块“下荒”之地,再往北面更荒的“北大荒”去逃荒,迁徙到今内蒙古东部一个叫阿荣旗的地方,居住下来,并且在这里开始了一个雇农的生涯。大白马没了,书也没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苏子图书 » 那些书和那些人 内容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