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辱悲歌 一名志愿军女俘的坎坷人生 作者:魏军

荣辱悲歌 一名志愿军女俘的坎坷人生 作者:魏军

荣辱悲歌 一名志愿军女俘的坎坷人生 出版社:湖南人民出版社

荣辱悲歌 一名志愿军女俘的坎坷人生 内容简介

荣辱悲歌 一名志愿军女俘的坎坷人生 目录

荣辱悲歌 一名志愿军女俘的坎坷人生 精彩文摘

20世纪50年代初,新中国刚刚成立,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发动了侵朝战争,把战火燃烧到我国鸭绿江边。中华优秀儿女积极响应党中央发出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伟大号召,踊跃报名参军。年仅16岁的卫生学校学生董芳,毅然投笔从戎。在战场上她英勇奋战,抢救伤员,不怕牺牲,一心想杀敌立功报效祖国。她舍身救战友不幸负伤,坠下山崖被俘。在战俘营里,董芳和手无寸铁的难友们,为抗议美军阻挠遣返,与武装到牙齿的敌人进行了殊死斗争,终于迎来了重返祖国的胜利。作品歌颂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为了捍卫世界和平出国作战的国际主义精神,和我被俘人员,在敌人残酷迫害和虐杀面前,不畏强暴,争取遣返回国的爱国主义和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同时揭露美国一向打着人权的幌子,干涉别国内政的伪善面目,和破坏《日内瓦公约》,肆意虐杀战俘的滔天罪行。作品对受极“左”路线干扰,对被俘归来人员给予不公正处理和“结论”,我党作了认真纠正,体现了有错必纠,事实求是的精神,作品给予了充分肯定和赞扬。董芳回国后虽受到不公正待遇,但她那颗热爱党和祖国的赤诚之心,依然跳动着,跳动着……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场战争渐渐远去,在人们记忆的长河中也渐渐淡忘,《荣辱悲歌:一名志愿军女俘的坎坷人生》将帮助读者找回失去的记忆。作品真实地再现了那场悲壮、惨烈的斗争,对于人们,特别是对青少年了解那段历史,激发热爱党和爱国主义精神,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大有裨益。作品故事生动、情节感人、振聋发聩,读后发人深省。1“这几天病人情绪很坏,时常发脾气,有时还骂人。可能她不愿别人走进她的病房,看到她那憔悴的面容,和她难以忍受病痛折磨的样子。如果你一定要看望她,无论如何,你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哪怕她骂了你。”她理解地点了点头。2 董芳下意识看了看自己身上这套并不合体的军装,又敬慕地注视着塑像,一股光荣与自豪的荣誉感涌上心头。她想自己已经是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了,说不定哪天上级一声令下,自己就会“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呢。3 徐曼文面对行将就木的战友,感慨万千,鼻根一阵发酸,眼泪夺眶而出。4 董芳憧憬英雄梦:“大姐,你说我能得军功章吗?”“怎么不能?说不定你还能成为战斗英雄呢。”徐曼文爽快地说。“我自己都没信心,你这么相信我。”“没信心可不行,我们到朝鲜干什么去,不就是为祖国人民和朝鲜人民杀敌立功吗!”徐曼文坚定地说:“任何时候都不会动摇我对你的信任。难道你不相信?”5 眼前病床上躺着她的战友——亲如手足的妹妹。徐曼文怎么也不敢相信,就是这副骨瘦如柴、弱不禁风的身躯,在枪林弹雨中掩护过那么多战友,救助过那么多伤员……6 冀卫国看到董芳睡在弹坑里,不由心头紧缩,“这小鬼太累了”。冀卫国想了想说:“小王,你累不累?”“报告队长,一听说小董丢了,我就不累了,恨不能马上找到她。现在找到了,更不累了。”小王诚恳地说。“好样的,小董真叫你找到了。”小王听了美滋滋的,颇有几分成就感。“小王,你看她睡得多香,我真不忍心叫醒她。”冀卫国说:“你背背她,叫她多睡一会儿,等会儿我换你。”7 徐曼文看着奄奄一息躺在床上的战友,两行热泪流到腮边。8 董芳一边替关长根焐脚,一边为伤员们唱歌,革命的友情战胜了少女的羞涩和懦弱。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关长根的鞋终于脱下来了,经过按摩,他的脚渐渐有了温热和感觉,关长根的脚总算保住了,同志们无不为他高兴。9 董芳停住脚,注视着张三友企盼的目光,不知说什么好。伤病员的痛苦刻在在董芳心中。10“这是我女儿在家时戴过的。她走得急,没来得及带走。”阿妈尼很遗憾的样子,“这也是家里惟一的财产了,我年岁大了,说不定哪天死了,你把它带上,见到我那在人民军的女儿,就把戒指交给她,如果见不到,你就留着……”11驾驶员眼睛一亮,看到前面狭窄的峡谷,两侧山高入云,道路更加弯曲,他一打方向盘,汽车钻进了峡谷,飞机尾随俯冲下来,还没来得及射击,只听“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敌机误撞山巅爆炸了。董芳回忆着英雄司机诱敌机爆炸的情景……12 医疗队撤出后敌机轰炸了村庄,最后投下了几颗燃烧弹,这个山坳中的小村一片火海,刹那间化为灰烬,从此在朝鲜地图上消失了。13 徐曼文搀扶着负伤的董芳,在黑暗中艰难地走着,一步步探索着前进。突然,一颗耀眼的信号弹落在眼前,强烈的光芒刺得人们睁不开眼睛,董芳一阵目眩,一脚踏空,从山崖跌落下去……从此董芳的名字列入团队失踪人员名单中。14 徐曼文痛苦地呼喊着战友的名字,她把对董芳的思念,溶入永恒思念的长河……15 徐曼文来到被俘人员医疗接收站,在首批遣返志愿军伤病被俘人员名单中,竟然发现了董芳的名字。16 山脚下有两个头戴钢盔、胸前斜挎冲锋枪的美国哨兵,他们打着哈欠,不时来回走动,军靴踏在积雪上,发出“吱吱”的响声。突然,一只不知栖息在何处的乌鸦,哀鸣着从头顶飞过。那哨兵本能地向山头张望,只见在距地面百米左右的一棵树上,晃动着一个白色物体……董芳坠下山崖后,挂在了树枝上,不幸被俘。17 下士扯开她的两腿,伸出毛茸茸的黑手,从朴顺姬阴户中抠出了那枚曾使她陷入美好遐想的戒指。下士连擦也没擦,就戴在自己的手指上了。18 眼前这张潮湿的、硬梆梆的不足30厘米的草席,就是战俘们赖以生存的栖身之地,还有比它更可宝贵的吗?金钱和财富在这里断然买不到一寸宽松、温暖、柔软的床垫。19 在美国人标榜的“人道主义”下,忍受着人间最残酷的熬煎和折磨。这种暗无天日的非人生活,何时才能结束,何时才能回到祖国的怀抱?她是多么盼望早日结束这种生活呀。20 中士见卡住的石头已有松动,遂令战俘把石头搬开,正当那石头被推出腭骨之时,可怜那战俘不慎一只胳膊从肘关节处被咬断,血流如注,躺在地上的血泊中打滚。开车的美国兵扯住一个战俘,狠命把他的头颅按在粪桶里,另一个美国兵受到启发,扯住另一个战俘如法炮制。两个战俘被按在粪桶里足足有一分钟,待美国兵放手后,两个战俘才从粪桶里抬起头来,美国兵看到满脸粪便的战俘全然没了人样,不由哈哈大笑。一个战俘将粪水喷吐在美军脸上,美国兵开枪结束了两个战俘的生命。21 5号女俘帐蓬里,琴丽萍教唱《反对细菌战》,中朝战友惨死在屠刀下。22 美军“以俘治俘”。杀人狂、笑面虎狼狈为奸,虐杀战俘令人发指。23 他看到前面有人摔倒在泥坑中,当那人被同伴搀扶的一刹那,那双颤抖的手依赖地握住对方,冀卫国感到这个动作很熟悉,再看这人的背影和他艰难蹒跚的步履,更是曾似相识……冀卫国的心骤然狂跳起来……24 冀卫国想利用在码头做苦工之机,把敌人这些军用物资付之一炬,烧个精光,让敌人的补给计划成为泡影……25 她们借助指挥所帐篷外面探照灯的光,撕掉伤口上的血痂,用鲜血浸染了块一尺大小的纱布,用白天采摘的葵花花瓣和花蕊,染上了五颗金色的五星,这就是战俘集中营里第一面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赵英睁开双眼,吃力地用手指了指胸口——国旗已被鲜血浸透,用花蕊浸染的五颗金星,已被鲜血淹没,鲜血透过国旗不断涌出……26 空地的一端紧靠女俘铁皮帐篷的墙上挂着赵英的画像,画像上面是:“沉痛追悼赵英烈士”的横幅。有的战俘跳上坦克,砸开驾驶室顶盖,把驾胶员揪了出来,自己跳进驾驶室,驾驶着坦克冲向敌人的坦克群。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几辆坦克撞在一起,顿时火光冲天,可怜那个夺取敌人坦克的战俘与敌人同归于尽了……27 李忠心急如焚,头上直冒汗。他把两根火柴并在一起,又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用力一划,火柴终于划着了,双手捂着火苗迅即移向酒精盒点燃,“砰”地一声下酒精点然了,刹那间火光冲天。风助火势,火助风力,火舌向四周扩散,一道道火光化为一条条火的巨龙,吞噬着库房、物资和设备……28 肖缅沪捧着折叠整齐的血书,在艾森克斯上校引见下,向李奇徽将军走来。艾森克斯说:“肖先生在战俘中还倡导去台湾也是回中国的理论,使不少战俘迷途知返,深得人心,这些要求去台湾的血书就是最好的证明。”李奇徽想了想说:”OK, OK!这符合国共两党一个中国的原则,蒋总统要光复大陆,战俘们要回祖国,台湾也是中国嘛。”李奇徽停了停发挥性地说:“如此说来,高丽人也可以遗返到南喊韩去了。”29 霍夫曼得到救治后问:“冀先生,你我是交战国的军人,你们被我们俘获在战俘营里吃了不少苦头,你为什么还要为我救治?”冀卫国从鼻腔中发出一声冷笑:“霍夫曼先生,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这是两国政治制度决定的。美国从摆脱英殖民统治成为独立国家后,一向主张对外扩张,与世界人民为敌,打着人道主义的幌子,干着违反《日内瓦公约》,残害、屠杀战俘的罪恶勾当。中国人民不仅不侵略别国,而且优待放下武器的俘虏,实行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这个道理恐怕你们永远也不会明白。”事实正如冀卫国所说,美国战俘营当局,并没因为冀卫国救治了霍夫曼的狗命而放下屠刀,战俘营中由美蒋特务一手策划,由肖缅沪、沙仁杰负责实施的刺字运动和大规模虐杀战俘又开始了……30 “对,自由遗返。”沙仁杰说:“自由遣返有两种人,一种是高高兴兴地去台湾,不用祭刀,另一种就是祭刀刺字后去台湾也就自由了。”沙仁杰干咳了两声,嘴里喷出一股和着酒臭味的白色热气说:“有人刺了字又用刀片把字刮下来了,刮下来再刺,我看你有多少肉,身上没处刺了,就在脸上刺,看你怎么刮,难道说脸也不要了……”31 冀卫国见老朴态度坚决,进一步说:“我们的意思是,这次斗争朝中战友要统一行动,造成一定声势,以解决和改善战俘生活待遇为由,迫使战俘营总管杜德出面谈刹,造成战俘愿意和美军当局合作的假象。杜德不出来谈判绝食斗争就不停止,然后再利用谈判的有利时机活捉杜德,迫使杜德向全世界公开承认,美军在战俘营犯下的滔天罪行。”32 当最后一对抬着粪桶的战俘走出大门时,隐藏在门口的几个敢死队员,冲出大门蜂拥而上,把杜德和霍夫曼团团围住,十几个抬粪桶的战俘,扔下粪桶,和敢死队员一起,连推带搡把杜德架在空中。33 杜德想,眼前只有答应他们的要求,才是惟一能够脱身的办法,至于对他们的要求要不要兑现,那是脱身以后的事情了。杜德又站了起来,擦着汗说:“我有责任,我有罪!”34 三年的战俘营生活,留下来的便是生与死痛苦的抉择。那军功章、花环,以及“洋娃娃”和“西红柿”的笑脸,早已无处寻觅了,惟一能想起来的是那个曾称之为大姐的徐曼文。她现在在哪里呢?徐曼文是幸运的……她常这样想:我的生命是谁给的?是父母,是战友,没有董芳的救护,没有冀卫国的关爱,我能有今天吗?她经历看一次次感情绞杀的磨难和痛失战友的悲痛……35 在安东火车站,欢迎志愿军归来人员时,一位50多岁的地方干部握住董芳的手说:“同志,你们辛苦了……”当他发现他握着的这双手,不仅是志愿军战俘的,而且还是一位女性的时候,他定睛看着面带稚气的董芳,不知说什么好,顿时眼睛里冒出一股热泪:“同志,你受委屁了……可怜的孩子,你受罪了……”董芳“哇”地一声哭出声来,接着车厢车里一片哭声……一道闪电从车窗外闪过,车厢外下起了滂沱大雨,车厢里的哭声和雷雨声交溶在一起,久久地在祖国大地萦绕、回荡……36 金德顺说:我在执行空投任务时,炸毁了敌人的飞机,俘虏了美军少尉,主动到我军自首报到,而我自己却又成了我军的俘虏。更叫人不能理解的是,回国后又把我作为被美军俘获的志愿军被俘归来人员对待。归管处干部说:“现在是交待问题,不是叫你在这儿表功……”37 听到了处理决定,没有一个人不抱头痛哭的。他们哭什么呢?哭自己不该当俘虏,还是不该活着回来?然而这个简单而又复杂的问题,又有谁说得清呢?现在惟一能做到的就是听天由命,等待历史的脸证。这个噩梦,它像影子,像魔鬼将伴随这些被俘归来人员一生,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无法从记忆中抹去……38 芳回来了,她沿着3年前和徐曼文走过的道路,从王府井到东华门路口,松柏环烧的志愿军塑像已不存在了。尽管水泥池中的松柏还顽强地生长着,但已失去了当年的挺拔和肃穆,仿佛它们自知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董芳望着塑像残存的基座,心中好不是滋味。北京变了,变得那样陌生……39 人啊,人,为什么如此残忍和冷酸?这是不是也属于排异性呢?!是啊,肌体排异性是显微外科学发展的障碍,人类的排异性是不是社会向前发展的障碍呢?想到此,她的脸上绽出一丝自嘲的苦笑。她笑自己,一个被唾弃的,一生的命运都操在别人手中的被俘归来人员,竟大言不惭地提出一个如此重大的杜会学命题。她对未来生活充满希望还是失望?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始终处于不能自拔的痛苦和矛盾之中……40 吴志华问:“男孩于和女孩子之间,没有单纯友谊的友谊,哪里有友谊,哪里就有爱情……这话对呜?”董芳听了觉得好笑,这个吴志华拐着弯子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她想,不论我怎样回答,他都会刨根问底。平心而论董芳对吴志华并没有值得特别关注的情感,如果说对他有一丝好感,那也为时过早,她从来没有认真想过谈婚论嫁之事,至少现在还没有。董芳想,他用外国人的小说,来谈论这个问题,也太可笑了。董芳回答说:“你说的是外国人,我是中国人,对外国人的事不了解,你还是去问外国人吧。”41 两个护士议论着:“你们听说了吗,那个刷瓶子的小董,从工厂下放回来,刚宣布到外科当医生,现在又要到医疗队去了。”“去医疗队是为了叫她顶名额。”“不是说去医疗队都是业务尖子吗?”“你真实心眼儿,在医院不是尖子,到农村还不是尖子。你要嫉妒你去呀。“我可不拔这个尖儿。你这一说我总算明白了,我说怎么每次下放都有她呢,真成下放专业户了。”42“山村缺医少药,伤风感冒一扛就过去了。要是外伤山里人有山里人的办法,抓把香灰、洋灰什么的捂上,既把干又止血,细黄土也行。最好的办法是用土生土长的药蘑菇,圆圆的,长熟了里面有一兜儿土黄色的粉面儿,涂在伤口上,两天就能见好。”邵桂英说着从躺柜底下拿出一个纸包,里面有夏天采摘的两只球状的药蘑菇,有鸡蛋大小,外观酷似蘑菇,里面却是土黄色粉状物质。43 董芳站在昏暗的房间里,环视着四周。这是一间低矮的房子,墙壁是用黄土抹成的,两张发黄的奖状镶嵌在布满灰尘的镜框里。董芳急于知道主人的姓名,遂走上前去,用手掸了掸镜框上的尘土,这才看清原来是两张立功喜报。上写着:“冀卫国同志,在渡江战役中,因作战勇敢,荣立二等功……”另一张是三等功喜报。董芳看后心中一阵惊诧:“是他……”44 冀军站在山谷上,不停地挥动着那块印有“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赠”字样的手绢。这手绢是董芳重返祖国后归管处发的,今天她转送给冀军,是出于怎样的想法,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冀军注视着董芳的背影消逝在山坳后,这才怏怏回家去了。冀军把董芳给她的手绢珍藏起来,把她对董芳的那份真情,也用这块手绢包裹起来,永远封存在心底……45 董芳说:“林大夫的方案符合常规治疗。为了减少感染的可能,是不是可以采用植皮手术?”董芳的手术成功了,从此人们对她有了新的认识,是祸是福只有天知道。46 冀军几经周折找到了董芳所在医院,首先映入她眼帘的便是“打倒叛徒、特务董芳”的大标语,以及不堪入目的说她在战俘营为了苟且偷生而献出肉体和灵魂的言语龌龊的大字报……冀军看后悲愤交加。她想,这难道就是那个我曾把她当做妈妈的董姨吗?原来她也是条披着人皮的狼。47 刘芳说:“不,只见过一面,她不希望别人到她的病房看到她痛苦的表情。”她想了想说:“对了,我告诉她我叫刘芳,她好像很喜欢这个名字,还亲切地叫我小芳。”刘芳突然说:“想起来了,她董芳。”徐曼文听到这个名字再也无法平静……48 董芳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睁开双眼,两眸中闪动着久违的喜悦,嘴角翕动了几下,嘴角上挂着一丝苦笑,没有发出声来,然后,心满意足地又闭上了双眼……徐曼文急忙从提包中掏出那只棉手套,和与董芳在志愿军塑像前的合影照片:“小董,你看看这个……”徐曼文吃力地喊着:“手套,还有照片……”任凭她怎样呼叫,董芳再也没有回应……尾声40多年后,李忠回到祖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得知董芳逝世的消息 悲痛万分。他以董芳的名义成立了抗癌基金会,从此董芳的名字播撒在人 们心中……后记关长根见如此这般,说什么也不让董芳焐脚,羞得差点哭了。“你们瞧,这小鬼还害羞呢?!”一个叫李忠的伤员戏谑地说。“谁害羞了?”关长根嘴不对心地说。“不是害羞怎么不叫人家焐脚?”张三友看到关长根躲避董芳的狼狈相,不由有几分同情地说:“李忠,别逗他了。小关,咱们是伤员,在这儿就要听医生的。你这样无组织无纪律还行,你不服从治疗,甭说你的伤好不了,就是好了,经过医疗队鉴定,也得把你送回祖国去。”“我不回去,连个美国鬼子还没看到,我就回国……”“那你就得服从治疗。”几句话说得关长根没了脾气,把头钻到被子下面,任凭董芳处置。董芳见关长根驯服地躺下接受治疗,由衷地感谢张三友成功地做了他的思想工作。董芳一边替关长根焐脚,一边为伤员们唱歌,革命的友情战胜了少女的羞涩和弱懦。她先唱了一个《王大妈要和平》,又唱了一支《反对细菌战》,最后又为战士们说了一个快板《一车高粱米换了一车美国货》。这个节目本来是山东快书的段子,董芳是从《战地快报》上看到的,山东快书她不会说,只好别出心裁地改成快板,以数来宝的形式演唱。董芳因给关长根焐脚无法打竹板,伤员们主动拍手替她伴奏,个个脸上挂着微笑,眼里闪着泪花,无不为董芳的精神感动。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关长根的鞋终于脱下来了,经过按摩,他的脚渐渐有了温热和感觉,关长根的脚总算保住了,同志们无不为他高兴。当关长根做完手术后,听到战友们再次叙述董芳为保护他这双脚所做的一切时,这位忍受着巨大伤痛也不肯哼一声的坚强战士,竞拉着董芳冰凉而冻红的双手痛哭失声:“小董同志,我永远也忘不了你,是你给了我一双脚,我一定尽快重返前线,杀敌立功……”……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