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苏子
小苏子PDF在线图书

明朝出了个张居正 内容简介

明朝出了个张居正 内容简介

明朝出了个张居正 目录

明朝出了个张居正 精彩文摘

十年砍柴倾力推荐,比当年明月更轻松有趣的明史,比易中天更复杂的官场博弈。再现明代官场波谲云诡的斗争,讲述权力倾轧之中的取胜之道。张居正正当国十年,以施政的成绩而论,不仅在明代政治家中排名第一,即便与千古相诸葛亮相比也毫不逊色。张居正在帝国官场[潜规则]中游刃有余,最终推行大力阔斧的改革,以一已之力实现了大明帝国短暂而辉煌的中兴。张居正生于承平时代,未逢乱世,不能斩木为兵,起于草泽,痛痛快快地当一把枭雄。他面对的是牢不可破的“祖宗成法”,是老大衰败的帝国机器,是深不可测的官场黑幕。然而,陈规陋习挡不住张居正施展抱负,官场复杂的“梅花桩”,反而练就他超常机敏的拳脚。他也有心计,但却不是那种靠阿谀奉承方能自保的小人,他是堂堂正正当得起“国器”这个评价的人。整个国家,都曾经在他的操控之下,皇帝小儿也要看他的脸色战战兢兢。可他又不是心存篡逆的奸恶大蠹,他就是一个臣子,一个盖世无双的权臣,一个在官场凭智慧和才干扬眉吐气的读书人。张居正以其非凡的魅力和智慧,整饬朝纲,巩固国防,推行考成法和一条鞭法,使奄奄一息的大明帝国重新获得勃勃生机。以施政的业绩而论,他不仅在明代政治家中排名第一,即便与诸葛亮和王安石相比也毫不逊色。张居正生于承平时代、未逢乱世,不能斩木为兵,起于草泽,痛痛快快地当一把枭雄。他面对的是牢不可破的“祖宗成法”,是老大衰败的帝国机器,是深不可测的官场黑幕。然而,陈规陋习挡不住张居正施展抱负,官场复杂的“梅花桩”,反而练就他超常机敏的拳脚。他也有心计,但却不是那种靠阿谀奉承方能自保的小人,他是堂堂正正当得起“国器”这个评价的人。整个国家,都曾经在张居正的操控之下,皇帝小儿也要看他的脸色战战兢兢,可他又不是心存篡逆的奸恶大蟗,他就是一个臣子,一个盖世无双的权臣,一个在官场凭智慧和谋略扬眉吐气的读书人。张居正以其非凡的魄力和智慧,整饬朝纲,巩固国防,推行考成法和一条鞭法,使奄奄一息的大明帝国重新获得勃勃生机。以施政的业绩而论,他不仅在明代政治家中排名第一,即便与诸葛亮和王安石相比也毫不逊色。明朝出了个张居正,知道他的人并不少。但我们对张居正的印象,多半只能将他跟“一条鞭法”挂钩。张居正究竟有着怎样的历史功绩?他给我们留下了什么样的思想遗产?他的经历中有哪些令人惊心动魄的传奇?他是怎样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大抵都不甚了了。他的舞台有多大?千古一个实干家明朝其实很有意思令人吃惊的少年才俊英雄有时候也起于草莽天才绝对是天生的他冷眼旁观一场场政治绞杀谁是那只最后得胜的黄雀官场的食物链远远没有完结道不同我就不奉陪了庙堂大决战为他扫清了障碍忠烈之士宁愿以卵击石千夫所指就别想有好结局内阁门外的最后一级台阶难忘的嘉靖四十五年恩师提前铺下红地毯在紫禁城的曙光中冉冉上升吉星照我上殿阁内阁里掀起一场车轮混战文渊阁终于飘起一片祥云1569年的最后一场雪且看牛刀是如何小试的羽扇纶巾自东华门飘然而入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这注定是一条缠身的厉鬼大政变于一夜之间到来当人们猛醒时木已成舟平台上只有他和小皇帝天上掉下来一个“王大臣”看他如何慨然以天下为己任治国就是要敢打真老虎孤绝者高处越发不胜寒有多少雄心大业浪淘尽黄钟大吕戛然而止朝中的事如此波谲云诡,张居正此时又在干什么呢?俺答袭北京的那年,这位青年才俊正值庶吉士毕业,请假回家探亲数月,春去秋归,正赶上这件震动全国的事变。国家的危亡,君主的善变,权臣的翻云覆雨,给他上了一堂最生动的政治课。我们可以做个推测:他不能不有所悟!就在朝堂上严、徐两人掐得正激烈的时候,徐阶开始注意到了这位“沉毅渊重”的张居正,深表赞赏。徐大人是个有慧眼的人,走政治的棋,会想到后面的很多步。于是,他有意结纳这个年轻人。《明史》上载:“居正为人,颀面秀眉目,须长至腹。勇敢任事,豪杰自许。然沉深有城府,莫能测也。”用当代的话说,这人就是仪表堂堂,冷峻孤傲,含而不露。在混沌的官场之上,这实在是够醒目的。当时严嵩猜忌徐阶正深,好多与徐阶关系还不错的人,不免要躲躲闪闪。但张居正不,他堂堂正正,既与徐阶亲善,又与严嵩往来,决不鬼鬼祟祟。如此一来,徐阶自然是大为感叹,而严嵩也不以为忤,反倒是很器重这天马行空的后生。这也许就是天生的政治异禀吧?当代有人评论说,要做到这一点,非有很深的道行不可。以今天职场的经验观之,确实是不易。单位里如果有非黑既白的两派,想左右不得罪,难矣哉!我想,张居正固然是以光明磊落走稳了这钢丝绳,另一方面,跟严嵩毕竟是个才气颇高的文化人也有关。严嵩对张居正的才华,多少还是有些欣赏的,张居正在翰林院里,从表面看,也确实只做了些无聊的马屁文章,比方给皇上看的《贺灵雨表》、《贺瑞雪表》、《贺元旦表》。这样的东西,严嵩也需要经常写,有时他懒了,就叫张居正代拟。做这样的文章,如何才得以经邦济世?这样憋闷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尽头?“院里有两棵树,一株是枣树,另一株也是枣树。”——这一段时间里,张居正必也有鲁迅在教育部做小吏时的苦闷,他险些走了另外一条路。嘉靖三十三年(1554),到了而立之年,一切皆茫然。他曾经娶妻顾氏,却早亡。不久又娶王氏。但内心创伤仍难复,即使丧妻一年后,他仍是“偶读韦苏州伤内诗,怆然有感”。这一年,他忽然萌生退意,坚决告病假,回了江陵。他无法面对“师翁”,临走前,只给徐阶老师留了一封信,劝老师也退了算了:“遗世独往,不亦快乎?”面都不见就走了,这学生是够固执的。书生气毕竟未脱干净啊!徐阶比张居正老道得多,他不会激愤。在官场,激愤有什么用?能做的,就只有蜷伏。日久生变——时机是等来的,两下里的较量,有时就是耐心的较量。但他对张居正并不失望,他仍然要等待,包括等待张居正的归来。张居正这次告假,既是对混沌世局的不满,也有避祸的念头。他深感“荣进之途,甚于榛棘”,仕途不是那么好走的。他告病的前后,正是著名的直谏忠臣杨继盛上书嘉靖,参劾严嵩“十大罪状”、“五大奸宄”之时。直臣杨继盛的下场非常惨烈。这位一根筋的杨先生是张居正的进士同年,时任兵部员外郎。他挑战严嵩,几乎等于飞蛾扑火。忠勇固然可嘉,可是旁观者看了,很难不胆战心惊。就在张居正告假的第二年,系狱已三年的杨继盛,被严嵩阴险地借皇帝之手杀死。“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这句闻名于今世的话,就出自这位硬汉。勇士留其名,千百载之后都会有人叹服。他当时没有改变得了什么,皇帝下诏杀他,也只不过就当捻死了个虫子。大明天下几乎烂透了的道义,他一个瘦弱的肩膀能担得起来么?但是,他不与王八蛋们苟活在同一片天下的绝然,却为万世的人们昭示了——“男子汉”三个字该怎样写!他死了,留下了一捧正义之火。人们固然是噤声了,但离爆发的时日也就不远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苏子图书 » 明朝出了个张居正 内容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