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苏子
小苏子PDF在线图书

丑闻的力量 大众传媒中的符号学 内容简介

丑闻的力量 大众传媒中的符号学 内容简介

丑闻的力量 大众传媒中的符号学 目录

丑闻的力量 大众传媒中的符号学 精彩文摘

成为丑闻的事件是否具备内在的“丑闻性”,或者说,确实存在本身就会演变为丑闻的事件吗?在《丑闻的力量:大众传媒中的符号学》一书里,“丑闻”这一概念重新得到了审视。丑闻并非来自于事件本身,而是由公众舆论制造出来的,而公众对某一事件的观念则由媒体叙事建构。丑闻之所以有力,是因为它能够挑战现有体制,削弱其合法性。在丑闻的制造过程中,传媒起到了整合作用,它将真实事件解释为公众有目的性的行为。通过对当今大众传播中大量丑闻的讨论,艾赫拉特得出了全新而令人惊奇的结论:丑闻是建构出来的观念。艾赫拉特将经典的符号学和实用主义理论用于对当今传媒的分析,特别针对性虐童案和电视布道中的道德话语进行了深入考察。在他看来,对丑闻的社会学和传播学研究忽略了传媒的建构本质,而他关注的是有意义的公众叙事方式是如何被生产出来的。通过对传媒观点和公众舆情的对比研究,约翰奈斯·艾赫拉特编*的《丑闻的力量--大众传媒中的符号学》一书为我们理解大众传播提供了另类的视角。1 媒体丑闻本质的理论方法研究1.1 丑闻研究趋于如何看待媒体丑闻1.2 丑闻逻辑:理式和惩罚1.3 丑闻工业产品和制度实践1.4 媒体丑闻是什么和不是什么1.5 视频真相1.6 从媒介角度理解媒体丑闻1.7 作为丑闻前提的公共叙述2 何为舆论界,何为公共领域2.1 舆论方法论建构2.2 舆论拟像2.3 舆论和意义实证2.4 符号学:形式意义与具体意义的理论3 舆论符号学3.1 舆论目的论3.2 合法性3.3 历史文化角色关系中的公众舆论3.4 剧院中的公众舆论3.5 公众舆论运作:实例阐述的建构作用4 媒体理论关照下的公共领域4.1 媒体——功能还是符号4.2 是否需要独立的媒体符号学理论4.3 社会符号4.4 媒体符号中三个相关物功能4.5 技术决定还是符号进程:以电视福音布道为例4.6 上帝的播客:宗教自我展现的意义运作方式5 从欢呼到丑闻5.1 公众舆论之外的宗教意义5.2 电视研究和审美形式5.3 宗教时空的媒体建构5.4 召唤5.5 见证5.6 祷告型节目屈服于掠夺型节目:电视福音布道者的权威行为5.7 原始的丑闻宗教6 判决:陷入丑闻处境6.1 丑闻技巧6.2 调查性新闻和客观性6.3 元文本:公众舆论文本的处罚简化6.4 丑闻类型演绎7 丑闻编制过程7.1 媒体丑闻方法论7.2 事件:尚利事件如何制定丑闻目标7.3 尚利事件的角色结构7.4 两种话语的丑闻建构7.5 事实:陷于事实判定和讽刺异化中的新闻实践8 丑闻效应及事实8.1 丑闻的客观效应8.2 客观性丑闻效应8.3 主体性方式和功能主义批判8.4 丑闻效应符号学8.5 制度:对目的的实际预设8.6 制度的去合法性:媒体丑闻目的结论在该模型中,“永恒的”神圣认知在世界范围内塑造并规范适当行动,作为目的论文化的公众舆论完全被规则所固定。然而在伦理行为模型中,人们仍然坚守其信念,却无法使自己接近意外经历。否则这一模型就会让步于“权威”,虽然这种方法仍出自本能,不过已远非道德的了。同样地,大众媒体制造的丑闻表明目的论认知如何与强制,尤其是与惩罚共栖,媒体中这样的丑闻以其本质特性区别于道德愤慨。后者有能力改变我们正确行为的基础,因为伦理道德虽是一种情感,仍令人惊奇地参与其中,因而它也希望增进知识。然而,这无法从一种有效的因果关系角度理解为一种真实知识的积累,而只能从实效主义者——易犯错误的意义上理解,因此最终成为被匡正的对象。在许多情况中,伦理本能正是在经验财富的基础上行为得体。当一条丑闻动摇了这个本能,它能对其情感做出调整并进行纠正。相反,在媒体丑闻中,本能是按目的论而预设的。它可以但只能以一种保守的模式强化这一行为正当性认知的预先决定,其基础不是经验而是预定的目标。不幸的是,对皮尔斯《通俗科学月刊》系列的狭隘注解趋向于用一种混淆符号的方法对待实用主义。作为一个关系过程,符号学不亚于是对确定的行为表现的抽象化。在写这些文章时(1877—8),皮尔斯将符号学概念重构为一种关系。在1882年,皮尔斯顺利地完成了这项任务,但直到世纪之交,符号学才有了其最终形式。在皮尔斯的创作中期,几乎全然缺失对符号学的强烈兴趣及著作,而是钟情于自然科学、逻辑(《宏大的逻辑》完成于1893)以及形而上学(1891—3)。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苏子图书 » 丑闻的力量 大众传媒中的符号学 内容简介