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苏子
小苏子PDF在线图书

名家话读书 内容简介

名家话读书 内容简介

名家话读书 目录

名家话读书 精彩文摘

阅读使人明智,阅读使人思辨,阅读使人进步:每一个青少年的美好人生,都应该从阅读一本好书开始。听名家话读书,从大家的品味中,吸取营养,获得启发,事半功倍,受益匪浅。看书琐记重刊《浮生六记》序读《老残游记》谈清人笔记夜读抄竹窗随笔读《日知录》读史有感读《伊索寓言》谈《简·爱》我读《女神》的时候读书读书的习惯读书的经验读书的艺术我的爱读书读书重读之书旧书店事事关心我为什么爱读历史论书生的酸气《西谛书话》序买旧书烧书记晒书记买书三家书店旧书铺书卷长留伴一生读书之乐历尽艰辛话买书两种读书法读书的时光论读书与书为友为乐趣而读书书海猎趣书迷鬼谈阅读我为什么喜欢读书知识的必要性高尔基很惊服巴尔扎克小说里写对话的巧妙,以为并不描写人物的模样,却能使读者看了对话,便好像目睹了说话的那些人。中国还没有那样好手段的小说家,但《水浒》和《红楼梦》的有些地方,是能使读者由说话看出人来的。其实,这也并非什么奇特的事情,在上海的弄堂里,租一间小房子住着的人,就时时可以体验到。他和周围的住户,是不一定见过面的,但只隔一层薄板壁,所以有些人家的眷属和客人的谈话,尤其是高声的谈话,都大略可以听到,久而久之,就知道那里有那些人,而且仿佛觉得那些人是怎样的人了。如果删除了不必要之点,只摘出各人的有特色的谈话来,我想,就可以使别人从谈话里推见每个说话的人物。但我并不是说,这就成了中国的巴尔扎克。作者用对话表现人物的时候,恐怕在他自己的心目中,是存在着这人物的模样的,于是传给读者,使读者的心目中也形成了这人物的模样。但读者所推见的人物,却并不一定和作者所设想的相同。巴尔扎克的小胡须的清瘦老人,到了高尔基的头里,也许变了粗蛮壮大的络腮胡子。不过那性格,言动,一定有些类似,大致不差,恰如将法文翻成了俄文一样。要不然,文学这东西便没有普遍性了。文学虽然有普遍性,但因读者的体验的不同而有变化。读者倘没有类似的体验,它也就失去了效力。譬如我们看《红楼梦》,从文字上推见了林黛玉这一个人,但须排除了梅博士的“黛玉葬花”照相的先入之见,另外想一个。那么,恐怕会想到剪头发,穿印度绸衫,清瘦,寂寞的摩登女郎;或者别的什么模样,我不能断定。但试去和三四十年前出版的《红楼梦图咏》之类里面的画像比一比罢,—定是截然两样的,那上面所画的,是那时的读者的心目中的林黛玉。文学有普遍性,但有界限;也有较为永久的,但因读者的社会体验而生变化。北极的遏斯吉摩人和菲洲腹地的黑人,我以为是不会懂得“林黛玉型”的;健全而合理的社会中人,也将不能懂得。他们大约要比我们的听讲始皇焚书,黄巢杀人更有隔膜。一有变化。即非永久,说文学独有仙骨。是做梦的人们的梦话。重印《浮生六记》的因缘,容我略说。幼年在苏州,曾读过此书,当时只觉得可爱而已。自移家北去后,不但诵读时的残趣久荡为云烟,即书的名字也难省忆。去秋在上海,与颉刚伯祥两君结邻。偶然读起此书,我始茫茫然若有所领会。颉刚的《雁来红丛报》本,伯祥的《独悟庵丛钞》本,都被我借来了。既有这么一段前因,自然重读时更有滋味。且这书确也有眩人的力,我们想把这喜悦遍及于读者诸君,于是便把它校点重印。书共六篇。故名“六记”,今只有《闺房记乐》以下四篇。其五六两篇已佚。此书虽不全,而今所仔者似即其精英。《中山记历》当是记漫游琉球之事。或系日记体。《养生记道》,恐亦多道家修持妄说。就其存者言之,固不失为简洁生动的自传文字。作者沈复字三白,苏州人,生于清乾隆二十八年,卒年无考,当在嘉庆十二年以后。可注意的。他是个习幕经商的人,不是什么斯文举子。偶然写几句诗文,也无所存心。上不为名山之业,下不为富贵的敲门砖,意兴所到,便濡毫仲纸,不必妆点,不知避忌。统观全书,无酸语,赘语,道学语,殆以此乎?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苏子图书 » 名家话读书 内容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