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苏子
小苏子PDF在线图书

学习的本质 内容简介

学习的本质 内容简介

学习的本质 目录

学习的本质 精彩文摘

我们是如何学习的?记忆、动机、愿望和情绪在学习中占据着怎样的地位?我们对于人脑惊人的能力又知道多少?为什么有些孩子和成人在学习时困难重重?作为曾经的差生,《学习的本质》作者安德烈·焦尔当提出了一种全新的学习方法。他让我们看到学习是一个复杂过程,常常充满冲突,需要打破我们头脑中固有的概念。安德烈·焦尔当依据自己多年的教学经验,提出了如何更好地学习的实际建议,并重新定义了学校的角色和地位。他认为在一个日新月异、不得不时刻创新的社会中,我们必须发展一种“质疑文化”。引言:人,一台学习机器第一部分:怎么学习?为什么学习?1.学习者的重要性2.学习观念简史3.学习的必经路径:大脑4.学习的社会、文化维度5.为什么要学习?第二部分:关于学习的新研究6.通过我们的所是学习7.学习欲望8.学习,一种意义炼制活动9.学习,一个解构过程10.模型化、记忆、调用11.关于知识的知识第三部分:学校和文化机构的转变12.了解学习者13.认识学习14.设置教学环境15.未来的教师职业16.通向一种整合教育那么在学习的背后隐藏的是什么呢?或者说是什么在发挥作用?学习怎么会就这样自然发生、水到渠成呢? 但同时为什么在学校学习却会有那么多困难?为什么我们不能通过吞下一颗知识药丸来学习?我们对大脑令人吃惊的各种能力真正知道些什么?我们能进一步促进这些能力吗?记忆、动机、学习欲望和情绪到底占有什么样的地位?还需要其他什么吗?一个人可能对音乐和弦、量子物理或是人口基因学很有兴趣,但却什么都不懂。人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学习或是没有任何束缚地学习吗?我们什么都能学会吗?然而学习并不是一个让人着迷的话题。“我喜欢足球,喜欢说唱……但先生,我不喜欢学习!”,“学习有什么用?太累人了!”,“学习让人头疼!”郊区的年轻人就是这样向我描述学习行为的。学习让人想到“束缚”、“浪费时间”、“知识灌输”、“规范”这一堆东西。大多数时候学习都被看作是一件“枯燥乏味、难以攻克的事”。一旦有人提到学习两个字,哪怕是小声地,都会让很多人恶心和头疼,于是念一本关于学习的书就成了一种受虐。手上拿着这种书的人只能是老师,更确切地说是在培训中的老师或是有疑问的老师。顶多还有个别为了心安理得或是孩子的情况让他们绝望想要做些努力的家长。显然,人们感兴趣的是恐龙、星星、火山、伟大人物的生平,人们着迷的是人类、地球和宇宙的起源。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关于宇宙大爆炸、海洋、高山、健康和烹饪的文章和书籍出版。除了个别专业性极强晦涩难懂的读物,几乎没有什么关于学习的东西。在学校学习?事实上,在我们的无意识中,学习不可救药地和学校联系在一起。学校出现的时间并不长,只有一百年出头的历史,它自始至终都没有能让学生爱上学习,然而它的首要目标就是让学生愿意学习。人们总是把重点放在“教”上面,“应该教什么知识?”是今天欧洲教育部长们最重要的问题。学习被放在了一边,以后再谈!密集的学习任务使学校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即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分数、成绩单、书面测试题、评语、考试、比赛充斥着青少年的生活。它们的目的在于掩盖这样一个问题:学生在学习了这么多年后真正学到了什么?对学习的遗忘和轻视更体现在国家决策者的反应上,至少体现在他们没有反应这一点上。不论在哪个国家,我们都看不到哪怕一个议员(是的,哪怕一个)质询教育部长他对学习研究的看法。现在就连投产一个简单的家用电器人们都会先进行调研,而学习研究,包括大脑研究的经费只占总研究经费的万分之一,境地十分悲惨。我们是不是还要坚持让学生用“笨方法”学习呢?在学习已经成为我们社会的一个关键问题之时,我们还可以继续让学生面对一堆不重要的知识,搞得头昏脑涨,最后什么都不剩下,甚至厌恶学习吗?实际上,人必须生活在一个越来越复杂、不断变化的世界中,他并不清楚这个世界的每个方面。人们不可能了解今后五十年颠覆人类生活的各种创新。在这样一个日新月异的社会,一个人不能再仅仅学习“认字、写字和算术”。“有用的”知识是各式各样的,不仅仅要学习那些具体而微的知识,态度和方法更是要优先考虑的。人必须不断地对自身的成功和失败进行总结,甚至还要不断地进行创造用以解释问题或进行预测,因为“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法已经不存在了。这样一来,他就能摆脱束缚,促进自身的发展。在这种动力机制中,他可以体会到一种激动、一种乐趣、一种投入,这种投入创造一种自身动力机制,回过头来促进他学习更多的东西 。学习是什么?谈论学习仍然不是一件那么理所当然的事。每个专家,不论是教育学家、心理学家、社会学家还是哲学家,都有自己的长篇大论。在严肃杂志和研究文章中,我们读到的大多是一些概论,使用的通常是会吓坏外行人的呆板语言:“知识是构建起来的”;“一切都与右脑和左脑相关”;“学习要通过行动”;“认知冲突使学生得以学习”;“一切都在近侧发展区间内起作用”;“个人的认知能力是第一位的:这个人是视觉型还是听觉型?”教师读了这些之后对备课毫无用处,而学生或学生家长则无所适从。另外“学习”在日常生活中成了一个混合词,在不同情况下,它既可以指理解、认识、记忆、发现、经验获得,又可以指调动已有知识。学了不一定就理解了,我们所了解的考试就是这样的。人们可能知道某个知识,有所意识,但不一定会再次利用。掌握内容是一回事,利用是另一回事。人们知道烟是致癌的,但却没法不抽,焦虑或是对自我形象的认定会更加强烈。同样,学习既可以指一个人获取了一种社会已经掌握的知识,丰富了一种概念,使他有新的改变,也可以指炼制一种独特的知识(这正是科学研究本身)。为了避免这些混淆,我们赋予“学习”一词一种强有力的意义。我们把它放在个人或社会炼制知识和调用知识的动力学中来考虑。我们关心的不仅仅是描述学习者 所记忆的东西或描述他知道如何进行的操作,而是解释学习者如何理解、记忆、重建知识,特别是解释他用所学的知识能够做的事。当学习这种能力给个体带来了更多的东西,特别是当个体能够利用他的所学时,这种情况下的学习是我们所感兴趣的。我们的研究计划首先更考虑实用性,意在揭示促进(或抑制)学习的东西。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是如何学习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学习本身。说句冒犯我们的心理学和认知学同行的话,我们所关心的是一个人学不进去的时候的机制和背景。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我们提出了几个关于学习的机制和过程的构想,但我们主要谈的还是促进学习的条件。我们是如何学习的?有关学习方式的研究进展很晚才出现,距今不到二十年,如今仍在继续。这些成果分散在各类不同领域的出版物中,有时甚至是相互有分歧的领域。如果不是专业人士,很难全面了解这些发展。其中最有价值的成果往往出现在一些还不为人们所知的学科领域,如教学法、认识论、人工智能。要想对这些成果有个清晰的认识也很困难,因为收集到的信息看上去相互矛盾,甚至是悖论性的。我们的文化教育体系仍然很粗糙,使用的方法也是最古老的。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平均只用两千个词。对于幼儿的学习,我们所提供的条件还很不够。一个三四岁的孩子在三个月内就能学会一门语言的基本知识,在三天内就能学会在空间里定位。而之后学习这些知识则要花费数年时间,往往结果还不甚理想。大脑具有令人吃惊的巨大潜能,而我们对它的使用少之又少。我们所开发的只是自身智力潜能的一个微小部分。一个歌剧演员仅一部歌剧就可以记住十万个音符,他可以记住一门完全陌生的语言中的上千个句子。一个管风琴演奏者可以同时读四个乐谱,四肢同时进行不同的动作。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学会两只手同时写字或是同时进行三项智力活动呢?大脑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语言进行运作。它可以创造出新的语言用于各种用途,就像在计算机领域一样。不过,我们很少在一生中改变想法,与此相反,我们总是对自己的观念抱着不放。在很小的时候学习的一些东西会保持一生,甚至在我们的头脑中非常稳定,即使它们导致我们总是犯同样的错误。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苏子图书 » 学习的本质 内容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