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苏子
小苏子PDF在线图书

秦汉的方士与儒生 内容简介

秦汉的方士与儒生 内容简介

秦汉的方士与儒生 目录

秦汉的方士与儒生 精彩文摘

顾颉刚先生(1893-1980),江苏苏州市人,是我国著名的历史学家。在上古史领域里,他是《古史辨》派的创始人。这个学派没有什么组织,因为他编著的《古史辨》这部论文集在学术界影响重大而得名。在历史地理领域里,他又是《禹贡》派的创始人,这个学派虽有禹贡学会的组织,但其得名主要是由于他和谭其骧一起创办的《禹贡》这个刊物在社会上的巨大影响,首先日本人称之为《禹贡》派。顾先生考辨古史,涉及到古代的神话、文学、民俗和歌谣,在这些领域里,他的研究都作了开创性的贡献,成为中国现代神话学、古典文学、民俗学和民间文艺研究等学术领域里的卓越的奠基之一。前言序第一章 阴阳五行说及其理想中的政治制度第二章 封禅说第三章 神仙说与方士第四章 汉代受命改制的鼓吹与其实现第五章 汉武帝的郊祀与求仙第六章 天象的信仰与天变的负责者第七章 灾异说和西汉的国运第八章 黄老之言第九章 尊儒学而黜百家第十章 经书的编定与增加第十一章 博士官第十二章 经学的今古文问题第十三章 通经致用第十四章 王莽的受禅第十五章 汉的改德第十六章 古史系统的大整理第十七章 经古文学的建立第十八章 祀典的改定和月令的实行第十九章 谶纬的造作第二十章 谶纬的内容第二十一章 谶纬在东汉时的势力第二十二章 曹丕的受禅附 中国辨伪史要略前记(一)古人缺乏历史观念(二)战国、秦、汉间好古者的造伪(三)孔子对于历史的见解(四)战国以前的古史是“民神杂糅”的传说(五)墨子的托古(六)种族融过程中造成的两个大偶像(七)孟子的托古(八)阴阳五行说所编排的古史系统(九)道家托古(一0)战国与西汉的疑古(一一)司马迁与郑玄的整齐故事(一二)东汉的疑古(一三)萌芽阶段的结论(一四)三国、六朝的造伪与辨伪(一五)唐代的辨伪(一六)宋代辨伪的发展(一七)明代的造伪与辨伪(一八)清代的辨伪(一九)崔述的《考信录》(二0)唐以后辨伪的发展趋势(二一)标点问题附记老子,名聃,说是周朝的史官,作有《老子》一书,又名《道德经》,他在学统中的地位正像黄帝在帝统中的地位一样高。大家说:他是孔子的老师,他是先秦诸子中的第一个,他是道家的开创者。因为作师的老子开创了道家,他的弟子孔子开创了儒家,所以一向公认道家在儒家之前。可是到了现在,我们从种种方面研究,都得到相反的结论:老子这个人必在孔子之后,《老子》这部书又在老子之后,老子不是道家的开创者,道家的成立又远后于儒家。这些结论的理由复杂得很;现在我们且不谈考据,先讲一讲孔子以来的学术界的情形。学者们的思想不是顺着时代就是反着时代,孔子是反时代的一个人。他在世时候,旧式的社会组织已渐崩溃,他目睹“君不君、臣不臣”的样子非常生气,所以提倡“正名”和“礼治”,要维持旧制度,又改良旧制度。他造成了一个新学派(这学派后来唤做“儒家”),常把旧制度加上自己的理想来鼓吹和演习。他又因宗法组织将联带崩溃,所以提倡孝道,说父母生时应怎样的奉事,死了要怎样的丧葬,借着亲子的感情作维持它的工具。后来列国内外吞并愈烈,成年的打仗,残余的贵族又奢侈得厉害,人民陷于水火之中;如何可以作迫切的救援,这一点就不是儒家所能负的使命。所以墨子起来,打破孔子的维持旧制度的政策,直捷痛快,主张“兼爱”以毁灭宗法组织,主张“尚贤”以破坏世族专政。他不要什么带有贵族性的礼乐,只要一般平民都有饭吃,可以过他们的正当生活。他四面奔跑,劝止战争,简直只看见人民,忘记了自己。但不久出来一个杨朱,他对于救世问题又换了一种看法。他觉得世界之所以乱都由于心的外骛,一个人的欲望是永远填不满的,不幸大家要求尽量的满足,就激起了许多斗争。他以为人人肯不夺别人所有以利己,也不让别人夺去自己的所有,那时世界就太平了。他以为墨子固然一团好心,但只见别人而不见自己,这也算是骛外,和纵欲的人有同等的弊病,所以他主张保全自己的精神和形体,不受外物的引诱,拔一根毛去利天下人是不做的,把天下的东西来供一己的使用也是不取的。他的主义就称为“为我”。在那时,孔、墨、杨三派鼎足而峙;一派主张复古,一派主张舍身救世,一派主张舍世救身。既已三派分立,叫后来的人何所适从呢?于是起来了一个孟子。他的生地极近孔子,早受了儒家古礼的薰陶:他遭逢的时势比墨子更坏,也感染了墨家救世的风气。他倡导一种主义,称之为“王政”,到新近称王的几个国家去。对国王说:“你们称王不是想统一天下吗?须知要达到这个目的,非先行我所说的王政不可。”他的主义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想限制贵族的权利,使平民都有温饱的生活可过;又要使德行最好的人成为政治地位最高的人:这些意见都和墨子之说很相近。但一提到家族制度,则他完全承受孔子之说,维持父权,提倡厚葬和三年之丧,因此,他骂主张兼爱的墨子为“无父”。同时他因反对个人主义,也联带骂那主张独善其身的杨朱为“无君”(这个君不是说掌握大权的君主,只是泛指国家与社会,说杨朱不肯为人所用,不尽国民的责任而已)。我们可以说,孟子决不是纯粹的孔子之徒,他乃是孔、墨两家的调和者。在孟子时,还有一个人是调和墨与杨的,叫做宋钎。他的学说有两方面:在外的是“禁攻寝兵”,在内的是“情欲寡浅”。这就是说,他用墨子之学做事业,用杨朱之学修身心。他要兼顾别人和自己,使之得到同样的满足。他说:“一个人所以和人斗争,只为受了别人的侮辱。但你自己的人格并不因为别人的侮辱而有损伤,所以你受的侮辱并不是你的真羞耻。而且一个人的欲望是本来不多的,只要你心有所主,不使外面的东西扰乱了你的心,增加了你的欲望,那么,你既不侵犯别人,别人也就不来侵犯你了。”这不能相容的三大派,有了他们二人的调和,居然渐渐地接近起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苏子图书 » 秦汉的方士与儒生 内容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