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苏子
小苏子PDF在线图书

为什么我们的钱变薄了 通货膨胀真相[Wat Has Government Cone to Our Money] 内容简介

为什么我们的钱变薄了 通货膨胀真相[Wat Has Government Cone to Our Money] 内容简介

为什么我们的钱变薄了 通货膨胀真相[Wat Has Government Cone to Our Money] 目录

为什么我们的钱变薄了 通货膨胀真相[Wat Has Government Cone to Our Money] 精彩文摘

《为什么我们的钱变薄了》带领我们想象,如果货币跟其他财货一样,完全自由化,价格由市场决定,将可减少政府侵犯个人及其财产的种种行为。当前,通货膨胀似乎正在变成全球性的压力。怎样做才能恢复货币体系的稳定?我们是否需要一个国际性的货币体系?需要什么样的国际货币体系?从《为什么我们的钱变薄了》中,你会得到深刻的启发。货币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但也最错综复杂。一旦货币的发行量超出实际需求量,通货膨胀就会产生。当通货膨胀来临时,我们该怎么办?它清晰地介绍了货币发展的历史,对通货膨胀做了最通俗的解说。作者深入剖析了央行制度和固定汇率制度与通货膨胀的关系,揭示了通货膨胀的实质,以及它让少数人得益的真相。书中认为,我们的货币体系存在根本缺陷,如果不能从基本制度层面来改革国际货币体系,未来全人类的通货膨胀速度将越来越快,甚至无法收拾。专家推荐一 全球通胀重临时,让我们倾听维也纳的回声专家推荐二 在日常生活中寻找金融学的真谛专家推荐三 人类有可能摆脱通货膨胀吗?专家推荐四 拴住通货膨胀这匹野马第5版序前言第1章 自由社会中的货币交换的价值以物易物间接交换货币的好处货币单位货币的形状私人铸币“适度”的货币供给“囤积居奇”的问题稳定价位并存的各种货币货币仓库结论第2章 插手管钱的政府政府的收入通货膨胀的经济效应强行独占铸币权降低货币成色格雷欣法则与货币制度摘要:政府与货币制度允许银行拒绝付款中央银行制度:取消对通货膨胀的检验中央银行:导演通货膨胀金本位的消失法定货币与黄金问题法定货币与格雷欣法则政府与货币第3章 西方货币制度的崩溃阶段一:古典金本位制,1815~1914阶段二:第一次世界大战及战后阶段三:金汇本位制(英国与美国),1926~1931阶段四:波动的法定货币,1931~1945阶段五:布雷顿森林体系与新金汇本位制(美国),1945~1968阶段六: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瓦解,1968~1971阶段七: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结束:波动的法定货币,1971年8月~12月阶段八:《史密森协议》,1971年12月~1973年2月阶段九:波动的法定货币,1973年3月~?附录 一个100%准备金的金元案例第1章 自由社会中的货币交换的价值钱从哪里来?鲁滨逊显然不需要钱,他可不能拿金币当饭吃。鲁滨逊用鱼换取星期五的木头时也无须为钱伤神,可是当社会上并非只有几户人家时,钱就派上用场了。为了解释钱的角色,我们得退一大步,问一个问题:人究竟为什么交换?交换是人类经济生活的基石,没有交换,就没有真正的经济制度,也不会有社会。自愿交换之所以发生,是因为双方期望从中获益——A和B协议将各自的货物或劳务转给对方,如此就形成交换。双方显然都获益,因为每个人对换来的货物或劳务的评价都更高。当鲁滨逊用几条鱼换取木头时,他认为“买来”的木头比“卖出”的鱼更有价值;星期五的想法则恰好相反。人类误以为“交换”代表某种价值均等性,换言之,如果用一篮子鱼换十根木头,则表示鱼和木头之间存在某种均等性。其实交换之所以成立,只是因为两种东西在双方心中的地位不同罢了。为何“交换”在人类之间如此普遍?这是因为自然界的多样性,包括人类的多样性,加上自然资源散于各地的缘故。每个人有不同的技能和性格,每块土地有各自的特色和资源,交换就从这种自然界的外部多样性而来。堪萨斯州的人用小麦换取明尼苏达州的铁矿,某人提供医药服务来换取另一人的小提琴演奏——“各司其职”让人人发展自己最棒的技能,并促使各地区开发其特有资源。如果不能交换,如果每个人被迫要自给自足,多数人想必只有饿死的份儿,活下来的也不会好过。“交换”是生命的活水,不仅对经济是如此,对文明本身也是如此。以物易物话说回来,直接交换有用的货物和劳务几乎不足以使经济制度从原始层次获得提升。这类直接交换(以物易物)比纯粹的自给自足好不到哪里去,原因何在?首先,想一想就能知道,直接交换几乎不足以让生产持续。如果琼斯雇几名工人盖房子,他要付给他们什么呢?是房子的一部分,还是他们用不上的建材?问题就在于“不可分割性”和“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所以说,假如史密斯想用犁换几样不同的东西,例如鸡蛋、面包和一套衣服,那么他该怎么做呢?他如何把犁大卸八块,将其中一部分交给农夫,剩下的给裁缝?就算东西可以分割,也不太可能让想交换的人同时找到对方,假设A想卖鸡蛋,而B有一双鞋,如果A想要的是衣服,怎么可以硬是把两人凑到一起来交换呢?再想想某位教经济学的老师,要找到一位想用鸡蛋换取几堂经济学课程的农夫,将是多困难的事!由此可知,直接交换是不可能造就任何经济文明的。间接交换人类在不断尝试的过程中,发现间接交换是大幅扩充经济的途径。在间接交换的机制下,你把东西卖掉后,换来的并非直接所需,你得再将它卖掉才能得到真正想要的。这种做法乍看之下既“笨”又拐弯抹角,但实际上却是个妙招,让文明得以发展。农夫A想买B制作的鞋子,他发现B想要的不是鸡蛋而是奶油,于是他先用鸡蛋跟C换奶油,再用奶油和B交换鞋子。换言之,他先换奶油并非因为他自己想要,而是想用奶油换鞋子。类似的,拥有犁的史密斯愿意用犁换取一样更容易分割并出售的商品,比如奶油,然后分割奶油以换取鸡蛋、面包、衣服等。在这两个案例中,奶油的优势在于较高的市场性,这也是一般人除了单纯消费外,对奶油还有超额需求的原因。如果某样货物较具“市场性”,换言之,如果大家都认为奶油比较容易用来交换,那么奶油的需求量就会因为可以作为交换媒介而变大,于是人们便可以通过这个媒介,用自己的货物换取其他人的货物。当今世界存在着各种技能和资源,货物的市场性也形形色色,有些货物的需求量较大,有些较容易被分割成小单位而无损其价值,有些比较耐久,有些便于长途搬运,总之所有这些优点都有助提高货物的市场性。无论在哪个社会,最有市场性的货物会逐渐被选为交换媒介,一旦有越来越多的人将其选做媒介,其需求量便水涨船高,而这进一步提升了它们的市场性,结果变成良性循环:较高的市场性使更多人以它们为媒介,于是进一步提高了其市场性,就这样循环下去。到最后,一两样货物被当成通用媒介,几乎所有交换行为都派得上用场,而这些货物——商品就叫做“钱”。自古以来,许多不同商品都曾被当做媒介,像殖民时代维吉尼亚州的烟草、西印度的糖、阿比西尼亚的盐、古希腊的牛群、苏格兰的钉子、古埃及的铜,还有谷物、串珠、茶、玛瑙贝壳和鱼钩等。经过好几个世纪,金和银取代其他商品,成为自由竞争市场中的.货币。它们有独特的市场性,是需求皇很大的饰品,而且具备其他商品所没有的必要特质。银比金更充沛,多半用在较小额的交易上,金则用于较大额交易。无论如何,自由市场发现金和银是两种最有效率的货币,而这才是重点所在。交换媒介在自由市场中的渐次发展,是确立货币地位的不二方式。货币的创造方式,不是大伙儿突然决定把没用的金属拿来当钱就是钱,也不是政府管几张纸叫“钱”就算数,因为人们对货币的需求背后蕴涵着对货币价格的理解。和被消费者直接使用的物品或生产者生产的商品相比,货币一定要有一个已有的价格,好让交易有所依据。当然,货币的价格只能源于物物交换——原先对其直接使用的需求(例如以金作为首饰),加上对其作为交换媒介的需求。因此,政府无权为经济体系创造货币,货币的发展只能通过自由市场的运作。现在我们的讨论中,出现有关“钱”的最重要的事实是:钱是一种商品。了解这个简单道理,是全世界最重要的课题之一,人们对“钱”的看法往往不是过就是不及。钱不是可以和实体商品分离的抽象的记账单位;钱除了用来交换外并非一无是处;钱不是“社会地位的宣示”,也不保证价格固定不变。钱只是一种商品,不同的是人们主要用它作为交换媒介,撇开这些,钱依旧是商品,而且和所有商品一样具有某种存量,人们出于消费和持有的原因而需要钱。钱和所有商品一样,其“价格”(从其他商品的角度而言)取决于它的总供给或存量与人们购买和持有的总需求之间的互动。(人们出售货物和劳务来“买”钱,再把钱“卖掉”来买货物和劳务。)货币的好处货币可说是一种对人类世界的恩赐,少了它等于少了交换的一般媒介,可能就不会有真正的专业化;经济也无法从贫乏的原始层次获得提升。有了货币后,困扰物物交换社会的“不可分割性”和“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等问题都不复存在了。如今琼斯可以付“钱”给工人;史密斯可以卖掉犁来换取某个数量的“钱”。货币商品可以被分割成小单位,且通常被大家所接受,于是人们出售各种货物和劳务以换取钱,再用钱买自己想要的货物和劳务。由于有了钱,于是一种高级的“生产结构”得以形成——土地、劳动力和资本一起促进生产力发展并创造财富。货币制度的建立还有另一项好处。由于所有交换都以货币为媒介,所有交换比率也都以货币表达,于是现在的人可以比较每种商品的市场价值了。如果一台电视要3盎司黄金,一辆车要60盎司黄金,则每个人都明白一辆车的市场价值相当于20台电视机。这些交换比率就是价格。唯有在市场上建立货币价格,经济文明才有发展空间,因为货币价格让商人得以从经济的角度计算得失。现在的商人,只要检视自家产品的售价相比于支付给生产要素的价格(“成本”),就可以判断自己满足消费者需求的程度:由于这些价格全都以货币表达,因此商人可以判断自己是赚是赔。当商人、工人和地主在市场上寻求货币收入时,类似的计算方式将提供指引。唯有如此,才可以将资源配置到最有生产力、最能满足消费者需求的用途上。很多教科书说,货币具备交换媒介、记账单位、价值尺度等多种功能,但要澄清的是,以上这些功能只不过是“交换媒介”这个伟大功能所产生的必然结果。由于黄金是通用交换媒介,因此它最具市场性,能被储存以作为未来和目前的交换媒介,而且所有的价格都以黄金表达。此外,由于黄金是所有交换的商品媒介,因此黄金能作为目前和未来价格的记账单位。重点是要了解,货币不能成为记账或债权的抽象单位,除非它作为交换的媒介。货币单位了解货币的起源及其用途后,我们或许会问:如何使用货币?说得明确些,社会上的货币存量或供给是怎样的,如何交换货币? 首先,大多数有形的实体商品都以重量交易,重量是实体商品的独特单位,人们以吨、磅、盎司、克等单位进行交易,黄金像很多商品一样,以重量为单位进行买卖。交易时选择的共同单位究竟是大是小,对经济学家而言显然没有差别。使用公制单位的国家或许偏好用克计算,英国或美国则用盎司计算。所有重量单位都可以换算,例如1磅等于16盎司,1盎司等于28.35克。假设选择了黄金为货币,那么估算时使用的单位大小对我们来说就无关紧要了。琼斯在美国卖出一件外套来换取1盎司黄金,到了法国就等于28.35克的黄金,而两个价格是完全一样的。这一切或许看似多此一举,但只要充分了解这些简单事实,就可以避免世上许多惨剧的发生。举例来说,几乎每个人都把货币当做某种抽象单位,每种单位都以特有方式依附于某个国家,即便金本位国家的人民也有这种想法,例如美国的货币叫做“美元”,法国的叫“法郎”,德国的叫“马克”等,这些国家货币都曾和黄金挂钩,但也都被视为独立自主的货币,因此取消金本位并非难事。当然,所有这些名称最初都是基于其相对于金或银的重量多寡而来的。英国的“英镑”最初代表1磅的银。那美元呢?美元一开始是1盎司银子的通称,来源于16世纪一位名叫施利克的波希米亚伯爵。施利克伯爵住在约瑟夫镇,他所铸造的银币因为整齐划一的形制与纯度而赢得信誉,后来被称为“Joachim’s thalers”,最后被简化为“thaler”,“美元”(dollar)这一名称就来自“thaler”。可见自由市场上的各种货币名称只是重量单位的定义罢了。人们在1933年以前的美元金本位制时,常说“黄金价格”就“固定为每盎司黄金20美元”。不过,如此看待我们的货币有误导之嫌,事实上,美元被定义为(大约)1/20盎司的黄金。因此,谈论某国和另一国之间的“汇率”也会造成误导。“英镑”并不是直接就能“换成”5“美元”(其实,1英镑应该换算成4.87美元,但此处为了方便起见,故以5美元换算),它们能进行交换是因为美元被定义为1/20盎司黄金,而当时的英镑则为1/4盎司黄金,也就是1英镑能换取1盎司黄金的5/20。显然,类似的交换行为与名称的混乱不仅令人困惑,也造成误导,我们将在《插手管钱的政府》章节中从头详细说。黄金在纯粹的自由市场中,只是按克或盎司来直接交换,至于令人困惑的美元、法郎等则是多余的。在这节中,我们将把货币视为能以盎司或克直接交换的商品。显然,自由市场将选择一个对商品货币来说最为方便的单位作为共同单位,如果以铂金为货币,则可能以1盎司的一小部分来计算;如果以铁为货币,则可能以磅或吨来计算。尽管对经济学家而言,单位的大小显然不是问题。货币的形状从经济角度讲,货币单位的大小或是什么名称几乎没什么差别,货币的形状也是如此。既然我们是以金属商品作为货币,那么只要它们能被人们取得,则其存量就构成全世界货币的存量。事实上,任何金属在任何时间的形状并不构成实质的差异,如果以铁为货币,则所有的铁都是货币,无论是铁条、铁块,或以特殊形状呈现。黄金主要为条块这样的原始形状,或是珠宝的形式。由于“重量”才是重要特征,因此黄金或其他货币能以多种形状或形式交易,这并不令人意外。然而,某些形状确实比较方便。在近几个世纪,金和银一直被制成硬币供日常小额交易,同时被制成较大的条块供较大额交易,也有被制成首饰的。从任何一种形状转变成另一种,都将花费时间、力气和其他资源,和其他事业一样,其服务价格的确定会根据一般的行业规则。多数人都会同意,珠宝商用金制造首饰是合法的,但是用黄金制造硬币是非法的。尽管如此,在一个自由市场中,铸币行为本质上与其他商业行为无异。在金本位制的年代,很多人相信,用黄金制成的金币无论如何都比尚未铸成金币的普通纯金(条状、锭状或其他任何形状)更“真实”,但这并非是因为金币具有神秘价值,而是因为用黄金条块制造金币的成本,高于将金币熔化还原成黄金条块的成本。因为这个差别,金币在市场上就比较有价值。私人铸币私人铸币的观念在今天的人们看来似乎很奇怪,人们习惯把铸币行为看成是“主权之必需”。然而,我们不会执著于“君权”,而且主权在民不在政府的观念正是来自美国。私人铸币要如何运作?我们可以说,铸币就跟任何其他事业一样,每一个铸币者生产最讨顾客喜欢的钱币——大小或形状讨顾客喜欢,其价格经市场自由竞争后确定。典型的反对意见是,如果每一笔交易都要衡量黄金的重量或纯度,那么人们将会烦不胜烦。可是有什么方法能防止私人铸币者用自己的模子铸造钱币,并保证它的重量和纯度呢?私人铸币者即使可以保证造出来的钱币至少跟政府造的一样好,但只要有一些磨损就不合格。人们更愿意使用品质享有盛誉的铸币者所铸出的钱币,这也正是“美元”异军突起,成为银币劲敌的原因。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苏子图书 » 为什么我们的钱变薄了 通货膨胀真相[Wat Has Government Cone to Our Money] 内容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