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苏子
小苏子PDF在线图书

左传全鉴 珍藏版 内容简介

左传全鉴 珍藏版 内容简介

左传全鉴 珍藏版 目录

左传全鉴 珍藏版 精彩文摘

《左传全鉴(珍藏版)》相传为鲁国史官左丘明所著,大约成书于战国初期。该书仿照春秋体例,按照鲁国君主即位次序,记载了自鲁隐公元年至鲁悼公十四年间春秋霸主逐步演变的历史,在史学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左传全鉴》对其原典进行了精准的注释和翻译,力求将经典内容原汁原味地呈现在读者面前。卷一 隐公郑伯克段于鄢(隐公元年)周、郑交质(隐公三年)石碚大义灭亲(隐公三、四年)臧僖伯谏观鱼(隐公五年)郑庄公攻许(隐公十一年)卷二 桓公臧哀伯劝谏(桓公二年)郑伯自救(桓公五年)楚武王侵随(桓公六年)申缟论取名(桓公六年)卷三 庄公齐襄公之死(庄公八年)齐桓公即位(庄公八、九年)曹刿论战(庄公十年)卷四 闵公卫懿公好鹤(闵公二年)卷五 僖公屈完辩齐桓公(僖公四年)骊姬之乱(僖公四、五、六年)晋献公克虞(僖公五年)葵丘之盟(僖公九年)荀息之忠贞(僖公九年)秦、晋之战(僖公十五年)鲁僖公轻敌(僖公二十二年)宋襄公论战(僖公二十二年)重耳回国(僖公二十三、二十四年)介子推不言禄(僖公二十四年)周襄王伐郑(僖公二十四年)展喜说齐(僖公二十六年)晋文公教民(僖公二十七年)城濮之战(僖公二十八年)烛之武退军(僖公三十年)秦、晋崤之战(僖公三十二、三十三年)卷六 文公狼晖之勇(文公元年、二年)秦穆公称霸西戎(文公三年)三良殉秦(文公六年)晋灵公即位(文公六、七年)邰缺说赵盾(文公七、八年)公子鲍礼遇国人(文公十六年)齐懿公之死(文公十八年)卷七 宣公晋灵公不君(宣公二年)楚庄王问鼎(宣公三年)若敖氏灭亡(宣公四年)楚庄王复封陈(宣公十一年)楚庄王围郑(宣公十二年)楚庄王围宋(宣公十五年)卷八 成公晋援鲁、卫(成公二年)晋楚释累囚(成公三年)巫臣复仇(成公七年)晋还钟仪(成公九年)莒国败于无备(成公九年)吕相绝秦(成公十三年)晋、楚之战(成公十六年)卷九 襄公祁奚荐才(襄公三年)魏绛戮扬干奴(襄公三年)魏绛劝谏晋悼公(襄公四年)驹支之辩(襄公十四年)子罕不受玉(襄公十五年)苟偃之死(襄公十九年)祁奚救叔向(襄公二十一年)穆叔论不朽(襄公二十四年)崔武子弑君(襄公二十五年)晋用楚材(襄公二十六年)向戌弭诸侯之兵(襄公二十七年)季札观乐(襄公二十九年)子产执政(襄公三十年)子产相郑伯以如晋(襄公三十一年)子产不毁乡校(襄公三十一年)卷十 昭公子产却楚(昭公元年)晏子请继室(昭公三年)晏子拒更宅(昭公三年)女叔齐论礼(昭公五年)孟僖子说孔丘(昭公七年)子革谏楚灵王(昭公十二年)韩宣子求玉环(昭公十六年)郯子论命名(昭公十七年)子产救火(昭公十八年)子产授兵(昭公十八年)伍奢二子(昭公二十年)晏子论和、同(昭公二十年)古而无死(昭公二十年)论为政宽猛(昭公二十年)简子问礼(昭公二十五年)王子朝之志(昭公二十六年)公子光弑君(昭公二十七年)卷十一 定公蔡昭侯朝楚(定公三年)祝佗不尚年(定公四年)阖庐入郢都(定公四年)申包胥如秦乞师(定公四年)孔丘知礼(定公十年)卷十二 哀公夫差报父仇(定公十四年,哀公元年)楚昭王不祭(哀公六年)仲尼与孔文子(哀公十一年)黄池会盟(哀公十三年)孔丘请伐齐(哀公十四年)白公胜作乱(哀公十六年)勾践灭吴(哀公十七、十九、二十、二十二年)参考文献【原文】初,郑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庄公及共叔段。庄公寤生①,惊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恶之。爱共叔段,欲立之。亟请于武公,公弗许。及庄公即位,为之请制②。公曰:“制,岩邑也,虢叔死焉③,佗邑唯命。”请京,使居之,谓之京城大叔④。祭仲日⑤:“都,城过百雉⑥,国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过参国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将不堪。”公曰:“姜氏欲之,焉辟害?”对曰:“姜氏何厌之有⑦?不如早为之所,无使滋蔓@!蔓,难图也。蔓草犹不可除,况君之宠弟乎?”公曰:“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注释】①寤(wu)生:逆生(难产)。胎儿出生的时候,脚部先出来。②制:制邑,地名。西周时期属于东虢,春秋时期属于郑国。③虢(guo)叔:周武王的叔叔,西周时期封地于东虢。④京城大叔:大通“太”,京城太叔。⑤祭(zhai)仲:郑国大夫。⑥百雉:春秋时期国君的特权,指的是城墙的长度达到三百丈。雉,计量单位,一雉为三丈长一丈高。⑦厌:满足。⑧滋蔓:比喻祸患滋生蔓延。【译文】当初,郑武公娶了中国君主的女儿,名为武姜,并生下了庄公和共叔段。庄公出生时脚先出来,吓到了武姜,所以给他起名为“寤生”,并因此而厌恶他。(武姜)偏爱共叔段,想要立共叔段为太子。她屡次向郑武公请求此事,郑武公都没有答应。等到郑庄公(寤生)继承郑国国君之位,(武姜)又为共叔段请求将制邑作为封地。郑庄公说:“制邑,城邑险要,东虢的虢叔便死在了那里,如果换成其他城邑我都可以听从。”(武姜)又请封于京城,(庄公)便让共叔段住在那里,称之为“京城太叔”。大夫祭仲说:“凡是属国的城邑,城墙长度超过了三百丈,就是国家的祸害。先王定下来的制度:大城邑,不能超过国都的三分之一;中等城邑,不能超过国都的五分之一;小城邑,不能超过国都的九分之一。而今京城的城墙并不符合法度,也不符合祖宗制度,您将无法忍受啊。”郑庄公说:“姜氏想要的,我该怎样躲避这种祸害呢?”(祭仲)回答说:“姜氏什么时候满足过?不如早早做些打算,以免滋生事端让祸患蔓延!祸患一旦蔓延,就很难再对付了。野草蔓延还不容易去除,更何况是君主宠溺的弟弟呢?”郑庄公说:“做多了不义的事情,必定会自取灭亡,您姑且等着看吧。”【原文】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贰于己①。公子吕曰②:“国不堪贰,君将若之何?欲与大叔,臣请事之;若弗与,则请除之。无生民心。”公曰:“无庸,将自及。”大叔又收贰以为己邑,至于廪延。子封曰:“可矣,厚将得众。”公曰:“不义不睚,厚将崩。”大叔完聚,缮甲兵,具卒乘③,将袭郑,夫人将启之。公闻其期,曰:“可矣!”命子封帅车二百乘以伐京。京叛大叔段,段入于鄢,公伐诸鄢。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共。书曰:“郑伯克段于鄢④。”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称郑伯,讥失教也;谓之郑志。不言出奔,难之也。【注释】①西鄙、北鄙:西边的边邑、北边的边邑。②公子吕:郑武公的弟弟。③乘(sheng):车马。④克:战胜。【译文】不久后共叔段便命令郑国西边的边邑、北边的边邑也听命于自己。公子吕(对郑庄公)说:“一个国家无法忍受两个君王,您将如何处理这件事?您想要将郑国让给京城太叔,臣请命去侍奉他;如若不答应,那么臣请命除去他。不要动摇了民心。”郑庄公说:“不用,他将会自食其果。”太叔又收了两个城邑据为己有,封邑一直扩张到廪延。公子吕说:“可以动手了,城池多了将会得到百姓的支持。”郑庄公说:“不义于君王不亲于兄弟,城池再多也将会崩溃。”太叔修城郭、聚粮草,修缮兵甲武器,整顿士兵车马,将要袭击郑庄公,夫人(武姜)将要为其打开城门以做内应。郑庄公知道了他们叛乱的日期,说:“可以了!”于是便命令公子吕率领二百乘车骑讨伐京城。京城的人背叛了太叔共叔段,共叔段逃亡到鄢城,郑庄公又讨伐鄢城。五月二十三日,太叔又出逃到了共国。《春秋》一书中说:“郑伯克段于鄢。”共叔段的作为不像个弟弟,所以没有称他为弟弟;他们二人就好比两位君主争斗,所以说为战胜;称郑庄公为郑伯,是讥笑他没有对弟弟尽到教诲的责任;这些记载也说明了郑庄公的本意。不说逃亡,也是因为史官下笔为难罢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苏子图书 » 左传全鉴 珍藏版 内容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