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苏子
小苏子PDF在线图书

小道有理 中西比较新视阈 作者:(德)朗宓榭

小道有理 中西比较新视阈 作者:(德)朗宓榭

小道有理 中西比较新视阈 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小道有理 中西比较新视阈 内容简介

小道有理 中西比较新视阈 目录

小道有理 中西比较新视阈 精彩文摘

我认为世界上没有一种文化像中国文化那样重视占卜与预测。命理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历史悠久、基础深厚、传播较广泛的一门学问。在欧洲启蒙文化的理性观念广泛普及的今天,在推进现代化的同时,中国人是否仍然具有自己独特的命运观以及应对个人或集体命运变化的策略?这些策略是否有助于西方走出科学预测屡屡失败的局面? 一一一朗宓榭前言“小道”可观:中国与欧洲预测术的比较研究关于梦书:为《伊本·西林的〈阿拉伯梦书〉》而作士人遇到术士:论中国占卜术中的世界观和生命世界再论谢和耐的《中国与基督教》托马斯·阿奎那《神学大全》的首部中译本《超性学要》附录一 中国和西方的预测术附录二 朗宓榭谈中西方的命理学出版后记中国的科举制度,更加强了士大夫阶层和卜算千丝万缕的联系。科举制度在一千多年时间里,对中国的社会结构、政治制度、教育、人文思想等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科举成了高级官员的必经之路。由于该制度比分封、世袭相对平等,考试竞争激烈,考生的压力相应也很大。在这种患得患失之际,有很多人自然会求助于术士。刘祥光在《宋代日常生活中的卜算与鬼怪》一书中指出:“宋代士大夫阶层形塑的同时,卜算之风也大为流行。宋代社会历经卜算术士大量成长的过程,其中一个因素是宋代读书人数量持续增加。”此外,中国的士大夫和术士不仅有简单的“买卖”“供需”的关系,还有很多互惠行为:术士帮助士人理解或改变前程,士大夫阶层则帮助术士拓展市场,甚至改善其地位。这一点,我们也可以在诸多命书多包含知名学人的序中得到印证。预占,不仅仅是星占,无论中西方都在政治上有一席之地,但是科举制度作为特殊的政治制度,士大夫作为特别庞大的知识和政治阶层,这就奠定了预占在中国的特殊地位。此外,在中国古代读书人当中,常常有不少人具有卜算知识,有些甚至转而以卖卜为生。纵观中国历史,知识阶层还十分推崇“知人之术”,当然“知人”主要是为国家选择栋梁之才,但还是属于预知术之类。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苏子图书 » 小道有理 中西比较新视阈 作者:(德)朗宓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