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苏子
小苏子PDF在线图书

红尘劫 作者:缘非月

红尘劫 作者:缘非月

红尘劫 出版社: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

红尘劫 内容简介

红尘劫 目录

红尘劫 精彩文摘

慕容尘带着一身医术与绝顶聪明的头脑踏入江湖。为铲除邪派组织凌宸殿,她易容改装,混进凌宸殿。一路上与绑架她的北辰轩共患难,同生死,情愫渐生。然而,随着身份的峼,种种误会的发生,慕容尘惊讶地发现自她踏入凌宸殿的那一刻起,便已陷入一场阴谋。正、邪两道决战最终无可避免,而爱情亦在硝烟弥漫中载浮载沉,不知能否到达彼岸……序幕 童心侠胆第一章 扰攘红尘第二章 伊人初识第三章 江湖血印第四章 莲花梦回第五章 落日之战第七章 暗夜埋伏第七章 意外之局第八章 情仇情愁第九章 葬月之秘第十章 多情无情第十一章 劫数难逃第十二章 计中之计第十三章 前尘尽释尾声 情系江湖第一章 扰攘红尘清晨,太阳懒洋洋地露出一张通红的脸,悠闲自在地卧在云端,映红了半边天。万道霞光透过淡淡的薄雾洒在离殇湖上,岸边的绿柳白堤与天上七彩斑斓的云朵倒映在清澈的湖水中,呈现出梦幻般迷离的景象。几株淡紫色的睡莲稀稀落落地浮在湖面上,让美丽的湖景多了几分韵致。湖畔有一座翠竹搭成的茶馆,内部装饰简单古朴又不失风雅。从茶馆二楼望下去,正好可将整个离殇湖收入眼底,可见茶馆老板的独具匠心。这里不仅仅有茶水,也提供各种美味的小吃。现在正是用早膳的时辰,茶馆里人满为患,伙计们忙得不可开交,难免不小心磕磕碰碰,引来一些客人粗鲁的责骂。在这样嘈杂的环境里,二楼靠窗的一个角落显得特别安静。那里坐着一个小个青年,样貌平凡得让人转头就忘,却有一双美丽的眼睛,沉静清澈的眼神纯净得像秋日一碧如洗的蓝天,令人一见心便跟着平静下来。他默默品酌着杯中香茶,似乎在欣赏晨曦下的离殇湖,实际上思绪却不知飘到了哪里。忽然,邻座一群人的谈话声将他的目光拉了回来。“哎,你们听说了没有,昨晚号称天下第一庄的华音山庄和黑道组织影盟打起来,结果两败俱伤,双方几乎全军覆没,恐怕他们从此就从江湖上消失了。”说话人手边放着把大砍刀,看来是个练家子。坐在他对面的剑客应道:“这么大的事,当然听说了。唉,这华音山庄也算是为民除害,没想到实力超强的他们竟然会和影盟同归于尽,真是可惜了!”“一点也不可惜。”那刀客又道,“你不知道,这华音山庄表面上行侠仗义,其实暗地里坏事做尽!他们和影盟是一丘之貉,在城里开妓院、赌馆,暗中铲除正道人士,不知道害死过多少人。这回呀是死有余辜!”“不会吧?华音山庄怎么可能和影盟相互勾结?你是怎么知道的?”他左手边的另一个剑客质疑道。刀客得意地笑道:“嘿嘿,我有个朋友在武林盟主南宫岳手下做事,这件事就是他告诉我的。这位盟主啊,真是年轻有为,当上盟主不到三年就铲除了那么多黑道帮派,甚至让有些大魔头改邪归正;他还查出华音山庄的内幕,设计让他们与影盟黑吃黑,为正道除了一大祸害。现在江湖上的前辈提起这位盟主都是赞不绝口呢!”“你知道什么!这可不全是武林盟主的功劳。”他右手边的那人反驳道。“那是谁的功劳?”众人好奇地问。那人神秘兮兮地看了看四周,方道:“你们没发现那些事大都是盟主上任一年后才做的吗?听说两年前盟主身边突然出现一个神秘人物,人称慕容公子,正是他在替盟主出谋划策。这次华音山庄的事情也是他查出来的,也不知他用了什么计谋,让华音山庄和影盟反目成仇,两败俱伤,然后再派人去收拾残局,不费一兵一卒就把这两大黑道给解决了!”“对对对,我也听说了!”又一人插嘴道,“这慕容公子厉害非常,据说长得像下凡的神仙,而且武功深不可测,凡见过他出手的人都死光了。有人说他是盟主的军师,只要有他在,甭管黑道白道统统被管治得服服帖帖!”听到这里,青年唇边扬起一丝顽皮的微笑。军师啊,改天得叫南宫发俸禄给我。不过这听来的事果然……不是一般的夸张。“慕容公子”可是很善良的,几时杀过人了?想到杀人,他脑中突然闪过一句似曾相识的话——一手光明,一手黑暗。自己如今不也正是一手光明一手黑暗么?青年眼中的笑意更浓了。虽然现在他已明白当初说这句话的人的意思是指帮助好人、严惩恶人,然而他游走于正、邪两道之间的状态也算是这句话的另一种诠释吧!正邪难辨、人心难测,去看穿江湖人的真心,成为像义父一样的人正是他决心步入江湖的乐趣所在,虽说真正促使喜欢悠闲的他离家的是另一个难以启齿的原因……不知那个优雅高贵的人如今在做些什么?发现自己留信出走会不会出来寻找呢?青年的手指无意识地抚着杯沿,正怔怔出神,突然眼角余光瞥到楼下有一人在朝他招手,便起身结账,慢悠悠地走下楼。“客官慢走。”小二热情地送客,这才发现这个在角落坐了很久的客人身形异常纤细,不似男子该有的身材,腰间还悬着一个一般只有女子才会戴的香囊,走路姿态优雅从容。小二发了一会呆,摸摸脑袋自语道:“奇怪,明明长得不怎样,为什么会觉得他很好看呢?”青年走出茶馆,却不见那人的身影。他淡然一笑,径直朝离殇湖走去。晨雾已散,和煦的阳光毫无阻碍地洒在湖面上,碧水轻漾,波光粼粼。湖岸停泊着数只小舟,供人游湖赏景,有些已划到湖心去了,舟中不时传来欢声笑语。其中一只小舟上没有船夫,船头刻着一朵小小的莲花。他走上前,正要进入船舱,突然身后一阵劲风袭来,伴随着凌厉的破空之声,他却似毫无察觉,兀自踏上小舟。只听得一声脆响,像是利器互击之声,那股劲风立即消失了。他缓缓坐定,这才回头,看见船板上有数十支被劈成两半的飞镖。“啧啧!”青年拾起一支飞镖,连连赞叹,“你的剑法真是越来越厉害了,竟能用剑气同时劈开这么多暗器,嗯嗯,我果然教导有方啊。出来吧,两个都出来!”话音刚落,船上便多了两个人:一个身背宝剑,淡青色劲装衬得他身材高大健硕,刀刻般轮廓分明的脸上有一道淡淡的疤痕,自右颊直劈到右耳下,神情冷漠,虽已刻意收敛,但仍可感觉到他浑身散发的慑人杀气;另一个是四十多岁的大汉,一撮山羊胡子使他更显老态,双手却保养得不见一丝皱纹,只在虎口处有些茧子。“邓九见过慕容公子。”胡子大汉背微躬,拱手毕恭毕敬地说道。“进来吧,绝影,还有……”慕容尘瞄了一眼胡子大汉,露出揶揄的笑容,沉静的眼眸里多了几分慧黠,“南宫,你几时改名叫邓九了?你爹娘若是知道你连姓氏都改了,不知会不会以家法伺候哦?”大汉闻言一改恭敬的神态,满脸沮丧地同绝影走进去坐下,问道:“你怎知我不是邓九?我的易容术没那么糟吧?”慕容尘闲闲地摇摇扇子:“不是你的易容术不好,而是你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邓总管是暗器高手,又不是学刀剑的,怎么可能在虎口处有茧子呢?”“邓九”看看自己的手,这才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下次我会注意了。”“还有……”“还有什么?”“邓九”像好学的小孩,认真地问。慕容尘眼底闪过一丝戏谑:“你那老总管自从上次听从你的命令,趁我睡着时溜进我房里放了一百零八种暗器之后,就再也不敢对我用暗器了。现在只有你才会继续用这些小玩意儿来试探我的武功。”“对呀,本来我想叫他出手的,可是不管我怎么威逼利诱,他就是不肯。每次都这样,没试出你的武功,倒把绝影的武功试出来了。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啊?”慕容尘摇头晃脑地笑笑:“佛曰,不可说。”其实她不过是跟南宫家洗衣房里那个很喜欢做饭手艺却又不怎样的丫环说邓九很喜欢她做的菜,又跟南宫老夫人身边那个伶牙俐齿心机颇深的贴身丫环说邓九很讨厌她,再跟厨房那个有断袖之癖的长工说邓九好像对他有意思……邓九在江湖上也是有地位的人,自恃身份,又不擅言辞,这种人不惧死不怕痛,但是遇到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麻烦事,被下人们纠缠,虽不痛不痒却让人烦恼异常,又不能用武力解决,只能哑巴吃黄连。领略到慕容尘的那些手段,他自然再也不敢出手。被她笑得心里发毛,“邓九”没好气地说:“看你这穷酸书生的样子,明明是女儿身却穿男装,还蒙着这样一张人皮面具,实在难看。拜托你把人皮面具摘下来好不好?”慕容尘合起扇子在他头上轻敲了一下,撇撇嘴:“你自己呢?”“嘿嘿!”“邓九”笑着,手在脸上一抹,露出一张年轻俊秀的脸。飞扬的剑眉下是一双睿智的眼,眉宇间神情凛然,英气逼人,微厚的唇噙着一抹自信的笑容,那潇洒自若的风采不因那简朴的服饰而稍减半分。随手把面具收进怀中,南宫岳笑嘻嘻地对慕容尘说:“这就是本人英俊非凡的真面目啦!你也快点摘下来呀!”他可是很喜欢看慕容尘那张美丽的脸呢!慕容尘“啪”的一声打开扇子,给自己扇了扇风,露出一个很欠扁的笑容:“我没说你摘下面具之后我就会摘下来呀,拿下来再戴上去多麻烦。”开玩笑,她那张脸不知给她惹了多少麻烦,怎么能随随便便在大庭广众之下露出来!“你!”南宫岳气极,猛吸几口气才冷静下来,摆摆手道,“算了算了,随你便。我今天来是有事找你帮忙。”慕容尘往后一靠,跷起二郞腿:“我就知道你无事不登三宝殿,老规矩,太简单不好玩的事我不做。”“这次绝不简单。”南宫岳露出少有的严肃表情,“你一定听说过凌宸殿吧?”“那个神神秘秘、作风诡异的组织?他们在武林存在了数十年,偏安一隅,鲜少与其他门派接触,好像没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正是因为这样才让我们忽视了凌宸殿的野心。”南宫岳看看四周,人声鼎沸,没有人会注意到这里,方道,“他们看似与世无争,其实暗中在各大小门派中安插棋子,将他们的势力渗透进去,慢慢增强实力,待时机成熟便一举歼灭正道。我以前一直没发觉,直到有一天,一个小厮偷偷告诉我说有人收买他。我要他假意归顺,沿着线索往下查,果然抓到一个内奸,只可惜来不及审问他便自杀了。抓到他时,他正在烧一张纸条。”南宫岳将那张烧焦了的纸条递给慕容尘。大部分纸条已被烧毁,只看见 “明日各门派……下药……”几个字,还有末端画的一朵黑色的不知名的花。“夜玲珑?这是凌宸殿的标志。”慕容尘只看一眼便认出那朵花。“没错!你怎么知道?”南宫岳吃惊地看着她,“这种花含有剧毒,只生长在地势险要之地,很少人认得,更别说知道它是凌宸殿的标志了。我派了很多人四处查访才知道的。”因为我有位天下无双、见多识广的义父!别看他天天在山上读书、习武,几乎足不出户,对江湖和世间的奇闻异事却十分了解,而且他的武功即使在如今的江湖亦是难逢敌手。倘若列个江湖十大神秘人物榜,义父一定榜上有名。他退隐之前必有不凡的经历,可每当她问及他的过去时,他总是只字不答,一笑而过,这令她感到万分惊奇。江湖人的事自然只有到江湖上去打听!然而她打听了那么久,除了很多人一提起义父的名字就赞不绝口、让她备感骄傲之外,仍是一无所知,她只知道义父如何铲恶除奸这种每个大侠都有的事迹以及一些零星的传闻。这令她郁闷不已。不过自从认识了南宫岳,有趣的事情接踵而至,倒也不会让人觉得无聊,说不定哪天就出现契机,真相大白了呢!慕容尘心里想着,嘴上却说:“我对毒物有研究,知道有什么奇怪,继续说。”“唉,早知道我就直接问你了,也不用牺牲那么多手下了。”南宫岳叹了口气,又道,“我大概能猜出这纸条的意思。那天我正打算邀请各派掌门前来商讨维护武林秩序的各项事宜,这件事只有收到武林帖的掌门知道。定是其他派中有凌宸殿的内奸,得知了消息,想趁武林大会时收买我南宫家的小厮,好在饭菜中下药,将众人一网打尽。我怕打草惊蛇,所以没有取消大会,只是暗中提防,后来也不见他们有任何动作。”南宫岳停下来,看看慕容尘,见她沉吟不语,便继续说道:“我本想通知各大门派注意,但转念一想,那些内奸潜伏多年,却没露任何蛛丝马迹,足见凌宸殿的阴险与狡诈,一时间恐怕是难以找出的。如果贸然查起来,反而会闹得人心惶惶,自乱阵脚,所以我来找你商量对策。我能肯定南宫家没有混入内奸,但是其他门派中是否混入了就难说了。若是让凌宸殿的计划得逞,恐怕又要生灵涂炭了。”“嗯嗯,此事的确有些棘手,比离间华音山庄和影盟难得多。”话是这么说,她脸上却不见丝毫为难的神色,反而隐隐透露出几许兴奋。她想了一会,突然问道:“喂,南宫,你好像有个未婚妻吧?”“呃?”南宫岳愣了一下。这话题未免跳得太快了吧?“听说她是慕容世家的千金,却因体质所限,无法习武,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小姐,跟你是指腹为婚。”这是江湖上人人都知道的传言。“嗯,不错。”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南宫岳仍是乖乖回答。他知道慕容尘不会无的放矢。但是慕容慕容……呀!难道慕容尘和慕容世家有什么关系?这下惨了,他平日的风流韵事都被她知道了,万一跑去告状……哎呀,我怎么早没想到呢!“别胡思乱想!”慕容尘调皮地看着他乍变的脸色,不用猜也知道他在想什么,“我跟慕容家一点关系也没有,不过……很快就要有关系了。”慕容尘挨近南宫岳,笑得一脸无害,十分温柔地说道:“我要做你的未婚妻。”咚——摔倒的声音。慕容尘一手撑着下巴,闪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从地上慢慢爬回座位:“我做你的未婚妻就那么委屈你吗?有必要吓成这样子么?”“咳咳,慕容,你愿意做我的未婚妻我自然求之不得,只是……”南宫岳一脸为难,“我跟慕容小姐是指腹为婚,慕容世家权大势大,不敢得罪呀,而且我父母也不会同意的。不过——”他突然又兴奋起来,猛地抓住慕容尘的手,俊脸微红,露出视死如归的表情,“如果你是真心,我愿意抛下一切,为爱走天涯!”慕容尘把手抽回来,没好气地敲他一记:“少来!你这风流浪子会做这种事,除非天塌下来!说脸红就脸红,演技不错嘛!”南宫岳摸摸头,一脸委屈:“我是真心喜欢你耶!你一点都不领情。美女就是要让人喜欢让人疼爱的呀。我保证,虽然我喜欢过很多人,但是最喜欢你!”他拍拍胸脯,信誓旦旦。见惯了他这一套的慕容尘不为所动,冷冷道:“你不怕得罪慕容世家,我还怕惹麻烦呢。还想不想解决凌宸殿呀?”南宫岳收起轻佻的神情,笑道:“‘慕容公子’又有什么锦囊妙计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凌宸殿的情况我们一无所知,最好的方法莫过于混入敌人内部。但是他们既然能在武林正道中潜伏多年,想必深谙此道,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去恐怕不容易,如果是他们自己把我们的卧底带进去,那就不一样了。”“你的意思是?”“我冒充你的未婚妻,让他们来绑架我。”南宫岳闻言沉吟片刻,收起笑容的他颇有些武林盟主的派头:“是个好主意。人人都知道我有个不会武功的未婚妻,是慕容世家的千金,但慕容世家远在南方,没有人见过她。正巧她也叫慕容尘。凌宸殿把你绑去,只当你是人质,绝不会怀疑你是卧底。但是你怎么能肯定凌宸殿一定会绑架你呢?”“因为你呀!”慕容尘笑道,“凌宸殿能在各大门派安插棋子,却连你身边的一个小厮也收买不了,就算他们能掌控那些门派,但有些已退位的老前辈却不是他们能控制的。虽然他们早已不问世事,但你的号召力却不容忽视。想必凌宸殿已经明白,想称霸武林,最棘手的敌人就是你。想要对付你,就只有把我抓走,一来可以乱你心神;二来可以从我口中得到你的消息;三来可以威胁你。”“呵,慕容你太抬举我了。”听见自己不知不觉竟成了首要目标,南宫岳不禁有些惴惴不安,但想到慕容尘要只身犯险,又不免担心,“你这么做会不会太危险啊?”“放心吧!他们要拿我当人质,自然不会伤我。”“慕容……”南宫岳轻唤一声,却不知该说什么。在一次次携手合作、生死与共的过程中,她的智慧与胆识常常让他忘记她是女儿身,而把她当成并肩作战的同伴。每当他意识到她只是个女人,是个只该让人疼让人怜的女人时,常常自诩护花使者的他总感觉有些愧疚。“喂,你可别太感动啦!”慕容尘拍拍他的肩,展颜一笑,平凡的面孔因那生动的笑颜而添了几分光华,“我只是去玩玩。你知道我很怕死的,一旦情况不妙,我可不管那些名门正派死不死,我先溜为上,到时你怕是要怪我坏事呢!”“不会不会。不管结果如何,只要你平安回来就好。”南宫岳柔声道,难得的一脸正经。“咳,你这个样子我好不习惯。”慕容尘偏过头,避开他关切的目光,“接下来该怎么做你清楚吧?”“嗯。”他点点头,望望船外的天空,日正当中,“天色不早,我该回去了。你下午就搬到城西那栋大宅去,那是我爹特意留给慕容小姐的,其余的事项我自会安排,你多保重,后会有期。”慕容尘摆摆手,南宫岳便重新戴上人皮面具,起身离开。“绝影。”慕容尘回头,朝绝影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刚要开口,却被绝影抢先一步。“我会保护公子。”他冷淡地说,仍是面无表情。“……你怎么知道我要阻止你去?”慕容尘瞪了他一眼,“这么有情有义的话还说得冷冰冰的,害我想感动一下都不行。你总这么护着我,我会变懒的,就像刚才,明知道有暗器也懒得躲一下。”绝影没有回答,而是冷冷地说:“他在利用你。”“哇,我家绝影什么时候变聪明了!呜,我好高兴,总算不枉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慕容尘两眼放光,双手交握做欣慰状,见他毫无反应,只淡然地等着她回应,只得讪讪地摸摸鼻子道,“他一提凌宸殿我就知道他的用意了,他也知道我不会拒绝,只是要我自己说出来。其实他心里想要我去当卧底,但感情上却阻止他这样去想。”慕容尘摇着头笑道:“不过毕竟是武林盟主啊,早就安排好一切,连房子都一早收拾好等着要我搬了。南宫的为人我很清楚,年纪轻轻就当上武林盟主绝不是靠运气,为了大局,他没有什么是不能牺牲的。”这是天意吧,要她为当初的戏弄付出代价。想当初她一时兴起,选了张英俊不凡的面具女扮男装去逛一家据说格调高雅卖艺不卖身的青楼,结果遇到了南宫岳。他一眼便认出自己是女儿身,死皮赖脸地跟上来套近乎。那时只觉得他油嘴滑舌,花心又风流,便决定教训他一番。先是虚与委蛇,露出真面目施美人计把他迷晕。套出他的风流往事之后,又把被他的甜言蜜语骗得团团转的红粉知己统统叫来看清“风流才子”的真面目,让他被醋海淹死,脸上添了好几座“五指山”,好一阵子不能出门骗女孩子。就在她开开心心看热闹的时候,南宫岳却并不记仇,反而捂着红肿的脸跟她坦承了盟主的身份,讲述了他对整个武林局势的看法及维护武林正义、和平的宏伟目标,并十分诚恳地邀请她鼎力相助,令她对他刮目相看。或许正是那一份诚恳以及他和义父一样的博大胸襟使她留了下来。成为朋友便是一辈子的事,尽管她后来渐渐发现他与悲天悯人的义父完全不一样——保护正道的江湖人虽说是出于正义感,但他更多的是好胜与一统天下的野心。她对他无法做到彻底抽身不管不顾,眼睁睁地看着他走上一条“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孤独之路。“公子甘心?”绝影问。“看在他真心把我当朋友的份上,我去一趟又何妨?况且我只是自己无聊想去冒险而已。”慕容尘优雅地伸了个懒腰,望着水中盛放的莲花笑道,“以前我也丢给他不少烂摊子,让他忙得半死仍是感激我为他解决了难题。绝影啊绝影,人与人相处若是分得太清楚,可是很累的啊!”虽然南宫对她难免有利用之嫌,但这并不能抹杀他们之间的情义。朋友之间贵在相知。义父曾告诉她,武林和平需要的不仅仅是一群只知凭着满腔热血不计生死一味去成全情义的人。这样的人会是很好的朋友,却不能为武林做出多大的贡献。关键时刻能够不顾虑个人情感、保全大局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领袖,南宫岳正是这样的人。既然做了他的朋友就不应责怪他让自己深入虎穴,而是要在发挥自己的才智尽力帮助他的同时保护自己。他并非无情之人,自然会明白她这个朋友的可贵,更会想方设法让情义两全,不至于让她牺牲性命。绝影默然。慕容尘自有她的处世之道,身处诡谲多变的江湖,她也一直游刃有余,从不让自己吃亏,活得很开心很自在。那是他一直无法做到的事。他曾经是个杀手,他的世界从来只有杀与被杀,直到遇见慕容尘。那时她只是一时心血来潮,伪装成一个位高权重又自大难缠的大贪官,带着几个所谓的大内高手优哉游哉地晃进杀手老巢,三言两语就让对方同意用一千两黄金买断他,让他彻底脱离了朝不保夕的杀手行业。当他问起为什么选择他时,她的回答竟是——玩点纸兵,点到谁就是谁。想到当时的情形,绝影冰冷的眼中不禁浮起一丝笑意,他是否该庆幸自己的幸运呢?不必像他人一样付出生命的代价才能结束杀手生涯。看着仍笑眯眯地欣赏莲花的慕容尘,透过那张平凡的面具,他看见的是另一张脸,她的真面目啊,真的很美、很美!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苏子图书 » 红尘劫 作者:缘非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