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苏子
小苏子PDF在线图书

百年谎言 食物和药品如何损害你的健康 作者:(美)兰德尔·菲茨杰拉德

百年谎言 食物和药品如何损害你的健康 作者:(美)兰德尔·菲茨杰拉德

百年谎言 食物和药品如何损害你的健康 出版社: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百年谎言 食物和药品如何损害你的健康 内容简介

百年谎言 食物和药品如何损害你的健康 目录

百年谎言 食物和药品如何损害你的健康 精彩文摘

《百年谎言:食物和药品如何损害你的健康》中揭开了来自化学工业、制药业以及食品加工业等领域的迷信和谎言,从早期的科技进步如何引领新的产业形成讲起,剖析了行业主导企业乃至相关部门因利益驱动而漠视大众健康的原因。在大量确凿的事实和权威评判——两位知名的医学专家曾对《百年谎言(食物和药品如何损害你的健康)》进行了认真审读——的基础上,菲茨杰拉德以冷静的视角预告了愈演愈烈的公共健康危机,不仅指出我们人类在这一空前的化学冲击波下所面临的种种问题,而且提示人们该如何从日常生活细节做起来扭转这一不利局面。导言 我们在对自己做什么第一部分 掉进陷阱第一章 阅读标识我们坚持的迷信:中毒是别人的问题政府知道什么是安全的产品标识里存在真相毒性取决于剂量我们能对付体内负荷生物学的轮盘赌第二章 从婴儿到坟墓协同作用的隐秘角色健康之迷的线索我们生命中的五个中毒阶段:第一阶段:胎儿发育第二阶段:童年阶段第三阶段:少年时期第四阶段:成年时期第五阶段:老年时期个人毒性测试第三章 百年谎言的历史灾难滑坡的索引:第一阶段:1900~1939年,合成物信仰体系出现第二阶段:1940~1961年,合成物改变了生活方式第三阶段:1962~1973年,合成毒素的迁移第四阶段:1974~1997年,食品质量心SIR化第五阶段:1998~2005年,健康影响加速第二部分 异国的陌生人第四章 绿野仙踪:食员工业让我们开个宴会吧吃什么,就长成什么样营养与我们擦肩而过我们坚持的迷信:食品添加剂是无害的人造增甜剂是安全的宠物食品是无害的美国宇航局已让合成食品变得完美第五章 魔法师的学徒:制药与医疗业被滥用的自然馈赠我们坚持的迷信:政府会保证药物的安全所有人的剂量都一样氟化水有利健康我们摄取了所需的全部维生素疫苗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药物延长了我们的寿命令人担忧的趋势:我们给孩子吃的药太多推销疾病我们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第六章 我们正在成功变异物种吗?煤矿里的金丝雀我们坚持的迷信:塑料是无害的一切都是正常的动物实验能够预测人类健康进化还是灭绝?学会自我保护第三部分 超越现代启示录第七章 我们的健康是天然形成的纯净食物是良药有医学奇效的食物我们坚持的迷信:只有药物能够治疗抑郁食物不会导致暴力只有药物可以缓解疼痛安慰剂不能真治病有机粮食就是纯净食物百岁老人有变异基因自然是我们最好的药房第八章 当西医无能为力时我们坚持的迷信:古代医生浅薄无知古代的治疗方法是不科学的重新发现古代智慧传统第九章 全带回家我们深陷麻烦保护我们自己后记:解毒之旅神奇的“以食当药”排清方案见效我们坚持的迷信:美国宇航局已让合成食品变得完美2001年,美国宇航局派人到学校与学生进行教育交流,他们问了老师们这样的问题:“怎样才能让孩子们垂涎新鲜的西兰花?怎样才能让他们渴望吃到菜园里刚采的莴苣?”宇航局派发的小册子给了乐观的答案,只要让你的孩子们尝尝宇航员们吃的那种“干巴巴的脱水蔬菜”,然后和新鲜蔬菜加以对比,就足够了。“你的孩子们能够重新体会到新鲜蔬菜所带来的别样口感。”尽管美国宇航局已经在太空食品领域进行了40年的试验,并且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但他们仍然认为要想让宇航员吃上又营养又美味的饭实在是难于上青天。局里的食品科学家们仍然在不停地试验新奇的化学配方,希望能够模拟食物中的营养成分,供宇航员在漫长的太空旅途中食用。不过大部分宇航局的科学家已经承认“天然的还是更好的”,并从这个方向开始研究。每一次飞行任务最需要解决的就是如何在太空舱内尽量降低存放物品的重量,减小其体积。从这个角度来看,尽管合成化学食品比又大又重的新鲜食品更实际,但是美国宇航局已经转而希望能在太空中种植天然的庄稼,这样就能保证宇航员的生存和健康。在航天计划的早期,宇航员吃的都是从管子里挤出来的合成和脱水食品。当时人们对人体所需的营养成分知之甚少,他们相信加工食品才是未来的代表。20世纪60年代晚期,美国宇航局艾姆斯研究中心的一位科学家在报告中赞成从纯化学成分制造出合成食品来:“对人体来说,这些物质不论是从天然食物中提取的还是合成的,都没有什么区别。”这种依靠合成化学成分制造食品、忽视营养成分对健康的影响的态度已被美国宇航局摒弃。此举来源于后来的一份食品试验报告:“人工制造的食品无论从色、香、味还是质来看都让人无法接受。”人们目前认为色拉和蔬菜最有可能在太空中为宇航员提供营养物质。与它们相比,合成食品缺乏营养。如果人类要飞向火星以及更远的地方,最有可能被选中的植物应该是奎藜籽(quinoa)。这种貌似杂草的植物生长在南美洲的安第斯高山里,具有生物再生性,含有大量的营养物质和矿物质,它还能够吸收舱里的二氧化碳,产生食物和水。人们考虑在太空中种植的其他高营养作物包括麦子、大豆、莴苣和土豆,在太空中种植具有相同自然成分的作物似乎是很遥远的事情或者我们可以说,这就是回到未来!美国宇航局在很困难的条件下进行了各种试验,遭到了挫败,但从中学到了很多经验。可惜的是,整个食品加工工业却置这些经验不顾,追求便捷,从这些实验室的化学药品中赢利。前美国癌症研究所资深科学顾问科林·坎贝尔(T Colin Campbell)把食物不含杂质的程度与人类健康的长远利益直接联系在了一起,这也表明宇航局已经在降低合成食品的重要性。他说:“其实以素食为主的饮食可以很简单地就避免大部分癌症、心血管疾病,以及其他形式的退化性疾病。”被滥用的自然馈赠我发现,药物的合成程度越高,对人体(特别是对免疫系统)潜在的毒害作用就越大。我们可以比较一下违禁药物的毒性。在如今最常用的大麻、可卡因、海洛因、脱氧麻黄碱(methamphetamine)这四种违禁药物中,脱氧麻黄碱合成度最高,它正好就是最难脱瘾的,也是健康毒害最大的。这四种药物中,大麻的构成最贴近自然状态,而它对健康的损害最小,这绝非偶然。虽然人们会吸上瘾,但没有证据表明人会对大麻产生生理依赖。可卡因是从自然界中的古柯叶中提取合成而成,海洛因是从罂粟中提取加工的,而脱氧麻黄碱的制作原料本身已经是合成化学成分,然后再经过提取加工制成。从记载的资料中可以看到,脱氧麻黄碱对人体健康的损害范围广、程度高:破坏大脑中控制记忆和情绪的细胞、引发痉挛或惊厥、感染、牙齿脱落以及牙龈疾病。经常食用麻黄碱的人对于情绪无法控制,常人看来很一般的烦恼在他们身上会变成怒不可遏。20世纪90年代早期,我经过研究后为《读者文摘》撰写了一篇文章,谈南加州沙漠高地一些吸食麻黄碱的人当中普遍存在的杀婴现象。我曾有过很惨痛的亲身经历。在一家医院的重病房,我和当地的警官目睹了一位8个月大的女婴在脑死亡后,医院移除了她的救护系统。女婴的母亲有一个吸食麻黄碱成瘾的男朋友,他把这个婴儿一直摇晃到昏迷不醒。自然赋予我们的资源便是我们的免疫系统,从我们出生开始,免疫系统就如同防护专家一样,保护我们免受疾病的侵袭。被誉为“西医之父”的古希腊医生希波克拉底当时也许还不能确定免疫系统的存在,但是他凭直觉认为,“我们自身所拥有的天然治愈能力,是所有帮助我们康复的手段中最强有力的。”合成化学物,无论合法与否,都会抑制或过度刺激我们的免疫系统,并导致其损坏。抑制免疫系统会给疾病大开方便之门,比如流感之类的病痛,或癌症这样的不治之症,而如果免疫系统受到了过度的刺激,轻则产生过敏现象,重则导致系统紊乱。许多人在长时间处于压力之下以后,经常会感觉体质下降,染上感冒之类的疾病,由此我们就知道了压力能够影响免疫系统。对免疫能力具有毁灭性打击的是人们遭受悲痛的事故,比如丧偶。当生活压力、合成化学物给健康带来的负荷、营养不足以及过量使用处方药这几个因素交织在一起,就造成了我们免疫系统的衰弱,以及人体长期的亚健康状态。我们的医疗文化对于处理急诊以及短期内对付各种疾病的症状有一手,这都得归功于现代医学技术的快速发展。但当需要人们预防疾病,理解饮食对于提高免疫系统功能的重要性时,我们从很大程度上来说失败了。“在治疗过程中,医生从来都没想过病人的问题有可能就是使用药物引起的,”这是毒素专家葆拉·贝利-汉密尔顿医生观察到的,“医生们受到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化学品(也就是药物)能解决问题,而不会产生问题。”也许有一天,人们会认为对于现代医药的依赖不过是大家的跟风之举,缺乏远见罢了。历史上有三个案例能够证明,即便是医生这样神圣的职业,有时候他们也会被事实教训得灰溜溜的,从而改变了自己的看法。就在半个世纪之前,《美国医学协会杂志》以及各个州的医疗期刊都刊登了烟草广告,我最喜欢的是切斯特菲尔德(Chesterfield)香烟广告。这个广告向医生们保证,“香烟就像您喝的水一样纯净”。然后又有了骆驼牌香烟广告,吹嘘他们的香烟是“医生们抽得最多的”。结果在1964年,美国卫生部长在报告中谴责吸烟有害健康,但是美国医学协会的会员并不认可这个报告并停止吸烟,而且在此后的九年内又接受了烟草公司的1800万美元的资助。最终,常识以及充足的科学依据让协会改变了对吸烟危害的看法。另一个当年时髦的信仰现在看来却完全是野蛮的。以前医学界认为儿童对疼痛的知觉比成年人轻微得多。所以20世纪60年代,婴儿在进行大手术前从不进行麻醉,因为当时的理论认为,婴儿对自身所受的创伤不会留有记忆。在数以千计的婴儿经历了无法诉说的痛苦后,终于有研究表明儿童比成年人对痛苦敏感得多。我还要举的一个例子是曾经在医学界风靡几十年的做法。当年作为儿童的我也差点成了牺牲品。每次患感冒时,我的扁桃腺便会红肿,医生一直催促我母亲送我到医院进行扁桃切除术。在20世纪50和60年代,医生们认为给孩子们切除扁桃体是完全正常的,因为扁桃体根本没什么用,而且还会时不时地感染细菌惹麻烦。幸运的是,母亲良好的直觉让她拒绝了这个“让我们把它切了”的建议。我长大以后,扁桃腺就再也没有感染过。到了70年代早期,这种手术几乎完全消失了,因为医生们意识到,扁桃腺发炎不过是一时的。当孩子们长大以后,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当时持续了几十年的狂热让好几百万美国儿童失去了扁桃腺,”梅尔文·克纳尔医生回忆道,“现在只有很小一部分孩子会接受扁桃腺切除术。”……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苏子图书 » 百年谎言 食物和药品如何损害你的健康 作者:(美)兰德尔·菲茨杰拉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